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掉入陷阱啦

章节字数:3061  更新时间:16-01-29 2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果真见恒帝沉了一下眼眸,“是该选妃了。”目光却看向太后那边,微微笑道:“母后前几日是不是也跟儿臣提及过此事,当时匆忙,没怎么听清。”

    刘应本来想说话,见恒帝是在询问太后的意思,就住了嘴,太后扫了他一眼:“哀家觉得秦尚书家的千金不错,就是那个在太医院当值的,每日给哀家送粥过来的姑娘。三儿性子粗,两人倒挺相配。”

    我一直以为刘应说要请太后做主,是故意吓我的,没想到他是真的存了这个心思。太后话音一落,皇后也接口问道:“母后说得可是秦院正?原本女官的婚事,就应该由皇上做主的。听说能力非常,太医院一直以来内侍和太医们就矛盾不断,今年因为她,昨儿还在一处团年了呢。她刚到宫中,是不是应该再放上一放,毕竟怕一时半会找不到比她更合适的人了。”

    一句话,滴水不漏地跟皇上陈列了利弊,最要紧的是,原本我入宫,恒帝就是盘算过的。可能刚才一时心软,见刘应对我挺上心,想允了他。这会目光流转,怕是又打消了念头。

    正沉默着,皇后和玉贵妃异口同声:“皇上,臣妾有合适的人选。”

    恒帝看了看杵在那里不辨悲喜的刘应,先问皇后,“是哪家千金?”

    皇后笑得温婉,“是王太尉的孙女儿,今年十五,知书达理,一表人才,得了硕亲王亲自来保的媒。”好家伙,连硕亲王都搬出来了,本朝唯一的一个与恒帝同辈份的王爷。

    恒帝笑而不语,目光再转向玉贵妃,她心领神会的开了口,“臣妾保举的是舅舅家的小女儿,幼时还曾进宫与晋王一同玩耍过,不知皇上可还有印象?”

    “你那个小表妹?前些年还入宫来伴过你一些时日,模样倒出落得标致,和老三挺配。”恒帝转过视线,玉贵妃和皇后瞬时交换了一个眼色,颇有斗鸡对阵的架势。殿里静得出奇,只剩下恒帝威严的声音,慈爱地询问刘应,“这两家的姑娘,都是出身名门的嫡小姐,你比较中意哪一个?”

    一句话就跳过了我,不但跳过,还顺势打击我出身不好,既不是名门,也不是嫡亲小姐。

    刘应看了太后一眼,她微阖了双目,装作没看见,一副我只能帮你到这里的神情,想来也不好在这样的场合,拂了皇帝的面子。见刘应不开口,恒帝又说”“先立正妃,侧妃以后再说。”言下之意,正妃从这两人里边选,侧妃听你的,算是以退为进。

    我的一双手笼在袖中,相互掐着,一边十分期待他的答案,一边又害怕他忤逆恒帝受罚,那时间竟漫长得无法用言语形容。感觉天地都在沉默的时候,看见他躬身一拜,朗声道:“孩儿心中的正妃人选,父皇是知道的。想当年母妃在时,儿臣虽年幼,父皇和母妃伉俪情深,一幕幕都还历历在怀。那个女子,一如母妃于父皇,是儿臣此生挚爱,若要娶妻,非她不可。”

    众人都一脸疑惑,我知他说的是青州那本被恒帝压下的奏章,心底感念十分,且喜且怕地等着恒帝的回答。父子俩四目相对,恒帝敛了眼眸,微微笑着,“此事今日起得突然,想必你也没甚心理准备。这样吧,皇后你改日拟个名册,左右他年纪也不小了,正妃侧妃就一起立了吧。”

    见刘应还想说什么,汉王端了酒杯,一步跨过,拉了刘应衣襟,举杯恭贺道:“感觉幼时带着你捉弄宫人的日子还近在昨天,转眼你就要娶亲了。来,大哥敬你一杯。”

    我觉得心底憋闷,小声跟刘耀说我要出恭。

    他见我神色恹恹,以为我的婚事刚刚提及,又被否决,伤了自尊心,拍拍我的手,无比同情道:“去吧。”

    我受他情绪感染,走出去,一时间也忘了我是想离开正殿,才借口出恭一事,竟真的去了一趟茅厕。出来就听见吉嫔站在拐角处,和一个小宫女在商量什么,因着了太监服,她们也没看见我,就顺势藏在暗处,看她在打什么算盘。听见她压低了声音说:“你一会儿去拖住她身边的宫女,听见我叫声就过来。到时就说她蓄意让人拖住你,过来恰巧撞见她对我下毒手。”

    因宫人和主子的茅厕不在同一处,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大概知道她是要害正在人正在那里面,只是不知是谁。看她选的地理位置绝佳,在宫灯照不到的拐角处,若有人从那里出来,她自己撞上去,真是百口莫辩了。怀胎头三个月,都容易胎盘不稳流产,今日刚刚宣布怀孕,就有人在她头上动土,一众主子都在身后的正殿坐着,若是得逞,那人肯定不死也得去层皮。

    正想着帮还是不帮,怎么帮的时候,就见着六姐扶了腰身,款款而来,一旬不见,小腹已微微隆起,似已显怀。从吉嫔的角度看过去,她被宫灯拖长的身影,已经过了半个头了。

    心里骂着,这女人真是狠毒,这一撞,必定两败俱伤,到时是谁流产还不一定呢?可怎么算,得利的都是她,一来若能让六姐流产,这宫里的新兴势力就不费吹灰之力去了。二来若她受伤,六姐也有作案动机,谁让太后亲口许诺,要是生了皇子,就让她晋封妃位呢?

    害人之计,历来简单,可看得穿看不穿,还要看当局者心情。时间紧迫,眼见六姐身影一步步近了,来不及细想,匆匆向吉嫔所在的地方跑过去。因害怕这一撞,真生出什么好歹来,还特地抱了她的腰,稳住她身形。

    哪知她却一声鬼哭狼嚎的尖叫过后,自己扶着肚子倒在地上了,哽咽道:“妹妹也太心急了,太后娘娘虽说生了皇子,会晋我为妃,可这才怀上,怎知是男是女?”

    六姐聪明,听出是吉嫔的声音,就顿住了脚步,还侧身让过了飞奔而来的,那个刚刚与吉嫔密谋的小宫女。再听见这话,就知原本是计划好要害她的,正巧她的宫人也来了,顾自扶了宫人的手,仪态万千地走了过来。

    小宫女过来,也跟着哭道:“主子,你没事吧。”又指着我道:“你怎么这么狠心,将我家主子推倒在地?”这个演技更胜一筹,还知道假装天黑看不清人。

    我十分无奈,跟着也跪了下去,哭号着道:“娘娘饶命,奴才不是故意的。”

    主仆两人一听,声音不对,话也不对,顿时收了声来打量我。六姐出现得正是时机,冷着脸道:“姐姐这是怎么了?可伤了腹中胎儿?你先别急,我去寻人来。”说罢不等吉嫔开口,在我身上拍了一拍,便转身离去,我知道她最后一句是说给我的。

    吉嫔恨恨地看着六姐背影,顺势就踢了我一脚道:“说!哪个宫的!”因是坐着,这一脚也不怎么得力,踢在我腿上,还受得住。

    我心知搅了她的好事,她不会放过我,与其多加一条欺君之罪,还不如照实说:“奴才是五皇子带过来的。”当然不能亮明我是太医院司正的身份,福嫔的结义妹妹,更摘不清楚了。

    她双目一横,捂了眼睛道:“贵妃娘娘一向仁厚,宫中怎么出了你这么个心狠的奴才。哎哟,我的肚子,好疼。”虽是哭着,却难掩唇角笑意,我真想呼呼给她两巴掌,这女人怎么逮谁咬谁?

    “奴才不是故意的。请娘娘要罚就罚奴才一人。”我磕头谢罪道,一边不忘替贵妃和五皇子开脱。

    “还顶嘴,翠兰,掌嘴。”她冷哼一声,那宫女欺身过来,一反手就是一巴掌,眼下这种情形,也只能忍了。一巴掌打过,左脸就火辣辣的疼,心里问候着她祖宗十八代,右脸却等着第二巴掌。还不忘鄙视自己八字不好,命苦!

    第二巴掌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如约而至落在我伸出去已做好准备的右脸上,微微睁开眼,就看见沈諳一把制住了那宫女的手,因怒气沉沉,撒手的时候,还将她带了一个趔趄。主仆两人看见他出手,一时没分清他是独自来的,还是带了皇命来的,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我四下一扫,发现就他一人,猜想可能是路过这里,也有可能刚才就在殿中认出了我,跟出来的。一边暗叹六姐聪明,没有告诉他,下一刻就发觉自己高兴早了,他不是已经看见了嘛。真是天要亡我,一个福嫔就够让吉嫔恨的,再加上沈諳,我这厢有好受的了。

    “还不快扶你家主子起来,冬夜地凉,伤了腹中的胎儿,你受得起吗?”他鹰隼一般的目光,看得那宫女一缩,赶紧伸手去扶地上的吉嫔。吉嫔因是打定主意要栽赃六姐,所以事发之后,一直不肯起身,现在经他一提醒,一是失了体面,而是追究起来,她也有没保护好龙种的责任。漫不经心地扫过我,由着翠兰扶她起身,看她那似在看一只蝼蚁的眼神,就知我这个下人轻贱,不值她上演苦肉计。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