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栽赃嫁祸

章节字数:3005  更新时间:16-03-13 16: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到了玲珑阁楼下,总算缓过气来,对着小太监大手一挥,豪情万丈三步并着两步爬上楼去,推门就叫,“四喜,我回来了。”却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看见一个黑影,从四喜床边,瞬间移动到我身边,在我发声之前,伸手捂住了我的嘴,还顺道点了我的穴。“你一向聪明,就不用本宫多提点了,那丫头的命,就仰仗你的表现了。”

    刚才还以为是皇后派来的杀手,这会听见太子的声音,反倒觉得可以松口气。不过,他不是被禁足了吗?心底虽疑惑,仍旧抓紧时间点头,“不管怎么说,秦殊还是觉得小命比其他来得都重要。当然,四喜的小命也挺重要。不知太子这么晚来玲珑阁有何贵干?”

    他轻笑一声,掌风到处,门自动闭合,伸手抚在我脸上,“秦姑娘的意思是,只要本宫不取你性命,做什么都可以?”说着大手抓住我的衣襟,将我带进怀里,“这样也可以吗?”不顾我瞪眼,低头便吻上我的唇,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又将手环在我的腰上,负手扯住腰带的结扣道:“那这样呢?”

    我因被点穴四肢不能动弹,只能红着脸,恨恨地骂他,“你无耻!”

    “无耻?我刘越比起他刘卓来,谁更无耻一些?何成旭这步棋,从冷宫密林处他就开始埋了,这次原本迫于压力,他为了保住唯一的幼子,不敢对本宫不利。谁知刘卓横插一脚,劫了他私生子不说,还用何员勇的死大作文章,让本宫这一跟头,栽得够狠!”

    他冷哼一声,将我打横抱起来,走到床榻前,横空一丢,痛得我呲牙咧嘴。又俯身探过来,吓得我浑身一缩,心想这阎王怕是因为舞弊案吃了闷亏,寻着机会来找我算账了。一念及此,上次他擅闯瑾园一事又浮现在眼前,双目一阖,泪珠便簌簌滚落。他轻叹一口气,拉过棉被将我裹了起来。

    我睁开眼,梨花带雨地望着他,“你既已知晓他的身份,怕是青州胥都所有来往经过你都了如指掌,今日你放过我,不怕他日后悔?”

    “原本只以为你比寻常女子多了几分美貌,可当那些资料一点一滴从我手里经过,我才发现,你与她们不一样。不得不说,本宫身边佳丽无数,唯一配得上我青眼相待的,只有你了。父皇想用他前太子的身份,来压制我和母后,这盘算当真精明。刘卓失去沈氏一族支撑,能走到今天,也算是个不错的对手。只是苦了你,夹在中间,艰难辗转,实属不易。本宫今日来,也没想怎么为难你,只是想告诉你,这局棋即将下到尾声,你要提前做好选择。”顿了顿又道:“千万不要是老三,他和刘卓一样,没有母族支撑,就算没有本宫,这储君之位,也不可能是他的,何苦平白跟着去受苦?”

    “看来除了太子,我别无选择?”我轻笑一声,细细看过去,这太子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你怎么就知道这局棋,你和皇后稳赢?你既能查到刘卓的身份,那应该也知道,是你父皇要剪除张氏,是因为外戚坐大,不利于皇权。”

    “这是自然,就算父皇不动手,本宫登基后,也不能容忍。”他眸中寒光一闪,瞬间隐去,又带了笑意,“父皇此举也不过是在替我扫清障碍,免得我到时动起手来,还落得六亲不认的坏名声。”

    我在他这一笑中,寒毛倒竖,果真是为帝王者的料,心狠手辣青出于蓝哪。忍不住出言提醒,“要动张氏外戚,肯定得从皇后开始,她可是你母后。”

    他转过身来,捧起我的脸,笑意盎然,“你们当真以为盘算得毫无遗漏吗?是,以母后的性子,福嫔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能出生,饶是如此,刘卓也不可能如愿以偿!”

    “什么意思?”听他有弦外之音,我顿生警觉。

    “别着急,到时你就知道了。记住本宫的话,好好做个抉择。穴道明早自然就解了,时辰不早了,睡吧。”他无比温柔替我合上眼,轻笑一声,只觉一阵风过,屋内就空无一人,恍如刚才一切都是梦境。

    远处传来更鼓声,子时将近,四下里都静得只听见呼吸声,我却被太子的那句沈諳不能如愿以偿惊得失了睡意,他们还有后招,要对付谁,我?六姐?还是沈諳本人?

    三月十七是西月妃生辰,刘应托人传话来说她喜欢风筝,问能不能请我扎两个,到时候出城去放给她看。我扎风筝的手艺,也是师傅教的,画上超可爱的猴子狐狸图案,飞在天上别有一种风情。他一早进宫来找我,我想起六姐最近情况不是很好,决定不和他出宫去。

    那安息香六姐用了,倒是能很快入睡,只是多梦,醒来后精神越发不济。惠妃说这香,是皇后宫中特制的,这么多年,一直在用,她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我把香给金太医看过,没什么问题,六姐出现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她自身体质虚弱。

    现在她依赖安息香,惠妃宫中不够用,就禀明皇后,以前只供给妃子用的安息香,循例隔几天就会送到她的撷芳殿。因整日头痛,进食少,胎儿营养不足,情况堪忧,金太医已经采用艾灸在替她保胎。若能寻到良方,撑过这个月,就算不能顺利生产,这孩子也算保住了。

    那日太子的那番话,让我心里很是不安,六姐已卧床好些日子,我几乎每天去守着她。无论吃穿,一律经由我手,就差上天入地了,可还是没有找到他人下手的迹象。她倒是显得比我还坚强,安慰我说:“或许本就是自身体弱,这孩子太折腾了。”

    刘应说:“你不出去,就在宫里放吧,将福嫔挪到御花园,在屋子里关了那么久,也该出来放放风了。”

    我点点头,“也好。她这两日精神好些了,孩子五个多月了,时常胎动,像是在与她传情,给了她不少支持。我就想她快活一些,等孩子出生就会好很多。”

    刚走到撷芳殿就听见六姐寝殿传来嘤嘤哭泣和瓷器碎裂的声音,我一愣,与刘应对视一眼,将手里的东西塞给他,着了魔似的冲过去。推门进去,见六姐坐在地上,周围碗筷散了一地,没看到裙下有血迹,慌忙替她把脉,还好,孩子没什么事。

    示意宫女将地上的东西打扫了,一面伸手去扶她,温言劝慰,“你现在不易动怒,下人们有哪些做得不好,说说就是了。若再不行,就遣送回内务府,再挑两个中意的就行。”

    她见我来了,止住哭声,扶着我的手,挣扎着起身,人有些沉重,一旁的宫女赶紧过来帮手。刚刚靠在床沿上,她缓过气来,几乎是掐着我的手臂哭喊,“五妹,是沈諳,沈諳出事了!”嗓音不大,却有种力透纸背的苍凉悲伤,就连正在跨过门槛的刘应脚步都顿住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果真是冲着他去的,一情急,泪水就模糊了视线,转过头一把抹掉,放低声音尽量平稳着不让六姐听出我的惊惶,“你先别急,慢慢说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再想办法。”

    六姐无力地靠在我身上摇了摇头,晶莹的泪珠从她苍白的脸颊滚落,浸湿了我的衣袖。“人已经被大理寺带走了,以谋害皇嗣的罪名,整个过程都有人目睹,他供认不讳,现在已经下狱了。”

    “皇嗣?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好好的吗?再说他怎么会害你?”我有些茫然,听太子的口吻,他们似乎知道我们这边是怎么计划废后的,如今先发制人,以同样的罪名将沈諳下狱了,就算是皇上,他能如何应对?

    “是吉嫔。她今天一早,也不知是发了什么疯,非要硬闯皇上的寝殿,沈諳拦她,听说争执中失手推倒了她,导致腹中胎儿流产。”六姐泣不成声。

    “皇上呢?皇上对这事怎么看的?”吉嫔,我怎么没想到还有个吉嫔,难怪太子说沈諳不能如愿,原来这就是他们的计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真是打得人措手不及。眼下只能寄希望于皇上了,因为沈諳是他的儿子,也是他扳倒皇后一族的重要棋子,他不可能不保。

    “父皇这会儿不在宫中。”刘应沉着脸说道:“每年母妃生辰,他都会去宫外初次见面的地方,祭奠母妃。他们肯定也是算准了时辰,才让吉嫔去的。”

    是了,恒帝微服出宫,定不能让其他人知晓,必然给沈諳下了死命令,任何人不得放进寝殿。吉嫔在这个时候硬闯,原本就是冲着沈諳去的。“是谁下的命令,让大理寺的人带走他的?”我深呼吸,尽量平稳情绪,现在不能慌神,他们既然抱了十分的决心,要让吉嫔当场流产,肯定事前要做足功夫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