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落井下石(新年加更)

章节字数:2993  更新时间:16-02-11 21: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倒觉得几日不见,就跟过了一辈子似的,不然怎么会觉得眼前这个人,彻底转了性。

    听他絮絮叨叨说了一会,觉得反正也是打发时间,就请他赐一副丹青。画到一半,就听见翠竹说太子良娣来了。我正在反应太子哪个良娣会来看我,就见三姐挺着肚子站在回廊处了。我一向和三姐不熟,加上她之前撺掇太子收我入东宫一事,就更是耿耿于怀。可眼下这场景,她挺着个肚子,以亲姐姐的名义来看我,就不得不换上一副亲密的笑容,去搀扶她进屋。

    “爷和姐姐今天要进宫给长辈们拜年,顺便就带了我入宫,来看看你。身子可好些了?”她一边扶着腰,一边跟我说话,抬眼看见晋王坐在书案前,有些惊讶,“王爷也在这里。”又转向我压低声音道:“是不是坏了你好事?”

    见她眼中有压抑不住的嫉妒,我心底好笑,怕是这次来得不简单。这探病,到底是她的意思,还是被太子逼着,不得不来呢?我也笑得虚伪,吩咐四喜看茶,“真是难为姐姐惦记,有身子的人了,还大老远跑来看妹妹。”

    她坐下,还顺带拍了拍我的手道:“都是自家姐妹,说这些干什么。对了,听说你是落水受寒,前些日子,我因受不了冬日寒气,爷便跟金太医求了个温补的药膳方子,喝了段时间还不错。今天也熬了一些给你带过了,刚好我也饿了,让四喜盛出来,我们一同吃点。”

    刘应大概也知道上次太子一事,跟三姐脱不了干系,不然好好的正道不走,怎么偏偏就把人引到我所在的瑾园了呢。见她吩咐丫头将食盒提出来,就绕到桌前,冷着脸对三姐说:“她刚刚从昏睡中醒来,不宜进补。”

    三姐似乎习惯了他这性子,也不恼,从四喜手里接过碗,温言道:“三弟刚才隔得远,可能没听清,这本就是驱寒温补的方子,五妹精通医理,让她自己看看,不就知道能不能吃了?”

    我接过碗来,闻了闻,“真香,不过是调理女人身子的,王爷怕是不能吃。”说罢笑着,舀了一勺放进嘴里,他见三姐再三强调是金太医的方子,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吃完东西,小坐一会,三姐就准备起身走了。

    我拉着她道:“这药粥端的香甜可口,我刚从病中醒来,不宜多食,你把食盒里的给我留着,让四喜午后给我热来喝可好?方子我就不管你要了,明儿师傅进宫,我向他讨去。”

    “你若喜欢,明天熬了我再差人送过来。”说完,递给小丫头一个眼神,放下食盒去了。

    刘应摇摇头,“嘴馋成这样,怕是放眼整个大原,也只有本王敢娶你。”

    我没有多说话,顾自坐回原位,让他继续描丹青。表面装作若无其事,内心却是百般哀戚:三姐呀三姐,好歹我们身上同时流着秦家的血脉,为何你总是这般沉不住气,次次被人当枪使。这次是太后和皇上要追究,我可帮不了你了。

    强撑着一口气,想等着刘应完成这幅画卷,心想若这次的坎过不去,也算是念想。可终究没达成愿望,在四喜敲门准备送午膳上来的时候,我一口鲜血喷薄在画卷上,染红了刘应月白衣襟。他惊惶地抱住我,我揪着他的衣襟道:“胡丹给的药,在梳妆台的抽屉里。快叫莫先生来!”

    四喜抖着手拿出药丸,哭着问,“吃几粒?”

    刘应一把抢过,按照往日的两倍药量喂给我,黑沉着一张脸喝道:“是那个药粥有问题?”

    我虚弱地点点头,他顿时怒火中烧,“秦殊,你真当本王是草包吗?我得知皇祖母的意图,就害怕你有事,所以整日守着你,你知道有问题,为何不告诉我,还以身试毒?我说怎么吃了粥,还要讨要食盒,原来还想着把证据留下,你真是好样的!”

    四喜见我痛得大汗淋漓,心疼道:“王爷,您先别责怪小姐,差人去请莫先生吧。”

    “我闻着那药粥,问题也不大,想着带有香味的东西,不会是剧毒之物。哪里料到它能催发‘相思引’。”我苦笑着,心想那人还真是心急,一出手就是杀招。金太医的药方,肯定没问题,粥里肯定加了别的东西,用香味掩盖了。虚扶着他手臂道:“现在不是追究我该不该吃那碗粥的问题,去把金太医一块叫来,大概就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如此熟悉‘相思引’毒性,定是对西月妃下毒的人,你不是也想知道她身份吗?”

    他气结,“若你有事,知道了又如何?都说你聪明,其实最笨不过是你,赶紧平复一下气息,我用内力助你吸收药性。”我点点头,红着脸任由他除去我的衣衫,仅留了藕荷色肚兜,四喜别过脸去,我在心底哀叹,这会不是不好意思的时候好吧。还好刘应熟悉‘相思引’,吩咐她道:“去备两浴桶水,一桶滚烫的,一桶直接取雪来化。”

    听他的意思,怕是这次真的不好相与了,他能探及我体内的气脉,让四喜准备热水和冷水,就证明胡丹的药,也压不住毒发。我强作镇定,却还是止不住地颤抖着,绝望带着跗骨地疼痛袭来,我连坐都坐不稳了,他负手抱住我,冷声道:“你若敢放弃,我就让所有人来给你陪葬,包括老四。”

    “参与这件事的,还有你皇祖母和皇帝老子,我看哪,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不娶亲,断了血脉,就够他们心急的。”我哆嗦着,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企图让他放下心结,这件事,原本就没有对错可言。“你放心,师傅以前就夸我意志力强,我等着过了这一关,看你手刃那个在背后下黑手的人,真是不要命了,敢在晋王头上动土。”

    等莫先生来的时候,我疼已经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因疼痛和寒热交替,身体承受不了而大量出汗,已经浸湿了衣衫和棉被。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跟死人唯一的区别就是多了一口气。他探了我的脉息,窸窸窣窣似在取金针。刘应满怀担忧,“她气门已全部闭合,我的内力都渡不过去,莫先生,你照实说。”

    “现在不好说,秦姑娘的意志力比旁人强了许多,这些年,也全凭她自身在对抗着‘相思引’。王爷先不要下论断,老夫先用金针打通她的气脉,您再用真气护着她的心脉,多些争取些时间,或许会有转机。”

    果真他金针过后,疼痛感就减轻了很多,刘应的真气渡来时,感觉四肢百骸都是暖意,折腾得太累了,神经一放松,居然还睡着了。这一睡不打紧,之后再醒来,和睡着就没甚差别,整个人处于混沌之中。偶尔能听清他们谈话,知道这几日一直处于毒发中,全凭莫先生用金针封住穴道,隔绝了我的五识,所以痛感跟婴儿差不多。

    刘耀来过,劝刘应吃点东西,他说:“三哥,你要照顾秦殊,就不要先把自己的身子拖垮了,父皇和皇祖母都默许了,等秦殊好起来,你再去求亲,说不定就成了。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就算三哥你,也不能胡子拉碴地迎娶她吧。”

    “这么多天,她也只有浸在热水里,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才觉得她还在我身边。五弟,他们都说,我爱她是因为她长得像母妃,其实不然,我爱她是因为你们都觉得聪明,可在我看来,却是傻乎乎的那个她。”刘应声音嘶哑,却无限温柔。

    “嗯。”刘耀一声闷哼,“我回去会跟母妃说,让她不要再插手三哥的婚事。三哥,这么多兄弟中,无论哪方面,最让我折服的就是你了。”

    之后好像是沈諳,刘应拦着不让他见我,他说:“你三番五次利用她,现在人成这样了,你满意了吧。你还有什么脸来见她?她为了你,连命都快没有了。”

    随后是打斗的声音传来,沈諳压抑着愤怒,“三哥总是这样看我,别忘了当初是谁导致她被迫进宫的,太子一事你袖手,害她差点失了清白。你就是这样爱她的,爱到坐收渔翁之利?说什么不知道暗害西月妃的人是谁,其实你一早就怀疑是那个人不是吗?你觉得我可恨,你不一样也要借助他人之手,才可以报你母妃的仇吗?”

    刘应颓然,“你进去看看她吧,或许她是愿意见你的。只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你就算拿回那个身份,也不一定能像你想象的那般去爱她。”

    然后是一个陌生人,十指拂过我的面庞,轻语呢喃,“月儿,朕这般待她,你会不会恨朕?这么多年,你连一个梦都不肯托给朕,真是狠心。”

    朕,他自称朕,难道是恒帝。他怎么会在我的房里,其他人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