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英雄救美

章节字数:3134  更新时间:16-02-01 21: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忽然她脸色一转,继而气焰高涨,就知沈諳那一句话,刚好给了她恃宠而骄的理由。是,以前看见这个御前红人,还需礼让三分,如今身份不一样了,何需在一个奴才面前低头。一想明白这个道理,顿时秀眉一挑,高昂着下巴,冷声道:“这奴才冲撞了皇嗣,罪大恶极,本宫替他主子管教一下,怎么,沈侍卫不允么?”

    言语中将沈諳的侍卫身份,彻彻底底地鄙视了一番,见他努力压抑情绪,想起他堂堂皇子,还要受这般气,就涌起一阵心疼。

    他正想说什么,见光线一暗,便知有人来了,正停顿间,吉嫔也听了响动,顺势软倒在翠兰身上,抖着手指着我,有气无力道:“翠兰,这奴才胆大妄为,刚才冲撞了本宫不说,还趁机搂了本宫的腰,占我便宜。今日若不严惩,本宫气不过!来人,给我抓起来!”

    我心底无语,这帽子越扣越多,怕死万死不足以抵消罪孽了。悄悄一看,幸好来的是几个宫人,看那紧张神色,应该是吉嫔的人。

    沈諳挡在我身前,对她躬身行了一礼道:“娘娘息怒,这样的奴才,是该好好管教一番,还是让小的代劳,替您送她去慎刑司吧。”

    听到慎刑司三个字,我不由自主一抖,心下惊怒,他竟然亲口说要送我去那个专门惩治宫人,有着上百种变态刑法的地方。不禁在心底大吼,我不要去那个地方!正欲挣扎解释,他轻轻碰了碰我的腿,才醒悟过来,他是在施权宜之计,离开这里,更好想办法。吉嫔可以不卖他面子,慎刑司那一班奴才,却不能不卖面子。饶是如此,我还是惊出一身冷汗,瘫坐在地。

    吉嫔不为所动,扶着宫人的手,转身走向刚刚搬来的椅子。我趁着这个空挡,轻轻扯了他衣襟,小声道:“二哥,你快走。她本就在寻衅六姐,你在这里,更容易火上浇油。大不了一顿罚,实在不行,我拖住她,你去找刘……耀来,今日是他带我过来的。”那一刻划过心底的身影,是刘应,还好及时改了口,沈諳本身就怨恨自己没能力护我,此刻提及谁,都是一种伤害。

    他恍若未闻,仍旧与吉嫔僵持着,挡在我身前,挺拔的身形,倔强得像一棵树,双手握拳,因太过用力而青筋爆出。我低下眼眸,一行清泪滚落,不用想也知道,他心底有多煎熬。不禁祈求老天,让时光倒转,我今晚说什么都不出现在这里,转念一想,若我不在,此刻六姐福祸未知,只能轻叹一声,安慰自己,都是命数。

    “来呀,去请刑杖来,将这狗胆包天的奴才,杖毙!”翠兰得了指示,吩咐身边两个太监动手。我听见杖毙二字就下得没魂儿了,虽说我讲义气,可是就这样丢了小命,我心有不甘哪。眼见两个太监就要过来架我,我很没出息地往沈諳身后缩了一缩。

    沈諳挡住他们,看向吉嫔道:“娘娘此举怕是不合规矩。虽说话是从她口里出来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得了你的意思不是?”

    吉嫔不亲口下杀令,是因为宫内除了皇上太后,皇后和有协理六宫之权的玉贵妃,其他人没有资格对宫人论生杀大刑。沈諳毫不留情点破吉嫔的小心思,她脸色一沉,冷笑一声道:“难道沈侍卫此举就合规矩了?也是本宫一向懦弱,被那些狗眼看人低的鼠辈们欺负去了,如今有了小皇子,自是要多护着他一些。今天还非要收拾了这奴才不可,免得往后又时不时冒出一些不识相的东西,欺负我们母子。”一顿指桑骂槐后,翠兰拖住沈諳,那两太监就过来抱我。

    她见我瑟缩,越发笑得张狂,“沈侍卫说得对,但他冲撞本宫也是事实,就听你一句劝,打个五十大板,警示一下吧。”

    一句话就论断了我不死即残的下场,我顿时泪如泉涌,连滚带爬地跪到她身旁,哀嚎道:“娘娘饶了奴才吧,奴才家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幼弟幼妹,若奴才这一去,他们都要孤苦无依,这天寒地冻的,不饿死也冻死了。您就发发慈悲,小皇子定也是心善之人。”

    深知不能再硬碰硬下去,她刚刚的话,倒让我找了漏洞,不是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吗?你怀着身孕,还动杀念,旁人会怎么看你这心狠手辣的主呢?

    眼下只能尽量拖延时间,六姐进去,无论跟谁禀告,刘耀和刘应都会有所察觉的。想到这里,越发哭得声情并茂,“娘娘,娘娘您福泽深厚,绵延千里,一定能生个健康聪明的小皇子。这几十大板要了奴才的命不足惜,就怕让您看了这鲜血四溅的场景,吓着小皇子,奴才就更加罪孽深重了。”

    她一脚踢过来,将我踢了半丈远,余光中看见沈諳就要扑过来,赶紧滚过去,抱住她双腿,装作没看见她脸上的惊怒和腿上的挣扎,继续哭着。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本宫拖开他!”她气急败坏。

    几个宫人见我哭得伤心,都面露不忍,也是,这里除了主子就是奴才,奴才还占多数,哪个不是背井离乡卖身为奴的。看他们动作迟缓,于是更加卖力地编排,“娘娘,家中八十老母,已目不能视,幼弟幼妹年纪还小,尚不能自立,全家就仰仗奴才一人。您发发慈悲,给小的一家一条活路,来世奴才带着全家给您作牛作马!”

    忽见刘应长身玉立地站在吉嫔身后,唇角抽搐,身后一行人也在掩嘴偷笑。方觉刚才的话不合逻辑,我家那八十岁的老母,有个像我这样十几岁的孩子,已是不易,怎么还有一双不能自立的幼弟幼妹,这老太太也忒能耐了些。看见刘应,就知有救了,心情一好,还不忘更正一下悲情身世,“是奴才怕糊涂了,家中八十岁的是奴才的祖母,爹娘去得早,留下一双幼弟幼妹,弟弟天生残疾,不利于行,妹妹天生痴傻,不能……”

    刘应实在听不下去了,沉声喝道:“都住嘴,吵嚷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一众人都深陷我悲剧家世不能自拔,被这一声厉喝打断,着急忙慌中,有个宫人请安,方向都弄反了,竟朝我行了个跪拜礼,一抬头,吓得不轻。

    我没时间理他,刘应趁他们行礼,给我递了一个眼色,我立即哧溜地爬过去,扯着他衣摆哭道:“王爷,您可算来了,奴才刚才肚子疼,出了一趟恭,在拐角处遇见吉嫔娘娘。不知是不是吓着娘娘了,还是小的体弱,没能扶住她。您赶紧请个御医瞧瞧,若有什么,奴才也只能带着全家老小,以死谢罪了。”我一边抹泪,一边偷笑,这下终于把自己摘干净了。

    “你胡说,明明是你推……”翠兰见我先发制人,打乱了她们想栽赃的计划,急忙开口,却被刘应一眼寒芒,吓得一抖,缩了回去。

    刘应在众目睽睽之下,替我擦了眼泪,还柔声道:“没事,本王这就让太医替她诊脉。”见他身后走出来的是金太医,心下松了一口气,完全忽略了一干人被刘应刚才那个动作惊呆的表情。

    “娘娘,小皇子安好,只是这里寒气重,对您身子不好,得赶紧移步殿内。”金太医诊脉结果,彻底洗清了吉嫔扣给我的冤孽。

    “那这奴才……”局势逆转得太快,吉嫔一时没回过神来,望着刘应道:“不是说是钦安殿的么?”

    “哦。”刘应剑眉一扬,“原本是五弟身边的,可本王看他模样挺入眼的,刚才跟五弟讨要了,现在是本王的人了,有甚不妥?”说着还不忘拉着我往他身上靠了靠,刚刚处于惊吓的众人,顿觉下巴要掉在地上,这晋王才说完心中有了挚爱,转眼就拥了一个身形娇俏的小太监在怀,敢情是好男风?

    吉嫔杏眼圆睁地咽了口口水,不死心道:“他冲撞本宫是事实,就算是王爷的人,也不可不罚。”

    刘应唇角一勾,“怀胎一月,便知是男是女,吉嫔这神算本领,估计让金太医的医术都无地自容了。”转而冷下脸来,对宫人喝道:“还不快扶你家主子进去,想让小皇子不能顺利出生?”

    我看见吉嫔听见他最后那句话,顿时面白如纸,抖着手指向刘应道:““好歹也是与你同血脉的孩子,王爷此言,是不是太过了?”

    太后身边的珠儿,见这架势,出言劝阻道:“王爷肯定没这个意思,娘娘别多心。太后娘娘甚是关心您的身子,吩咐奴婢跟出来看看,若没什么事,就打个十板子,以儆效尤。”见刘应黑沉着一张俊脸看她,咳了咳改口道:“太医都说无碍,就五板子好了。”

    刘应也咳了一声,再次在众目睽睽下,柔声问我,“叫你不要乱跑,雪地里跪了这么久,冷不冷?”

    珠儿颤抖了一下,赶紧再次换了腔调道:“太后礼佛,慈悲为怀,看这小太监细皮嫩肉的,估计五板子下去,也皮开肉绽了。今儿是除夕佳节,娘娘何不就卖个人情,让王爷自行带回去管教?”说罢似为了印证她所言不假,吩咐我道,抬起头来,让娘娘瞧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