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风雪自来

章节字数:3137  更新时间:16-01-23 2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点点头道:“你那时还未出生,并不知道,其实让西月妃名动天下,不单单是她的美貌,还有她一身绝世武艺和卓绝的兵法天赋。元丰二年与胥野那一战,取得关键性胜利的那一支死士,就是西月妃练就的。她也曾年少气盛,直接飞书一封,向当时刚刚接管苏家的舅舅讨要镇族之宝沉鱼剑,舅舅当然是不允的,结果她就孤身一人,闯了连武林宗师都忌惮的藏兵阁。也是那一战,让世人记住了杜西月这个名字。”

    想象着西月妃遗世独立的神采,就直吞口水,要是我也有一身武艺,早就仗剑天涯,快意人生了,哪用得着在这高强大院里,屡屡被人当枪使。于是撇撇嘴道:“西月妃恍若天人,估计说我与她神情十足的人,都是看花眼了。”

    他看我俏皮,也忍俊不禁,“哪有人这样损自己的。不过我那表弟的文墨着实让人汗颜,画像跟你也只有三分像吧,舅舅居然也能从中看出西月妃的影子。老子是情种,自然不能怨自己又生了个痴情的儿子,事情经过大体就是这样。”

    看来是我多心来,还以为三哥因知沈諳真实身份,故意与他父亲作对,转而支持汉王,一家人站在了两个阵营。可望着汉王那一脸找不着破绽的笑容,三哥无意,他难道也没有打苏家少主的心思?照理说苏家家主倾心西月妃,应该支持她儿子晋王刘应才对,为什么会选择扶持形势最不乐观的沈諳?

    正感觉一团乱麻,忽然听见阁楼下传来一阵笑声,转身就看见那个冷宫的宫女,拿了两块芙蓉糕在往门外走。听见我叫她,回首仰头看见是我,笑得越发开心道:“神仙姐姐,我记得你。”

    我正想问她怎么会在这里,身后的汉王就开口道:“那日沈侍卫领着你和她来别院讨吃的,之后她饿了就会来,就吩咐宫人见到就给些吃食。”

    感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我们俩人同时被容容接下来的话惊得一震。她说:“神仙姐姐,你是来看皇后娘娘的吗?”

    十三、潜流1

    打小就跟师傅养成了无论冬夏都要午睡的习惯,荫了女官身份之福,虽在宫内,这习惯也不用更改了。半梦半醒间,听见窗外簌簌落雪声,就知又下雪了。如今已看惯了这银装素裹也分外妖娆的景象,慢慢学会静下心来,去欣赏这雪天的美好。推开门,一阵冷风席卷着晶莹剔透的雪花,绕着我翻飞的裙裾舞动着,四下里十分安静,也就是在宫人们都紧闭门窗在屋内瑟缩着烤火取暖的时候,才会这般静谧安详。

    披了斗篷下楼去,深一脚浅一脚踩在雪地里,似乎又回到和师傅一起去雪山训练的时光。青州不下大雪,每年冬天,师傅都会带我往西去月轮山,那里有终年不化的积雪。记忆中雪和师傅一同出现的场景,是定格的画面,她纤长的身量,裹了火红狐裘,仰面躺在雪地里,墨色发丝散开来,像一朵盛放在雪色世界的红莲花,美丽妖冶。师傅的容颜,顶多算清秀,五官还不及娘亲精致,可周身却散发着一种难以抗拒的出众风华,所以即使她们并肩站在一起,也没有人会疏漏她。

    那些回忆,想想也觉得温暖。我唇角带笑,伸出手去触及那些像细盐一样松软的新雪,一声若有若无的呼唤从身后传来。“殊儿”,一瞬间让我恍惚,以为自己还在青垭寺中,喜笑颜开地回头一看,却是沈諳一身风雪漫步而来。他一袭玄色长袍,眉目英挺,身量颀长,风姿如画。

    没有撑伞,任雪花飞卷在他身旁,却无一沾身,墨色的长发,束在白玉冠里,飘扬如舞。让我想起那句“穿堂风中过,斜雨不沾身”古诗,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家功力吧。我又想起倒在血泊中的权武,那日若他肯出手制止,结局就会改写。眼前这个嫡仙一般的男子,终究对我隐藏太多。

    “起来吧,地上凉。”他微笑着,向我伸出手。

    我迟疑着,唤他,“二哥,你怎么会来这里?”

    他神色一滞,瞬间明白,是怕隔墙有耳,宫里人都知道我与六姐结义,他也是六姐的义兄,如此一来,我们关系就光明磊落了。不顾我的躲闪,他扶住我的手道:“殊儿,今日十五了。”

    我手一抖,默默掐住袖中的那个香囊,腊月十二是他的生日,因烦心着先前在六姐那里听到的事情,这礼物就没有送出去,不料时隔三天,他竟亲自上门来讨了。我望着那张无论是分别还是重逢都在心底无数次描摹过的脸,经年时光匆匆而去,当日醉倒在雪地里的我们,谁会想到经年之后,会是这样的场景?

    “没有收到你的礼物,我心里不踏实。”又是这般惫赖的表情,恍若此前对我对六姐百般算计的是别人。见我不搭话,牵起我的手道:“陪我出去走走吧。”

    我沉默地跟在他身后,踩着他的脚印,一步一停。他似乎从六姐那里听说什么了,自顾自地说着:“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也比任何人都有资格怨我。可是殊儿,爱与不爱,原本就一线之隔。青州初遇时,在你眼里,是故人重逢,在我眼里,你却是以女儿身顶着秦家大公子名号,身后站着富甲一方的秦家势力,一颗可以为我所用的棋子。从小到大,我都过着走一步算三步的生活,我习惯了算计别人,去获得我想要的东西,可唯独那一次,我算错了自己的心。”

    走到太医院后面的那棵大树下,一根枝干平坦地延生着,刚好到我的腰部,他伸手拂去落雪,一手揽了我的腰,将我放到上面,让我与他四目相对。“你可知,在你将蓬莱阁交与我手时,我有多感动,那一刻很想拥着你,直到天地衡静。可三哥不肯放手,我只能自断一臂,放弃在青州的多年经营,原本是想独自离去的,那夜你却寻了来。你聪慧,美丽,果敢,那三百少年中的任何一个女子都无法比拟,有人进言,若送你入宫,可事半功倍,我心动了。可一路走到胥都,越是与你日夜相守,越是无法控制我沦陷的心,终于下定决心要面对自己内心挣扎的时候,你却被三哥带走了。殊儿,你知不知道,你离去的每一个夜晚,我都辗转难眠,念及你的每个分毫,都痛彻心扉。”

    他眸中痛色深沉,看得我一阵揪心,原来他也过得这般煎熬。他说:“殊儿,这世间每个人都可以怨我恨我,唯独你不能,因为你一个眼神,就足以让我粉身碎骨。这世间儿郎,哪怕是出身再卑微,都会渴望向高处攀爬,即使从未得到,也痴狂不减。更何况是曾经站在权利顶端的我,我得到过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华,所以比旁人更知道它的可贵。正如罗航所说,我没资格放弃,因为这条路上,洒下了太多鲜血。你能明白吗?”他捧起我的脸,目光柔和,似深夜的星星,吸引着我每一处感官。

    我点点头,珠泪簌簌滴落。他轻轻拭去我的眼泪道:“你不要怕,将你纳入这一个棋局,更多的是想保护于你。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我的软肋,我只在乎我能不能护住你。所以那个东西,我一定要得到,你要相信我?”

    “嗯。”我哽咽着点头,“可是六姐怎么办?他们会害了她的孩子,我哥哥就是被毒死的,娘亲痛了一生。”我语无伦次,他却看得分明。

    “没事。”他轻声安慰我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宝贝,那金太医整日逢人就说找到了传人,你饱读医书,又聪明过人,有你看护,你六姐定会平安。我们只是需要引对方出手就可以了,并不是要她赔上自己的孩子。”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心中压抑着的石头忽然落地,顿觉轻松,破涕为笑道:“都说关心则乱,一着急就变笨了。”

    他也笑得宠溺,“想清楚了,就别生闷气了。”

    “好,这是生辰礼物,现在补给你。”我从袖中掏出香囊递给他,他伸手接过,细细打量了一下,宝贝似的收起来。我说,“里边缝了我从泰安寺求来的平安符。”

    “我会小心的,时候不早了,先回去了。”他点点头,满眼笑意,转身离去。

    望着他被大雪模糊的身影,心底涌起阵阵忧伤,其实他不知道,就算今日不特地来诉说衷肠解我郁闷,我也是理解他的。可那件事,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开口对他说。那日容容错将我认成西月妃,无意之间道出了一个真相,沈皇后并非自尽,而是被人下毒暗害而死。

    汉王与我当时都被容容那句“神仙姐姐,我偷偷告诉你,皇后疯了,要打人,所以你不要靠近她,很危险。”震惊当场,我一把捂住她嘴,惊惶无措地看向汉王。

    他反应比我快,微笑着对容容说,“神仙姐姐知道了,但是这是秘密,除了她,不能再告诉别人。”继而又拉开我的手道:“本王原本就不是长子,这宫里有太多秘闻,你能避就避,若不能,就多去和惠妃娘娘走动走动,她是宫里的老人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