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隐形的资产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6-01-26 1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芙蕖阁还真是气派,将原先的几个经营西域物产的商行都比了下去。我取了礼物,一边走一边感慨,“半年俸禄都没了,还好有几个体己钱,不然这官当得也够捉襟见肘的。”

    福禄在一旁偷笑,“主子还真是守财,这芙蕖阁听说是张国公名下的产业,似乎西域商行,大多都是他的人在经营。”

    张国公是皇后的舅舅,难怪。我正想着,福禄突然停住脚步,害得我差点撞掉他手里的东西,质问还没出口,就看见一旁的马车上,掀开帘子探出头来,盈盈笑着的刘应。“这是要去哪呢?上来,本王送你。”他直接忽视我和福禄的请安,笑得不怀好意,估计一早就知道,我今日要回府一趟,在这候着我呢。

    “回府,探亲,不劳王爷大驾。”想不明白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我言辞简洁。

    “哦,听说你家二姐和君翰林明日大婚,大家同僚一场,正好去讨杯喜酒喝。”他跳下马车,准备接过福禄手里的东西,福禄见我没有点头,又是堂堂王爷要亲力亲为,一时间抖着手左顾右盼。

    我心下无语,大哥是太子东宫幕僚,在翰林院供的也是闲职,跟你算哪门子同僚。也纳闷他和沈諳到底用了什么法子,瞒过刘应和太子等人,到目前众人都只知他是太子府中举足轻重的一个谋臣。嘴上讨饶道:“王爷,我离家两月了,回去探亲,您是皇亲国戚,在场说话不方便哪。”

    “就当本王不存在好了。”他展颜一笑,从福禄手中抢过东西,说:“你先回宫,你家主子探完亲,本王着人送她回去。”

    福禄顿觉压力全无,打了个千,一阵风似的走了。剩下我和刘应在马车里,大眼瞪小眼,实在难以想象府中众人看见我和他同坐一辆马车回府的表情。

    转眼除夕将至,按习俗,天家团年是在大年三十,中午是和已在宫外的皇亲国戚们,加上三品以上的重要大臣和亲眷,在福康宫设宴。晚上是和宫内的主子们,在寿康宫齐聚,正殿设宴,偏殿玩乐,守岁是回各宫进行。因主子们团年是在三十,二八二九就是宫内宫外各官署衙门团年的日子,相互送礼对过去一年相互帮助的同僚情谊表示感谢。

    以往太医院团年都是分两拨的,内侍和太医们各过各的,今年却破天荒地合在了一处。原因嘛,一来我们表面相处得还算融洽,他们也没少从我手中获利,就算我是个黄毛丫头,也还是要屈尊表示拉拢。二来我是金太医实至名归的关门弟子,太医院就属他资历最高,年岁最大,连谢源博见了都要弯腰的人,谁敢不给面子。

    穿了官服,和一群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男人坐在一起,关了院门,这与平日里沉闷大相径庭的氛围,瞬间让我也跟着没了性别之分。一边听着他们相互恭维,话题无非是谁家的儿子能耐,老婆贤惠,小妾貌美,有福之人才能齐家,暗自在心底感慨,一群斯文败类。一边满脸堆笑,坐在金太医旁边,应对那或真或假的恭贺之辞。

    酒过三巡,金太医早早退去,独留我有些孤寂。有年轻的太医,喝横了胆,端着酒杯来我跟前敬酒道:“司正生得如此貌美,只恨此生错投了文人胎,若能一身武艺驰骋疆场,为这大好河山立下汗马功劳,定去向皇上讨要了你。”

    旁边有清醒的人,拉过他,立即捂了他的嘴,向我道歉:“他喝多了,大人见谅。”

    那太医一横眼,推开他道:“你懂什么,家有仙妻,夫不遭横祸。”

    我被他这句话逗乐了,摆摆手道:“由他去吧,忙了一年,今日都别管什么大人小人的,好好放松一回。”

    见我这么说,又有人开了先例,一时间都簇拥着我敬酒,我本就没甚酒量,几杯下肚,看人都带了重影。四喜过来扶我,不断埋怨,都不知道掂量着点。我冲她笑得傻傻的,她哪知道,我根本就是故意的,这种场合只有喝醉了,才好离开。我又不是什么男儿郎,何惧他们笑我非豪杰。

    却不料一醉就睡到了第二天午时,四喜推门而来道:“闹到半夜才睡下去,一睡就叫不醒。幸好昨日是二十九,要是今天醉成一摊烂泥,少不了要被人笑话,一觉就睡了一年之久。大年初一要取好兆头,今晚要守岁的,你可别再沾酒了。”

    我点点头,接过她手里的醒酒汤,叫道:“头还是很疼,替我揉揉。早前就答应过你们,叫上平意,在玲珑阁里团个小年。你一会去告诉福禄,红包我是备下了,能不能拿,要看他今日下厨表现。”

    四喜听了,本能地皱了皱眉头。因之前说起南北吃食,福禄说他会做海鲜,刚巧二姐大婚时,府里就存了不少,上次回去,刘应赞那玉面银鱼做得好,大娘就吩咐备了些,让我带回宫中。跟福禄说,年夜饭就由他下厨,若做得好,红包打赏,若不好,那两坛桂花酿就留给他一人喝了。四喜很是担忧:“小姐,原本说好我们几人好好吃个团年饭的,这些事你让我和翠竹去做就好了,一个大男人下厨,不对,一个太监做的东西,能吃吗?”

    我满不在乎:“海里的东西,原本就带了盐味,再笨的人,用水煮熟了,也是可以吃的。你若不放心,就和翠竹去打个帮手,她是北方人,顺便做些面点,我要吃香酥薄饼。”

    酉时掌灯十分,饭菜基本都上桌了,出乎意料的色香味俱全。一打听才知,福禄出自厨艺世家,大伯之前就是御膳房掌勺的。他进宫是因为家乡遭了水患,养不了那么多孩子,就把他和弟弟送入宫来,弟弟体弱,净了身没养好,死在了蚕房里。

    翠竹见我沉默不语,用手捅了捅一旁落泪的福禄道:“大过节的,哭多不吉利,别扰了司正兴致。”自从太子一事过后,她总是小心翼翼的。

    我走过去,拉了他们是手道:“人活一世本就不容易,今日也没有什么出身之分,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就是彼此的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把日子过下去。”

    福禄擦去眼泪,点点头:“其实能遇到大人这样的主子,就是一种福气。”

    我转身望向四喜笑道:“说吉祥话,讨红包的来了。也罢,反正这银子迟早都要离我而去,他们那份,你先与了。许总管的留着,来吃了罚酒看表现斟酌。”

    每人封了十二两银子,取岁岁平安之寓意,差不多是他们半年的月银。两人千恩万谢拜了我,欢喜地去换新衣,准备开饭。

    四喜看着我感慨万千:“入宫前还担心小姐会吃亏,现在看你上下都打点得这般如鱼得水,还真是杞人忧天了。你聪明,却从无害人之心,又肯护着我们,真是不喜欢你都不行。”

    我说:“你不用讨巧,红包就是翻倍的给。钱财乃身外之物,人好好的,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我现在就是一小富婆,上次回府,得了鸽夜的消息,药行已开张三家,香料行更是跻身西域商行第一。按照我教的法子,拜了张国公那座大庙,一边给他名下的西域商行供货,一边给他利润分成。

    也是九郎故意糊弄我,说了要把联络标志换成芙蓉,哪知却是隐含在店名里,害我将芙蕖阁逛了个遍,也不知是我的产业。许平意交上来的新的合作药行,也有一家是我的,叫莲心堂,取的芙蓉的别称,真是没有枉费九郎玉面书生的名号。

    正准备偷偷尝一块粉团带鱼,却被闪身进门的人,惊得一呆,竟然是刘耀!“今晚不是要在寿康宫团年吗?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他绕过我,看着一桌菜啧啧称奇:“这菜品,这味道,一点也不比御膳差呀,秦司正真是好享受。”

    “我叫了贴身的几个宫女太监团年,随时都会有人来,你还不快走。”见他伸手就要去拿吃的,扯过他的手,就准备往外送。

    他顺势拉着我,拐进我的寝室,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套太监服说:“把这个换上,跟我走,不然我就留在这里,跟你们一块吃年夜饭。”

    我被他推搡着进里间,一边换衣服一边听他说:“每年的团年晚宴,最是无趣了,跟着父皇一众大小老婆吃饭,无聊得很。反正今日人多,又是晚上,你扮成我的贴身太监,没人会注意到你的。好久没见你了,正好跟你说会话,打发时间。”一身靛青色太监服,越发衬得我肤色如雪,他把帽子扣在我头上,无比豪情道:“走,爷带你去见识见识大场面。”

    我给四喜留了纸条,被他拖着,三步并着两步下了楼,再被轻松拎起,送进软轿内。和他面对面坐着,想起太子那句“老五对你也挺上心的”,便觉得好笑,他根本就还是个孩子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