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翩翩佳公子

章节字数:2946  更新时间:16-02-13 21: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都起来罢。下朝去撷芳殿看你,听宫人说你在御花园,遇见惠妃,说你睡不好,给你带了安息香来,就一并过来了。”恒帝绕过我,扶起六姐,待她给惠妃见过礼后,就一同坐了下来。“刚才那曲子,听着新鲜,是你弹的?”

    “嗯。是在青州时听来的异族小调,让皇上见笑了。”我矮下身回话。

    “抬起头来,让朕瞧瞧。”我抬眼,便见她眸子里含了探询的意味,见我紧张,又笑得温和,“听说你前些日子病了,如今看起来大好了。这曲子好听,等桃花开的时候,再弹来听听。”

    看来连歌词都一并听了去,想起六姐先前的嘱咐,纳罕他为什么不觉得这是淫词艳曲,还准备让我在桃花宴上演奏。

    回去的时候,刘应公务也处理得差不多了,看他准备出宫,就嘱咐他买两头产奶的羊回来,将挑羊的细节给他说了。他皱了皱眉,“我一个大男人又不会做这些活,反正也是去市坊给太医院办采购,你要不跟我同去?”算起来有一个多月没有出宫了,见他主动解除禁锢,欢呼一声,拉了四喜就往玲珑阁奔去换衣服。

    大多数药材还是在荣宝斋采购的,似乎从刘应接受以来,各项药材的价格都恢复了平价。我们只是在茶座歇个脚,赵富贵也亲自迎了出来,端茶倒水好不热情。想起上次我来的冷遇,不禁心中愤愤然,目光跟着他的身影走来走去,方觉他眉宇间隐着一股桀骜的神气,出门就跟刘应说:“这掌柜的不简单。”

    他“哈”地一笑,“你才发现?”

    我瞪眼,“专供给皇后的逍遥丸得手了吗?”

    他摇摇头,“谨慎得很,自我接手,怕我从中作梗,每次取药直接由皇后宫中的于大海跟着来的。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是狐狸就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走吧,先前就让他们探好了路,东郊那边有下崽的母羊。”

    跟着做事细致的人,就是省心,我们坐着马车进了东郊的多福村,在里长的院子里,已经过筛选的母羊,都集中在一块儿了。我看着那些乡民脸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转头怒视刘应,“你是不是纵容手下强买强卖了?”

    “怎么可能,两头羊,何至于?许是因为你交代的细节太多,他们怕挑漏了,就选的多,耽搁了他们春耕,所以有点不高兴。”他撩起帘子,下马,拱手道:“因我家娘子有孕,听说羊奶补身子,特意来挑两头。耽搁乡亲春耕的功夫,一会儿会补偿给你们。”

    我哪里料到他会这样说,见众人目光都纷纷而至,扶着他的手,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农人们本就淳朴,见下来的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彬彬有礼不说,还对娘子如此深情,心中不快顿时散了,纷纷摆手道,“公子说哪里的话。”

    生活在天子脚下,多少也见过些市面,里长将我们上下打量,就知是哪个府里出来的贵人。笑脸盈盈,“尊夫人这身子是弱了些,老人们都说羊奶补,这里都是好奶羊,公子不妨多挑两头带回去。”

    一个农妇也靠过来,一脸过来人的模样,“是啦,最补身子是产第二次崽子的母羊,我家那只,和老张头那两只都是。想当初我是姑娘那会,也跟你家娘子一般,瘦的跟竹竿似的,就是怀胎和月子里都喝了羊奶。你看,现在身子这般结实。”

    我转过头狠狠瞪刘应,低声道:“你敢把我补成那样试试。”他手底下知情的人,看着那农妇膀大腰粗的身量,都强忍着笑意。

    挑了四头羊出来,见我喜欢小羊仔,里长还特地包了一只送给我,刚刚走出门来,就听见一声哀嚎,“天哪,您睁开眼瞧瞧,给我们老王家一条活路吧。”

    里长闻言奔出来,见我们又顿住脚步,看他们都一脸焦急,我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得了刘应的眼神许可,里长嗫嚅着道:“许是老王家那个寡母的独子,又犯病了。”

    见我有意想跟去看看,刘应笑着道:“我家娘子略懂医理,里长带我们去看看,能不能帮得什么忙?”众人都点点头,满含感动,没想到这一对璧人,原是好心人。

    我过去,果然看见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倒地抽搐,口吐白沫,看来所谓的旧疾是羊角风。于是扯出手绢,捡了地上的一根树枝折断裹了,抬起他的头,吩咐撬开他的嘴,塞进去,解了他的腰带,将头侧放着。感觉他心中有执念,或许就是发病了原因,一边安抚他的情绪,一边吩咐人将蔬菜碾成汁送过来。

    他娘亲见我和刘应都打扮不俗,扑通一声跪在我跟前,对着他哭喊道:“儿哪,来了两位贵人,我们的冤屈有处诉了,你睁开眼来瞧瞧。千万不要将娘一个人丢在这世上,孤零零遭罪。”

    周围的乡亲都在她这撕心裂肺的哭喊中,红了眼眶,我怀中的书生,抽搐着吐出一滩秽物。我松了一口气,“没事了,将那碗蔬菜汁给他慢慢喝下,休息半日便可。”

    接了刘应递过来的手帕,站起身来,却被醒转过来书生拉住了裙裾,爆出一个惊天消息:“科举历来是读书人的出路,如今春闱有人只手遮天,暗中操纵,两位若真是贵人,就将此事上达天听,还我们读书人一个公道!”

    一打听才知道,原本通过乡试和会试的读书人,每年年关前后,就会汇聚京师,准备二月春闱考试,通过筛选的人,就有资格参加殿试,以确定三甲登科及第的人选。这王姓书生通过两轮考试,是有资格参加第三轮的,却被人寻了名目刷了下来。多方打听,经人指点,将家里祖传的一副名画送去了户部侍郎的府邸,不料被门房扣了下来,讨要不成,还被毒打了一顿。多日来抑郁成疾,才旧病复发。

    刘应一脸铁青,“听说你们读书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乡会,平常各个乡会偶尔也聚在一起,以诗会友,怕是类似的事情,不止你一个人?”

    那书生点点头“除却拜了庙门的,基本都会寻了错处刷下参试资格。”所谓庙门,自是指京中以张氏为首有权势的门阀大族。

    “循例每个地方参加考试的人,都有定数,他们这样削减了人数,要怎么交代?”我有些疑惑,操纵春闱参试人选,跟操纵官员调配没甚区别,一旦发现,这可是危害社稷欺君罔上的大罪。

    “这你还没看懂吗?先是从他们身上克扣了名额,再从乡试会试中落选的人中挑出他们认为合适的人补上,这也是朝廷的规定。每年确实也会因为各种原因不能来中州参加考试的人,倒正好给了他们寻名目打发像他这种人的一个幌子。”刘应冷笑道:“我说怎么这些年,选来选去,都是他张氏的门生!”

    我怕他再一激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嘱咐那个书生道:“你们联名写一个诉状,送到芙蕖阁的掌柜手里,就说是秦家大公子交代的。放心,这件事,我们既然撞见了,就不会不管,为避免打草惊蛇,现在不方便透露身份,也希望你能理解。”

    那书生翻身起来,对着我和刘应磕头道:“感谢贵人肯出手相助,王某人不登科及第没有关系,只是这关系寒门读书人的命运,也关乎家国社稷百姓之福,先代他们拜谢恩人了!”

    回去的路上,刘应一直沉默着,我知他在想事情,也不打扰他,吩咐将车赶到晋王府。他掀开帘子一愣,我说:“如今身子也没大碍了,王爷还是回府住吧。毕竟从小到大是受了那人恩惠庇护的,你身处局中感受如何自是不必说,但在外人看来,一个是你母后,一个是你兄弟手足。所以凡事多和你府中的谋士商量,万事小心,不要让人抓了把柄。”

    他知道我的意思,虽说太子党中,多数势力在他手里,可终归还是有皇后和太子的颜面在里面。人是世间最狡猾的动物,讨好他,无非也是怕太子有朝一日倒台了,他又是另一个东山再起的主子。但是这件事若处理得不好,容易被皇后和太子抓了尾巴,策反他下边的人。

    “娶个聪明的王妃就是好。”他吧唧在我脸上亲了口,扶着侍卫的手跳下马车,独留我红着脸愣了半晌,落在别人眼里又是另一幅深情款款地模样,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大约过了三四日,我从芙蕖阁那里取来了那卷多达百人联名是诉状,递了消息让刘应来取,结果来的人是沈諳。我有些惊讶,“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联手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