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秦殊最擅长煞风景

章节字数:3195  更新时间:16-03-13 16: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中毒那些日子。皇后和太子已得知我的身份,顺着我,自然就能查到你,他害怕你在蓬莱阁钦犯的身份暴露,所以暂时相帮于我。其实也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沈諳接过卷宗,摊开来,脸上闲闲地笑着,“还是君立行说得对,与其遣散雨花阁,还不如交到你手里,能发挥更大效用。这卷宗由我直接呈递给皇上最好,他终究是在皇后宫里长大的。”

    “这些我自然明白,想着他会另找人呈上去,没想到是你。”隐约觉得他和刘应达成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一时无言以对。

    “殊儿,皇后对你下毒一事,我很抱歉。”他见我不说话,放下卷宗,定定地望着我道:“三哥说得对,我是该离你远一些。他们之所以对你下手,不单单是因为你容貌,更多是原因,是我将你推到了福嫔的阵营。得知我的身份后,自然而然也将你算入了我的势力中,原以为会率先对付我,不料却拿你开了刀,害你险些丢了性命。看来父皇猜得没错,宫里残害皇嗣的那只黑手,就是皇后,所以她才那么惧怕掌管半个太医院的你。”

    “我能理解,我懂医理,又能查阅所有宫妃的脉案,她自然害怕我翻查出什么。其实,对比了馨贵人出事时的脉案和当时皇后的脉案,和现在一样,逍遥丸的用量加大不少。我想六姐一直心神不宁,身体每况愈下,就跟这有关。只是拿不到送入皇后宫中的逍遥丸,就无法查验到底是用的什么毒?”我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忧。“我知道你和皇上想用六姐的孩子引皇后下手,可是我现在想问问你,能不能让六姐保住这个孩子?这些天跟她待在一起,完全不敢想象若失去这个孩子,六姐会变成什么样。”

    “如果宫里拿不到,可否想办法探一探荣宝斋?”沈諳点点头,“若想替她保住这个孩子,唯有速战速决。”

    “不行,这样容易打草惊蛇。”我挥挥手,“普通人很难分辨药丸的细微差别,若是从荣宝斋拿出药丸,他们一定会有所察觉,到时来个毁尸灭迹,之前的功夫就白费了。容我再想想办法。”

    “嗯。最近宫里宫外都可能不太平,你出入都自行小心。”他原本准备走了,到了门口,又转过身来嘱咐我。

    这次见面过后,京中关于春闱调换名目逼死应试者的谣言四起,不久恒帝收到那份卷宗,看到户部上下从考试前偷换名额,再到考试中的舞弊,以及殿试后对官员任免的徇私整个操纵过程,龙颜大怒。当场将卷宗摔到太子身上,下令刘应明里协助大理寺彻查。又私下命沈諳暗中四处走访学子,收集更多详细资料。

    这就是大原史上牵涉最广影响最大的“天和科举舞弊案”。先是户部上下几十名官员皆被下狱,户部处于瘫痪状态,恒帝下令左相右相协理主持春闱,直接从地方取得会试通过者的名单,亲自带领朝中重臣在勤政殿阅卷。再是户部侍郎何成旭一再翻供,先大喊冤枉拒不认罪称自己不知情,经过多方证据收集,供认是在户部尚书的授命下行事。此案审理,声势浩大,前后历经一月有余,主管户部的太子,一直是清白一身,不惹尘埃。可就在要结案的时候,何成旭却再次翻供,称是直接听命于东宫,供出太子是主谋。供词一出,举朝上下一片哗然,恒帝沉着脸让再细细审问,第二日却传来何成旭畏罪自杀的消息。一时间朝野内外,都在哄传何成旭之死是太子一党为掩盖罪行,杀人灭口。

    恒帝自然知道,何成旭在这个节骨眼上死,最不利的就是太子,是他所为的几率不大。于是按例惩处了其他涉案官员,革去太子主理户部一职,禁足东宫,闭门思过。自此,轰轰烈烈的“天和科举舞弊案”画下句点。

    十五、惊涛1

    三月初三,桃花宴,在仙乐的沁水山庄举行,皇亲国戚与大臣亲眷同乐,实际上就是一场上流社会的相亲宴。我虽说是未婚官家之女,可因是女官,不在受邀之列。听说皇后替刘应物色的王妃人选,都会参加,看来恒帝再一次将他要娶我为妃的请求压下了。刘耀来找我,又想故技重施带我去搞破坏,因有了除夕的先见之明,我将脖子都快摇断了。他说:“真搞不明白你们,三哥明明喜欢你,却又不向父皇要你,还装模作样的说正妃人选只有一个,你别告诉我,那一个不是你?”

    我肯定不能说他老子棒打鸳鸯的事,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熟能生巧了。这样容易坐实那个传闻,说恒帝之所以不同意太后提议,将我赐给刘应为妃,是因为我长得太像西月妃。于是讪讪地笑着,“说不定他心里还真有一个人,你也知道,他待我不同,多半是因为我这张脸。”

    他气结,“真是懒得理你,三哥不是那样的人。不过眼下二哥的事还未平息,三哥也不好开口跟父皇提这事。桃花宴那些莺莺燕燕,我会替你挡着,你先等一等,给三哥一些时间,他是真心待你的。”

    我一下跳过去,捧着他的手臂,笑得十分谄媚,学着仙乐公主的口吻,“我就说小五最好了,你看,我也排行五,你不帮我都说不过去。”

    哪知他这一去,把自己也给卖了,还开了大原史上一个先例,未成年封王先立妃,被世人传为一段佳话。当然,关于这年桃花宴的种种,我听到的时候,都是后话了。

    酉时的时候,四喜跟着翠竹去掌灯,我站在回廊处,看见有人过来,是个面生的老太监。见我靠在廊边,唤了声姑娘,给我行了一礼道:“老身是万岁爷跟前的元喜。万岁差老奴来问姑娘可否记得桃花树下之约?”

    我想起那日给六姐弹琴解闷,在御花园遇见恒帝的时候,他确实说过等桃花开了,再给他弹一曲。当时以为他是说的桃花宴,没想到是单独相邀,人都来了,就走一趟吧。于是对元喜也福了福,“烦请公公稍等一下,小女取了琴就来。”

    “不用了,万岁爷此刻已在御花园,东西都替姑娘备好了。”元喜笑脸盈盈,让小太监挑了宫灯在前面引路,我也跟了上去。

    琴是好琴,光古琴就有一把绿倚,一把焦尾,还有几把出自当代名匠之手,旁边还靠了一尾琵琶。

    我朝恒帝行了礼,目光流转在琴和琵琶上,有些茫然。他执了白玉酒杯,温和地笑着,在这满园宫灯映照下,目光有些迷离,他说:“不知道你习惯用哪种琴,所以都备了。听闻你弹琵琶也是一绝,今日可否赏光给朕也弹一曲。”

    我望着他身后挂满宫灯的桃林,这十里桃花,芬芳弥漫,可眼前的人,却愁肠百结,满腹心事的样子。觉得上次那《桃花朵朵开》不甚应景,怕徒惹是非,还是先问问好,“皇上是要听上次的那首曲子吗?”他点点头,我就顺手抄了琵琶,准备换种风格给他听听。

    一曲终了,他仰头喝尽杯中酒道:“你倒是什么乐器都不忌,朕还不知道,用琵琶弹出来,又是另一番风味。上次你说是青州听来的民谣小调,知道是出自哪的吗?”

    “实不相瞒,这是臣女师傅教的,是她家乡的小调。”鉴于面前的是一国之君,掌握着全天下生杀大权的人,虽说的确是青州听来的,这说辞不算欺君,但总觉得他想知道出自何人之手,便照实说了。

    “哦。”他眸子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随即大笑起来,“你师傅还真是至情至性之人,这样的曲子,都敢教给你。”

    果真和他们一样,也认为这是淫词艳曲么?我眉头一皱,跪地请罪道:“皇上恕罪,臣女和师傅一样,认为音乐就是一种可以表达情绪,舒缓心情的艺术,听着开心就好,没想过那么多。”

    “是不用想那么多。起来吧,朕又没怪罪你的意思。看着夜色,美得醉人,你也不要辜负了,你再把你听着就会开心的曲子,弹来听听。”他起身,踱步像桃林走去,微风拂过,花瓣纷纷扬扬落下,他微阖着双目沉醉的模样,倒让我想起师傅在雨天临摹纳兰词的场景。

    一音顿出,却是纳兰的饮水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想起刚刚他吩咐的要听开心的曲子,又停住。他愣了半晌道:“朕的西月妃也爱弹琴,虽不像你这般天赋超常,能用音律通人心境,却自有一番论理,让人反驳不得。罢了,朕也不拘束你,想弹什么就弹什么。”

    刘应时常说我是个惯会煞风景的人,通常容易做些不合时宜的事情,比如我现在对着一林子桃花,却弹唱起了《茉莉花》。然后被恒帝那一句,“你是在提醒朕‘好花堪折直须折,莫待花无空折枝’?”给噎得呛住。

    终于定下神来,战战兢兢地坐着,挑了两首中规中矩的曲子,行云流水地探着。恒帝就着曲子,看着桃花,自言自语道:“月儿,这世间还真有人能这般像你。若朕醉了,就当是梦见你了。这么多年,你既然在,为何不来找朕?”最后慢慢滑到在桃树下,枕着花瓣睡去,我轻轻唤了声皇上,没应答,元喜过来,差了个宫人送我回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