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兵贵神速

章节字数:2938  更新时间:16-01-20 16: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顾左右而言他,“殿下,可不可以先放我下来?”这姿势着实暧昧。

    我扭了扭身子,他的手却稳如磐石,一点点俯身下来,“也是本宫粗心,竟让翠竹瞒了过去。”见他又要故技重施,我强压心中愤怒闭上眼,他却轻笑一声道,“还真让老三算计了,在这寿康宫,本宫也不敢乱来呢。”

    我戒备一除,他趁势来了个蜻蜓点水,吻在我唇瓣上。我双眼一横,骂道,“卑鄙!”

    他笑意愈发浓厚,“这是惩罚你未经同意收编我的人,也罢,翠竹就送你了,记得你欠本宫一个人情。”脸皮还真厚,我腹诽着,见他目光深沉,在我脸上细细流转,忍不住侧过头去。“小时候,虽说我与老三年纪相仿,母后却禁止我与他玩耍,就连西月妃,也是在家宴上远远看过。那时就听宫人们说,西月妃极美,如今看来,岂非一个美字所能表达。”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嘱咐我道,“怕是贵妃和母后听说了,都如猫爪般闹心吧,害怕父皇因此而纳了你,遇见金銮凤辇都避着些。”

    我避着呢,巴不得避得远离这是非之地。我在心底默默呢喃,却想不明白,他大清早的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是了,这些问题老三一早就想到了,怕是连皇祖母也想到了,才会这么高调的让你出入各宫,如此一来,倒没人敢对你下手了。”他恍然大悟,轻笑起来,“估计现在钦安殿那位和我母后都在等着对方下手,好趁机落井下石呢。皇祖母这步棋真是高明,她替老三护着你,就连父皇想起心思,都要顾虑三分。”

    我怎么没想到这层意思呢,提心吊胆那么久,都瘦了好几斤。心里阴霾一扫而空,无比高兴地朝他行了一礼道,“多谢殿下提点,若没什么事,奴婢就先退下了。”说罢大摇大摆从他身边走过,准备回去睡个回笼觉。

    “沈諳最近没去找过你?”经过他身边,他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

    我脚步一顿,莫非他知道了什么?脸上却笑得分外天真道,“他乃我结义二哥,秦殊先前为贼人所掳,拐卖至胥都,太子难道没查到这些?”

    他“哦”了一声道,“本宫都忘了,你们是这层关系,还以为他跟沈皇后有关呢?难怪我跟父皇提及沈皇后生辰,特意绕道过去,看他是否有所动作,他却连冷宫门都不曾进,看来是我多心了。”

    我心底一阵拔凉,人的心思,怎能深沉如此,想起那日还怂恿沈諳去祭奠,若真去了,后果不堪设想。他肯定还一直被太子表象所迷惑,看来是得去六姐宫里一趟了。之前因害怕她还像先前那样恨我,于是跟金太医推托她是孕妇,容我好生专研一下脉案,再一同去撷芳殿诊脉。

    金太医倒也没起什么疑心,只是提醒我道,“太后恩准了的,你随时可去探望她,不一定非得是去请脉。”

    从寿康宫出来,就一直在细细思量最近见到的后宫中各色妃嫔。一如先前所听到的,惠妃喜静,宫里也设有佛堂,自沈皇后和西月妃相继离世之后,太后就下令各宫不用到寿康宫请安了,唯独惠妃例外。偶尔在太后那里待久了,还能遇见来请安的惠妃,已不似初见那样惊讶,神色十分温和,就是眉宇间带着淡淡哀愁。淑妃温柔,与汉王母慈子孝,上次在苏和阁见他来给淑妃请安,似乎还邀请我去上宫别院玩来着。吉嫔是晋中女子,美丽中自带三分泼辣,小公主的性子,倒与她相反。襄嫔出自江南水乡,举手投足间都透着水灵,小公主眉眼和她十分相像,惹人喜爱得很。剩下贵妃和皇后,虽未曾谋面,却已听闻,一个貌美贵气,一个凤仪端庄,唯独提及皇上的新宠福嫔,众人各执一词,让我有种从未相识的感觉。

    因听说福嫔头胎前三个月十分贪睡,于是挑了个天色极好的午后,去瑞安殿拜见她。宫人说,她和两位良子,正在水榭赏梅,远远见她靠在软榻上,一袭霞色宫装外,裹了火红的狐裘,越发衬得容颜娇艳无比。

    “太医院司正,给福嫔娘娘请安。”我在水榭外,做了一个万福,矮下身去见礼。

    帘子里的福嫔,动了动身子,并未说话,一旁的一个良子开口问道,“今日平安脉已经请过了,不对,你是司正,这会儿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来给福嫔送安胎药丸”。看她没有让我起身的意思,就知不出我所料,她还是嫉恨于我,是因为我没如她所愿嫁给晋王,还是因为沈諳求了恩典让我逃过选秀之劫呢?我低下头,看着裙裾撒在雪地上,随着时间流逝,一点点被浸湿。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我开始觉得腿部血脉不通,酸软麻木的感觉,似针扎一样,点点起伏开来。福嫔仍旧双目微阖,状如假寐。两位良子的目光,一直在我脸上细细研判,唇角带着讥讽的笑容,想必已听说过我貌似西月妃。

    进宫以来,我处处谨慎行事,就是害怕行差踏错,被旁人抓了把柄,尤其是整日盯着我的谢源博。太医院这两月的风平浪静,完全是因为分赃得当,事实上,所有利益,我仅占一成,其余都分给他们了。原先想过分毫不取的,但害怕他们以为我有意摘干净自己,待时机落井下石。深知这靠金钱利益维护的和平局面,很有可能被打破,所以才听刘应的话,与太后走得近一些,先求道护身符。但这并不代表我会任人宰割,恃宠生骄这种事,谁都会做。

    想到这里,我唇角一勾,拍了拍裙裾上沾染的积雪,起身掀开帘子,走了进去。那两位良子被我这举动吓着了,其中一个喝道,“大胆,娘娘还未叫你起身,你怎如此不尊礼法?”说着抬手就准备给我一个耳光。

    我冷哼一声,架住她的手道,“我乃八品女官,你们是没有品级的良子,按律见面应该先给本官行国礼,到底是谁不懂礼法?”

    她扯了扯被我抓住的手,一脸惊慌道,“我怎么说都是皇上的女人,你就不怕他日我得宠,寻你的错处?”

    我甩开她的手,“等你得了宠再说,不过,你能否近皇上的身,还要看我六姐的意思吧。”我绕着她踱步,冷下脸来,“我来撷芳殿探望义姐,可是太后恩准了的,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说话,都给我滚!”

    两位良子被我的威严所摄,也不忿我敢开口叫她们滚,一时间进退两难,同时嗫嚅着看向榻上的六姐,“福嫔娘娘,你要给妾身做主啊。”

    六姐眼珠一动,睁开眼来,先看向我,微微一笑,“五妹来了,方才困顿,打了个盹,似听见有人吵嚷。来了多久了?”温言细语,闲话家常。

    “一盏茶的功夫,一直在帘外候着呢。”见她演戏,我也奉陪,反正遭殃的不会是我。

    看见我们一副姐妹相亲的画面,那俩良子顿时不知所措,跪地讨饶道,“妾室并不知院正是娘娘的义妹,方才她请安时,以为娘娘听见了,就没……”

    “意思是我故意将自己的妹妹放在雪地里冻着?”她修眉轻扬,美眸中冷光四起,无形的压抑,扑向地上的两人。

    还真如传说那般,喜怒无常,是因为怀孕,还是在做戏给别人看?我饶有趣味地看着她们,心思百转。

    “娘娘饶了我们这一回吧。”讨饶的两人,见她不为所动,就顺着目光拜向我,“司正大人对不起,不知者不罪,您大人有大量。”

    “都起来吧,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给了台阶,就顺势下了,还有正事要办。

    “还不快滚!”两人在她的怒吼中,连滚带爬地走了,水榭中就剩下我和她,戏演完了,陷入一种尴尬的沉默。

    想起她之前的那句“若非如此,岂不只留我一人伤心”,就觉得也没寒暄的必要,开门见山道,“这次来是想让你给沈諳传个信,要他提防太子,他没有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

    “这就是我恨你的原因,他无时无刻都在护着你。”她眉眼清冷,站起身来,虽没有显怀,可丰腴了不少,比起胥都临别献舞那夜,更显妩媚风姿。也难怪恒帝宠她,如此温香软玉在怀,最容易激发男子的保护欲,就算是要天上的星宿,也要与天放手一搏吧。

    “什么意思?”

    “他没告诉你,计划原本就是要让他们知晓他这前太子身份,险是险了些,却能速战速决。兵贵神速嘛,五妹。”最后一声五妹,唤得软糯,无端激起一阵不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