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引蛇出洞(新年加更)

章节字数:2979  更新时间:16-02-11 2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太后微笑着,朝我伸出手来:“秦丫头前些日子替哀家打理这些花草有功,今儿特地请来,让她见证一下今天拍卖的成果。来,到哀家这儿来坐,以前西月妃在时,就常穿着紫色衣裙,在哀家花园里转悠,种花累了,就爱靠着哀家撒娇。前些日子,皇帝听了传闻,就来问哀家,说是不相信这世上有人真能跟西月妃连神情都类似,就让她穿了这身来试试,估计若皇帝见了,也只有信的份。”言下之意,是在告诉众人,我这身打扮,还透露了我对这殿上一众人的潜在威胁,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谢太后恩典。”我施施然行了一礼,款款走过去,还不忘火上浇油,“听说臣女的姨娘,和西月妃容貌九分类似,秦殊从未见过她的画像。太后娘娘宫里可有西月妃的画像,可否让秦殊瞧瞧,到底有多像呢?”

    太后抿嘴一笑道:“说你胖你就喘,你如今风华正茂,还非得和她们比比谁更美么?也不必要什么画像了,问问她们就知道了。”说罢伸手指向皇后等人。

    我也顺着方向看过去,笑意流转,眉眼灵动,倒看得皇后一缩手,差点打翻茶盏:“回母后,从刚才到现在,儿媳都没缓过神来,一直以为是月妹妹在呢。”

    淑妃惠妃立即点头附和,“是,笑起来最像,恍若一人。”

    贵妃也娇笑道:“看见秦姑娘,方记起一件事来,当年月姐姐从北边沙漠带回一块石头,我因对玉石有些研究,一眼看出是一块上等玉,便跟她讨要了。想着找工匠打些玉器出来,再送还给她。果真凿开一看,是上等金丝玉,便打了手镯,可惜没机会送给她了。今儿瞧着秦姑娘有缘,就想送她一直,也算圆了臣妾一个心愿。”见太后点头,就将手腕上一只上等的金丝玉镯褪给了我。

    我盈盈一礼,“谢娘娘赏。”却在心底冷笑,到底是能与皇后平分秋色的人,这见风使舵的本事,当真无人能及,太后刚刚才透露皇上可能对我有意,立即就开始对我笼络了。

    好好的一场赏花会,却以赏人开始,关键是这个人还是让她们有阴影的人。有了不良好的开端,自然中途气氛就不那么愉悦了,我自觉太过招摇不好,草草认购一盆,将银子悉数还给太后,就去园子里转转,等着午膳用了,赶紧回宫去。

    原本是为了躲开是非之地,才去湖心亭吹着凉风消遣时间的,哪知吉嫔的小公主偏生吵着要看漂亮姐姐,将宫人引了过来。又一不小心一脚踩空摔倒了,害得宫人一个措手不及,在跳着躲开她的同时,将正赶过去扶小公主的我,撞进了湖里。

    当我落进水里那一刻,看见扑腾着跳下水来救我的宫人,不禁感叹:真是多事之秋!流年不利!

    正月初三落入还结冰的湖水可不是闹着玩的,听说将我捞起来的时候,看我面色惨白毫无血色,那个失手将我撞进湖里的宫人,顿时晕倒在地。众人七首八脚地将我抬进太后寝宫,金太医把完脉就吩咐赶紧烧大桶热水,加了草药,每隔一个时辰泡一次。一直折腾到酉时,施了针,确定寒气没有进到脏腑,才奏请太后将我移回太医院,我昏睡的那几天,他就留在太医院值守。

    醒来后人有些晕晕乎乎的,还以为赏花会和落水一事,原是自己做了个梦,还傻呵呵地推醒坐在我窗前打盹的四喜,当笑话讲给她听。她见我醒了,激动得眼眶都红了,见我不记得发生什么事,以为高热烧坏了脑子,吓得一边哭,一边大叫金太医,“我家小姐傻了,怎么办?”

    我说:“你才傻了呢,这新年大节的,金太医放假在家呢,你这般嚎叫,他也听不见。”话音未落,就见他蹒跚而来,一时语塞,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我这厢呛得咳嗽一声高过一声,他那边拖过我的手,一边把脉,一边乐呵,“听这声音,就知中气很足,没事了,去把粥端过来,刚醒来,饮食清淡点,少食。老夫就先回去,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叫值守的太医过来就成。看我这记性,直接问你家主子就成,她现在的医术,可比一般的太医强。”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恍惚记起落水一事,茫然地问,“今天初几了?”

    “初七了。可把我们吓坏了,这几天各宫主子都差人送来了各色礼品,你一直昏迷,我们也不知道在寿康宫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诚惶诚恐地应付着”。四喜从翠竹手里接过粥喂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真堆了一大几案的礼盒。

    我将碗接过来,指挥她和翠竹道:“将东西抬过来,一一拆了,看看各宫主子的心意。”四喜翠竹只当我是爱财之人,殊不知因为有了西月妃被宫人用熏了毒物的衣饰下毒的先例,我觉得还是谨慎点好。

    出手还真是阔绰,光补品就是上等货:百年老参,人形何首乌,金丝鹿茸,银雪燕窝。还有金银首饰,看上去都个个价值非凡。看来还是沉得住气的主,没甚么问题,于是嘱咐四喜收好,赶明儿拿去市坊卖了,分钱!

    四喜嗫嚅着:“小姐,您觉得精神好些了吗?好些了就下床来走走,您前些日子在成衣阁定的新衣,昨儿送来了,奴婢给您试试?”

    我看她神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扯着被子,往身上一捂,坏笑着,“我们虽然相处不久,但是四喜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说!这么着急忙慌要给你主子梳妆打扮,是不是看上太医院哪个年轻公子了,想托我说媒呢?”

    她脸一红,“哪是给我说媒,是晋王殿下,差不多这个时辰该来了,你昏睡着的时候,可以不顾形象,醒了总该好好收拾一下,虽说底子好,咱更上一层楼岂不更好?”

    “我昏睡这几天,他每日都来?”我有些惊讶,堂堂一个王爷,如此公然出入玲珑阁,探病一个小小的八品女官,会不会坏了太后和皇上的大计?

    “嗯,自从知道小姐落水之后,就住在寿康宫,每日都会过来守着你。”四喜满脸感动,无比花痴,“和传闻中冷漠的那个晋王有些不一样,静静坐在那里,温柔地望着你,每个角度看过去,都近乎完美的容颜。”话锋一转,正色道:“你赶紧起来梳洗,可别错过了这桩好姻缘。”

    我忍住一脸笑意,仍由她扯开被子,扶着我下床。心里稍微安了一些,他既然住在寿康宫,就证明这事是太后和皇上默许了的。果真姜还是老的辣,她和皇上都身份尊贵无比,自然不可能时常来看我,将我放在寿康宫,别人忌惮她不敢对我下手。如此送回太医院,让自个孙子守着,也好有个见证,堂堂亲王坐镇,那幕后黑手被揪出来,就算是千年老妖,也该现形了。

    不知是因为落水,还是心里作用的缘故,一离开被窝就觉得冷,让四喜拿了狐裘裹着,简单梳洗了一下。因面色确实有些苍白,让她上了点胭脂,将长发结成辫,靠在窗前看飘飘洒洒地落雪,等着刘应到来。

    想起师傅曾经给我讲的一个故事,女主人公朱丽叶因为爱上一个仇家的儿子,两人不能正大光明地见面,于是就经常在月夜偷会,因一个美丽的误会,那个英俊的男子,害死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现在无聊,就拿来讲个四喜听,果真她露出跟我当初一样不可思议地表情,明明就是这女子不守妇道,与人私定终身,师傅还偏偏说是个让人垂怜的悲剧爱情故事。

    现在想来,我不管不顾地爱上沈諳,多半跟师傅灌输给我的那个爱情应当是自由,不介意出身,也不介意相貌的观念有关。比如那个丑陋的敲钟人,一样因为抱着一颗最纯洁的心去爱那个流浪舞女,他的爱就是值得歌颂的,没有配得上配不上之说。当然,这两个人,又是另一出爱情故事的主人公。

    我讲故事的本领不太好,以致四喜曲解:“小姐是想告诉我,你现在和那个朱丽叶一样,靠着窗等你的心上人?”

    她话音刚落,就见刘应一身风雪,推门而来,唇角带笑,显是听见四喜说什么了。四喜和我脸同时一红,跟他行了礼,乖乖退去,我望着有些消瘦的他,一时无言。

    他见我这般模样,修眉轻皱,“昨晚和五弟在一起喝了酒,今天起的晚了些,你这个表情,是怪我让你等久了的意思?”说着慢慢朝我走过来,伸手关了我身后的窗道:“气色大好了,擦了胭脂,特意打扮给我看的?你刚刚醒来,就别站在风口等我,明儿我会起早一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