正文  第七十六章 背靠大树好乘凉(补更3000)

章节字数:2965  更新时间:16-01-18 17: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目送福禄出去,我从袖间掏出一个香囊,在鼻尖嗅了嗅道,“是格桑花的味道,那人还真是有心了。”话音未落,翠竹已面色苍白,我微微一笑,“看这绣线,是贡品,想必很容易就能查到出自何处吧,就是不知那人能否原谅你如此粗心大意,暴露了他身份?”

    再看向翠竹时,她已冷汗岑岑,伏地颤声道,“奴婢知错了,修容饶命。”

    我没想过要拿翠竹怎么样,实际上若动了她,就打草惊蛇,身边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她这样的人出现。香囊一事,也不过是那日靠在玲珑阁上,看见她拿着一个类似的香囊出神,猜中太子卑鄙,定是许了她终身,于是拿了一个相仿的香囊诈她。以为她认了,不料却仍旧顽抗道:“这香囊是奴婢在御花园捡的,因贪念上边的绣品,便据为己有。至于修容所说的格桑花香,奴婢离家太久,早已忘却,并不知此香为何物。”

    我与许平意交换一个眼神,沉声道,“你以为你护着他,真的就能等到功成身退那日,他娶你进门。北方民风开放,向来不介意门第出身,可你别忘了,这里是大原朝的帝宫,皇子王孙尚且讲究血统,何况你一个身份卑贱的宫女?你也知道,我与晋王两情相悦,就算拼个鱼死网破,也不会从了他。只是不知他日对薄公堂时,他会不会这般护着你,你心中也有答案吧,不管是捡来的,还是偷来的,私藏男子物件,都是死罪!”

    我每一个字,都意在打破她的幻想,看她容颜苍白若雪,心底也生出几分不忍,可宫中争斗历来如此,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之类的事,屡见不鲜。翠竹本质不坏,这一番话,我说得声色俱厉,一半是做戏,一半是真的站在女子立场上,替她心疼,她情窦初开,年少无知,太子原不该这样蛊惑她。

    她低着头,泪水大滴大滴掉落在地,良久抬手拭去眼泪,对着我磕头道,“修容之恩,翠竹来世再报。”说罢便一头撞向南墙,我惊呼一声“拦住她”,下一刻就见她撞在了许平意的肚子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翠竹,我无意责罚你,因为就算今日你去了,他还会安插耳目在我身边,与其是别人,还不如是你。宫外的那些日子,我亦是真心待你们。”我走过去,俯身拉起她,听我这样一说,她泪如泉涌,倒在我身上,嚎啕大哭起来。柔声安慰她道,“以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放心,你是皇上赐给我的人,就算被寻了错处,也要先遣回内务府,查明情况,再说后话。”

    福禄和四喜推门进来,正好撞见翠竹抱着我痛哭一幕,我尴尬地笑了笑说,“今日之事,是一场误会,以后在宫内行走,还仰仗各位辅佐,我秦殊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何其有幸,能得你们肝胆相照,先在这里谢过了。”

    语罢向他们做了一个万福,四人赶紧下跪,磕头道,“谨遵修容教诲。”

    过了几日,去药坊采买药材回宫时,遇见风姿绰约的三娘,靠在一辆马车旁眉开眼笑。我也甚是惊喜,青州一别之后,这是第一次见面,立即将手里的吃食塞给许平意道,“你们俩结过仇,先去转转,一会儿过来接我。”然后向三娘奔去,一把抱住她,蹭了蹭,“真想死我了,你也真够狠心的,说走就走了,我们俩又没有置过气。”

    三娘白了我一眼道,“我可是下人,自然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都当官了,孩子气还这般重怎么行?”

    我笑得猖狂,“说得就像太医院药司正是别人似的,公事办完了,还不兴我休息一下。你怎么在这里,在等刘应吗?那厮去哪喝花酒去了?”话音未落,马车内传来一阵干咳,看三娘幸灾乐祸的表情,就知失言了,心里纳罕,他不会是在这里候着我吧。

    正愣神间,他开口叫道,“还不上来。”我冲三娘吐了吐舌头,爬进马车去,还不忘恼恨这该死的冬装。刘应身着一袭银白缎袍,袖口颈间滚边一圈红色狐裘,容色清冷,越发显出卓越风姿。见我像蜗牛一般动作迟缓,不禁笑意横生,伸出一只手来扶我。

    见我坐定,从茶炉上取过沸水,冲了一盏茶递给我道,“是江河之心的水,凿冰取出来的,没甚杂质,喝喝看,能不能入你的眼?”

    我接过茶,吹了吹上面的雾气,定眼看他,“你都知道了,从哪得知的消息?”论茶取水一事,是太子在御花园偷听到的,若是许平意传给他的消息,不会这么细致。

    “太子告诉我的。那日我们兄弟几人在勤政殿等着父皇议事,他端起茶水,论说了一番取水原理,最后呷了一口茶,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低声道,‘三弟,我原不知秦殊是这般妙人,饮茶取水都如此讲究。’”他眸色一沉,掌中的青瓷杯应声碎掉,我吓得一抖。抬眼又神色慵懒,“他说得对,你的确是妙人,这么多年来,我借他人之名,明里暗里也跟他交手过多次,早知他人前人后两样。那天,他却是第一次在人前,露出他隐藏的一面,真是托你的福,让我知道我这二哥,也有急躁的时候。”

    原来他一早就知道,太子并非人前表现的那般温和,不管太子是不是真的怀疑他,他知道这些也就够了。我松了一口气,他们之间的争斗,我虽并不打算插手,但他被太子吃掉,也是我不愿见到的。深深嗅了一下茶香,叹道,“真是好茶。”

    他容色一淡,替我续了水,问道,“人查出来了吗?”

    “是翠竹。”我将茶杯抱在手里,取暖,惊叹他们这些北方人的镇定,这鬼天气,真就不感觉冷吗?

    “打算怎么处置?”他不动声色地靠过来,拎着我坐到他身旁去,拿过茶杯,将我的手笼在他袖里,我脸红着侧头,他却一脸正经,恍若我是一只宠物一般。

    “能怎么处置?若动了她,太子察觉,自会再换其他人来,还不如留着,晓以利害,还能迷惑他一段时间。到底是皇上赐给我的人,我不动,皇上不动,旁人想动,还得费点脑子。”他身上还真是暖和,我禁不住又将手向里靠了靠。

    他点了点头,赞同我的说法,在我手触到他的手臂时,皱了皱眉道,“怎么这么凉?”

    我撇撇嘴道,“我是南方人,自然怕冷,无福消受大雪恩哪。”忽地又想起一件事,坐直了身体问他,“听说太后微恙,是什么情况?”

    “就是寒气侵体,咳疾又犯了。你倒是聪明,知道皇祖母不喜宫人谄媚巴结,没去向别人打听。也够沉得住气,进宫的时候就提醒你,皇祖母那边替你铺了路,现在才想起来?”他修眉一挑,甚是满意。

    我趁势向他那边一靠,扒着他取暖,一边笑意漫漫,“腊梅有止咳清肺的功效,制茶是来不及了,熬成粥怎么样,若太后喜欢甜食,还可以加些蜂蜜。”

    他也顺势将我搂过怀里,将下巴抵在我额头上道,“可以加,皇祖母最喜欢槐花蜜。”然后将头埋在我的后背,闷声道,“我可是在皇祖母那里替你说了不少好话,若她喜欢你,替我们做主求亲,你愿不愿意?”我身子一震,他失望叹气,“就知你不愿意。没关系,我可以等。也请你先忍着,放心,不会太久。”

    他是在说太子一事吗?我滴溜溜地转动眼眸,看来得尽快去福寿宫拜见那位大神,不然免得他们鹬蚌相争,伤及我这没出息的渔翁。

    转眼腊八节至,按照大原习俗,有喝腊八粥的习惯,普通人家取“新旧交替,祈求丰收吉祥”之意,礼佛之人则是庆贺佛祖成道之喜,又谓“佛宝节”。太后信佛,今日就是拜访最佳时节。一早就开始做准备了,跟四喜选好粳米和豆子泡了,腊梅昨日傍晚就摘好了,清晨的沾了露珠,会冲淡香气和食疗效果。卯时起来,亲自去膳房煮粥,还不忘让四喜用檀香替我熏了衣服,忙到晨时,才提了食盒往寿康宫走去。四喜见我在雪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十分不放心,“小姐,还是让四喜陪着你去吧。见我瞪眼,又立马改口,我送你到永巷,就回来?”

    我没理她,缓慢前行,我只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八品女官,去拜见宫里最尊贵的太后,还端什么身份带宫人。若要讨人怜惜呢,就要这样远道跋涉而去,大汗淋漓才显得诚心嘛。这寿康宫还真是气派,因平日里走动的地方少,不禁仰头惊叹一番,调整一下气息,就朝宫门走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