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汉王的礼物

章节字数:3091  更新时间:16-01-21 2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来太子在花房中的那一番话,只是为了求证,我今日撷芳殿之行,怕是早在他预料之中。“你们故意让我引着他们将视线转向你?二哥怎么想的,你肚子里可还怀了一个孩子?”

    “皇上登基十多年来,又正值壮年,你当真以为他子嗣稀薄,是命中缺少儿女缘分。”她笑得惨然:“你在太医院正好,若想护我,就擦亮眼睛好生看着。”

    我无力地跌坐在椅子里,抑制不住心底的悲伤,不知该说谁心狠?当年沈皇后一案,虽疑点重重,却因时隔数年,无确凿证据可言。若要扳倒皇后张氏一族,就得引蛇出洞,所谓惯犯,就是管不住自己会一而再再二三地作案的人。

    一早就怀疑沈諳向恒帝求旨,封我为女官一事,定是向他交换了什么。现在看来,他是与恒帝结盟,用这前太子的身份,逼皇后出手。要拔除张氏外戚,首先从废后入手,废后是关乎社稷稳定的大事,一定要有一个举足轻重的理由。谋害皇嗣,这罪名真够大的!将我安置在太医院,是料定我不会对六姐的安危坐视不理,对他们来说,又是一种助力。

    这棋局太精明,只是不知沈諳是否想明白了,到底谁才是下棋的人?一种危险的气息,将我吞没,我埋首在两腿之间,一行清泪,簌簌滴落。六姐恨我,是因为沈諳放弃选择送我入宫为妃,让她去承受这失子之痛。可她不知道,我比她更恨,恨沈諳如此心狠,步步为营地算计他身边每一个爱他的人。

    刘应也曾说过‘我会护你一生一世’,可转身就将我一人丢在了青州。西月妃曾经宠冠六宫,恒帝一边念念不忘,一边却和其他女子辗转床榻,连自己孩子都可以算计的人,会有真心吗?这父子三人,还真是一家人。我苦笑着,突然感觉很冷,蜷缩着身子,依然冷得彻骨,茫然地看向帘外,这天地间,似乎就只剩下我一人了。

    六姐见我落泪,伸出手扶在我背上轻声道:“你离开胥都那天,我站在城墙上极目远望,见晋王与你,一人红衣一人白衣,极其相配,那时就想,若你们能走在一起,也是好的。秦殊,你怨我,我怨你,皆属正常,只是这过程太痛,有你陪着,我才安心。”

    我仰望着她,眉目如画,肌肤若雪,那么美好,“我以后会常来撷芳殿看你的,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她点点头,我微微笑着,“先回去了,今日要去荣宝斋取药。最近这天寒气甚重,皇后腿疾犯了,加大了逍遥丸的用量。”

    转身离去那一刹,一个念头在我心中缓缓升起,像东升的旭日,看着那么光明,又那么伤人。

    后宫7

    或许是因为在雪地里蹲久了,亦或许还处于震惊中难以回神,从撷芳殿出来,我几乎是贴着宫墙走的,最后软倒在一个拐角处。强忍着眼泪在心底骂自己,秦殊,你到底是懦弱的。当初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要替他报母仇吗?如今他还护着你,你就怕成这样了?是的,我怕,这赌注下得太大,要是输了呢?

    “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正当我跟心底的恐惧做斗争的时候,一个声音温和飘来。

    抬眼就看见着一袭黑底金线走丝勾勒出的三爪螭龙的亲王袍服的汉王,笑意温醇。慌忙擦干眼泪道:“这鬼天气太冷,刚刚摔了一跤,冻哭了。让王爷见笑了。”看他一目了然的样子,肯定猜出我在随口扯谎,于是站起身来,面不改色道:“给王爷请安!”

    他虚扶我一把,笑了:“还真如他所说,让人看见就移不开眼,想亲近于你。”

    他?与这汉王碰面,加上今日,也不过第三次,自问没有什么牵扯,这话倒是听着熟悉,太子那百变的嘴脸闪过,我打了一个寒颤:“王爷若是没什么事,秦殊先退下了。”

    “近日太医院也清闲,你可还记得与本王的约定?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可好?”他满眼真诚,没有半分猥亵之意,看着也不像是能和太子成为同道之人。约定?我此刻脑子有些混沌,不记得有过什么约定,他也不恼,提醒我道:“前几天在苏和阁,司正可是答应过本王,要去上宫别院坐坐的。”

    哦,我记得了,好像那天他提到说有位故人托他带了礼物给我,我当时好奇这位故人是谁,就应下了。堂堂一个王爷,肯定不会打诳语来哄骗我一个小丫头。这好意不能拂,点头道:“谢王爷相邀。”

    一路沉默着跟他出了华城门,因上宫较远,准许骑马,见宫人牵马而来,不禁喜笑颜开,自离开胥都后,这是第一次有机会骑马。他策马过来,与我并排而立,瞳孔中倒映着我的笑颜,也笑意漫漫,直呼我名字道:“秦殊大可不必跟本王如此疏离,你的事,本王可听说不少,算起来,我们也是故人相见。”

    我一错愕,他便打马离了我丈远,想起胥都赛马,瞬间野性顿起,朗声道:“从刚才见面,王爷就屡屡卖关子,不知可有兴趣比比骑术,若秦殊赢了,就痛快告诉我那位故人的身份。”

    “好。”他回首笑道:“这次可别再为难你的马了。”

    我唇角一勾,在心底感叹,果真是故人!

    输赢其实并不重要,一阵酣畅淋漓的策马快跑,心中的郁闷,也一扫而空。今日天气晴好,靠在上宫的阁楼,可以俯瞰整个皇城。虽是深冬,可头顶依旧一片蓝天白云,这就是北方的可爱之处。“真是气派!”我接过宫人的递过来的茶叹道。

    汉王换了常服,也登楼而来,接过我的话道:“是够气派,放眼天下,无一能比这壮阔恢宏。转眼离开这生我养我的帝都,已经五年了,真是想念!”

    见他满目伤怀,我一时无言以对,都道汉王无心帝位之争,可这皇城有他太多眷念,真的能割舍吗?反正我是不相信,他身后一众支持他的清流,都是自然得来的。

    “打开看看,就知道他是谁了。”他放下茶杯,接过侍卫手中的一个锦盒递给我。

    我疑惑着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把做工精良的匕首,柄身刻着“落雁”二字,刀身出鞘,立即寒芒四射,青丝一吹,便断裂开来。“好刀。”我脱口赞道。

    “这落雁刀和沉鱼剑,还有那稚奴戟原本是一套作战兵器,出自琅琊苏家先祖之手,原是藏兵阁上的镇阁之宝。沉鱼剑早在西月妃还未出嫁时就到她手里了,稚奴戟是在西月妃和父皇成亲时,琅琊苏家送来的贺礼。他知你擅长匕首,于是不顾反对,将这仅存的卫体兵器赠与你了,现在知道是谁了吧?”汉王受我欣喜感染,也笑得极为开怀。

    “是三哥,他果真没有食言,估计又把他父亲气得不行。可是怎么办,我太喜欢了,不打算退还给他。”我将落雁插回刀鞘,抱在怀里不肯撒手。

    他摇头道:“苏明扬真是爱你至深,连你见到落雁时高兴的模样,都想象得一丝不差。他说自相识那日,就寻思着要送你一个趁手的兵器,只是没能亲手给你,甚为遗憾。”

    提起三哥,我就神色一黯,终究是负了他百般相思。忽然想起他说琅琊苏家是支持沈諳的,又怎么会和眼前的汉王相熟。我转了眼眸,靠着栏干道:“王爷怎么会认识我三哥的?听起来还十分亲厚?”

    “你这般警惕,是在替老三着急吗?”看来苏明扬并未跟他提及沈諳的身份,以及我跟沈諳之间的情感渊源。话虽这样在问我,眉眼间却没有恼怒之色,依旧笑得云淡风轻,“你别忘了,苏和阁为何得名?我母妃和苏明扬的父亲苏舜钦是一母同胞的兄妹。”

    “是了,我怎么忘了那是淑妃娘娘母族的姓氏,这么说来,王爷和三哥是表亲?”难怪他对我格外亲切。如此一来,似乎能理解为什么会说淑妃出身不高了,跟其他仕家大族出身的众位娘娘相比,她出身江湖,分位是不高。

    “那小子作为苏家传人,十五岁被放出去历练,不到一年又回转琅琊,气得舅舅跳脚。回来后也不见用功,整日在书房对着一幅画出神,舅舅终于忍无可忍闯了书房,见到画像却沉默了,父子俩大醉一场,他还拍着儿子的肩膀,直道‘有眼光。’”

    猜都不用猜就知道,画像上是我,我被汉王看得红了脸。还是压不住心中疑惑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是啊。那幅画像本王也看过,在苏明扬拒绝娶海神帮帮主之女,负气来我府中躲避的时候。他一早就知道,今年该本王回皇城省亲,吵着要落雁刀,舅舅拒绝了两次,居然应了。那时我一边听他讲你的点点滴滴,一边也跟着他细细打量你的画像,着实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直到密林相见,又从母妃那里得知你容貌类似西月妃,才知为何?”

    他不说还好,越说我越一头雾水,“难不成西月妃跟苏家也有渊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