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两虎相争

章节字数:3027  更新时间:16-02-03 20: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知道她是怕吉嫔继续纠缠,索性亮明我的身份,让她明白此番是太后在保我,过后不许再生事端。待吉嫔看清我面容,立即换上一副场子都悔青了的表情。早知我是那个长得像西月妃,又得太后庇护,又跟晋王议过亲,又得沈侍卫相护,还和五皇子交好的妖孽,刚才好应该让翠兰趁乱掐死我,一了百了。现在只能气得气血逆行,被人扶着,恼恨地回自己寝宫去,经此一闹,也暂时没甚脸面去见太后她老人家了。

    人都走了,沈諳一步一顿地走过来,我想挣脱刘应的手,他却越发钳制得紧了,我半个身子都差不多靠在他身上。见沈諳一脸心疼,心情就愈加沉重,这种情形,有他一个就够让我难受的,偏生刘应这个笑面虎还来捣乱。

    好吧,我承认,十分害怕同时面对他们两人,于是只好将头往地底下埋。刘应将我往上提了提道:“还不起来?地上有黄金么?”

    腿都冻麻了,被他这么一提及,瞬间酸痛难当,靠着他呲牙咧嘴地站起身来,他还故意不时松一下手,让我站立不稳。我瞪他一眼,他又赶紧一搂,原本没怎么防备,他一用力就整个人都贴了过去,还送了香吻一枚。

    “刘应,你……”我脸色一红,不禁咬牙切齿。

    他洋洋得意地伸出另一边脸来,“虽说最难消受美人恩,不过看着本王刚刚救你的份上,公平一点,这边也来一个。”

    “三哥,放开她。”沈諳红着一双眼,站在我们面前,那一声低低的三哥,压抑了蓬勃的怒气,震得我一愣。

    “去找蝶兰,换身衣裳,别着了风寒。”刘应没看他,松开我,柔声吩咐道,他知我与寿康宫的宫女们熟悉,放任我自由来去。

    “嗯。”我点点头,直觉这种场合,还是避开得好。一瘸一拐地走到宫门口,又觉得这幅样子,让宫人们见了不好,虽说太后知晓我的身份,终归穿了太监服来寿康宫参加皇亲团年晚宴,不合规矩。少一个人知道,少一分潜在危险,还不如就此回太医院去。

    这身子骨还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想当初师傅带着我,我还可以仅着单衣在雪地里站上一个时辰,如今就跪了一炷香的功夫,这膝盖就疼得要命,估计得去向金太医讨一副膏药来贴贴。

    一边想事情,一边走路,发现又回到沈諳和刘应站的地方,依稀感觉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想避开,又觉得该打个招呼再离开,只能硬着头皮靠过去。只听见刘应说:“你护不了她,就放手吧。”

    沈諳冷哼一声道:“三哥不过是仗着皇子恩宠护了她这回,有什么资格让我放手。论说起来,最先认识她的人是我,最初让她倾心的也是我。”

    “至少我不会像你这般,将她三番五次置于险境。吉嫔为何会如此针对她,你比我清楚吧。”刘应弹了弹袍子上的落雪,施施然道:“她也曾说过,爱情不讲究先来后到的。”

    “我不会放手,三哥,总有一天,我会与你光明磊落一战!只有胜者,才有资格和她站在一起。”一阵风过,带动沈諳衣袂翻飞,气宇轩昂地模样,又让我想起青州初见的情形,曾经最爱的就是他这一身豪情。如今呢?

    “好,我等着你!”刘应答得豪爽,墨色长发飞舞着遮去半边容颜,仍旧掩盖不了那绝世风华。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倘若他在,就会一力护着我,想到他被人误会好男风,就觉得恒帝听见这样的传闻,会不会怀疑他上折子娶我一事,是个幻觉?

    他们静默着,我也矗立在原地,两人身影交错着,我一时理不清情绪。最近有些害怕跟沈諳在一起,会忍不住心疼,觉得沉重。而刘应,自太子一事过后,我们相处得更像老友一般,相互调侃,轻松自在。好纠结!

    正想着,一条人影匆匆而来,对着沈諳唤了一声,“沈大人,皇上要起驾回宣政殿了。”他离去前,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我,脚步一顿,神色复杂地望了我一眼,随后离去。

    “怎么没去换衣服?”刘应走过来,轻声问我,“你都听见了?我不过是气他,打着保护你的名义,将你送到太医院,又让你和福嫔走的那么近。他和你们在胥都,以及后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君立行怎么进了太子阵营,有手段的人,一查便知。现在贵妃和皇后,都当你是福嫔的人,不全是拜他所赐么?”

    我嗯了一声,呢喃道:“以后我会小心的。”

    “你……”他气结,舒缓一下,将我打横抱起,“我送你回去。好不容易见着你一面,我不跟你吵。以后别这样犯傻了。”

    我点点头,将脸埋在他胸口,他下巴一动,我知道他在笑,自己也咧嘴笑了。

    “刘应,你没让我失望,很好!”闭目养神那一刻,我在心底悄悄对他说。

    刘应送我回来,遣散了房里的人,吩咐四喜端来热水,细细地给我擦洗了脸上的污渍。那时我只觉得膝盖很疼,并不知道受伤了,又怕被他看见,就催促他说:“王爷,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出宫了。”

    “跟父皇请了旨,今夜我可以留在宫内歇息。”他给我洗完脸,又去脱我的袜子,一不小心触到膝盖,我疼得一哆嗦。他凤目一寒,摁住正欲躲开的我,掀开衣襟,挽起我的裤腿,一张俊脸,顿时黑沉得能滴出墨来。“吉嫔对你用刑了?在我来之前?老四在做什么?”

    我仰头轻叹一口气,摇头,“你知他现在凭着侍卫身份,能做的有限,又何苦拿这些刺激他?这伤是抱着吉嫔哭的时候,她踢了一脚,许是在那时候跌伤的。”

    他转过身,去桌上取了药盒,见我一脸疑惑,凤目一瞪道:“刚才看你一头冷汗,就疑心伤到哪儿了,让四喜备了药。”说罢蹲下身去,用帕子细细擦拭伤口,匀净地抖上一层金疮药,看见破了好大一块皮,不禁皱眉,“记得跟金太医讨点不留疤的药膏,先用着,我回去让莫先生配一些。”

    我疼得倒抽凉气,又不敢呻吟,于是咧着嘴带着哭腔调笑道”“就受了这点伤,感觉都疼到心里了,皇后那腿疾,听说入冬就犯,岂不更磨人?”

    “那是她咎由自取。”他冷哼一声,将缠好的绢纱,打个结,然后轻轻抱起我,朝床榻走去。

    “当年,安国公事出之后,牵连沈氏一族。当时沈皇后虽未被废,但朝中声浪四起,为减轻父皇压力,她自请禁足在凤藻宫,并且交出了凤印。那时她还是丽贵妃,按例应当是她暂掌后宫之权,可父皇却想由母妃担任此职,便着礼部拟了封号,准备册封母妃为月贵妃。因与沈皇后交好,母妃赌气不受,还在这样的雪地里跪了一夜,请求父皇收回禁足皇后的成命。丽贵妃听了也跟着去了,她表面虽是跟着母妃求情,实则是意指安国公已是罪臣,皇后是罪臣之女,难逃干系。第二日父皇便将凤印送到了她的宫中。母妃因有内力护体,没有伤着,她却因冻伤,落了腿疾。论起得失来,她是赢家,受这点痛算什么?”

    “那后来呢?”我想从中理一理沈皇后中毒一事,任由他将我放置床榻后,也和衣躺在我身侧,红了脸,小声问他。

    他见我没抗议,凤目含了笑意,伸出猿臂将我一揽,像给小孩子讲故事一样:“后来啊,就传来胥野集结大军进犯的消息,父皇准备御驾亲征,母妃也跟着去了。之后的事,想必你都听说过。”

    “我知道的,都是史书记载的,寥寥几笔就能写完一生的东西,能信吗?”我侧过头望着他,眉目如画,风姿万千,又赶紧缩回来。

    他却伸出另一只手,将我环得更紧,下巴抵在我额头上,轻声道:“我知道你心疼老四,经历巨变,同为皇子王孙,要拿回身份都那么艰难险阻。但你不要忘了,你只是一个女子,男人之间的争斗,不应该被卷进来。他说我今日是仗着身份救了你,其实不然,秦殊,若他日我一无所有,就算需要拼去这性命护你,我也是愿意的。”

    我这一生,没听过什么情话,胡丹的那句,他也是爱我的,我没往心里去过。苏明扬的那句,我只想让你记着,这世间还有一个我,愿拼了性命护你,我是愧疚的,因为不爱他。在胥都时,沈諳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那一刻我是满怀欣喜的,误以为一诺便是一生。

    而如今,听见刘应这句话,我内心压抑不住酸楚,是感动的,因为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哪怕是初见时,我们相互嫌隙,生了误会,再怎么闹,他在人前,都是护着我的。感念至此,情动于心,我转过身,伸出手搂住他脖子道:“刘应,我也愿意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