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虎口拔牙

章节字数:3050  更新时间:16-03-13 16: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后。”六姐也平静了一些,看向刘应问道:“皇上什么时候回宫?”

    “现在就算皇上回来,没有证据证明他是被陷害,也帮不了他。你先别急,只要是预谋陷害,就一定留有蛛丝马迹。先在宫里好好待着,有消息了,我会马上通知你。”我嘱咐了六姐,就和刘应转身出了撷芳殿。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刘应见我自言自语絮絮叨叨地模样,皱了眉头。

    “回去查脉案,虽说头三个月容易流产,但摔一跤,又恰巧是被沈諳推了一下就流产的几率不大。吉嫔身子一向很好,又是第二胎,此前也没有小产过。其实就算她摔倒是沈諳所致,就足够定罪了,只是有人害怕有回旋余地,所以非得是谋害皇嗣的罪名才成。如此看来,事前肯定做足了手脚。”

    刘应点了点头,“那就兵分两路吧,你回太医院,我带莫先生去吉嫔宫里看看,说不定吉嫔在去之前,就有流产的征兆了呢。”

    我顿住脚步,定定地看他一脸邪魅的笑意,鼻尖酸楚,躬身行了一礼道:“谢谢你。”

    他伸手扶住我,一脸惫赖,“好歹我们现在算盟友,再说不帮他,你肯定恨死我,若能因此抱得美人归,还是我受益比较多。”

    回去翻了各宫脉案,最近几天,只有储秀宫的薛良子因脚扭伤了,汤药里加了红花。刘应那边传来莫先生的消息,吉嫔不让他诊脉,皇后带着谢源博在那里守着,她哭闹得很凶。但是从丢出去的白布上的血迹可以看出,血色偏暗红,证明流产是因药物所致。这个我能明白,若是撞击导致胞宫破裂,血色应该偏鲜红,结痂后才转暗。从她无论是刚刚流下的血,还是先前就有的血迹都偏暗来看,薛良子药里的红花,定是辗转到了她手里。一连服了几日红花,药量不多,也足以流产了。

    得了这个消息,我心里安心了不少,又去了撷芳殿,以六姐的名义传唤了薛良子。她原本就与六姐亲厚,简单询问了几句,就听见她抱怨那个太医敷衍,“药喝了这几日,也不见腿上的淤青散去。”

    六姐微笑着:“我这五妹是金太医的高徒,也通些医理,又在太医院做事,你让她替你把把脉,开个方子,一会儿我让人跟着去取药。今儿闷得慌,你就留在这里,跟我聊聊天。”

    我把了脉,果真没有服用过红花的迹象,轻笑着,“薛良子这脉象,看上去不像是服用过药物的迹象。”

    她脸色一红,讪讪道:“喝了两次,觉得苦又没效用,寻思着是有人想故意整我,就没喝了,悄悄倒在花盆里了。”

    我心底窃喜,看这薛良子也不是什么忠厚之人,没想到出言一试探,就找着了药渣。只要这药渣能和吉嫔的安胎药对上号,就证明是有人中途蓄意换了药。我让六姐将薛良子留在撷芳殿,也是怕皇后那边察觉暗害她。六姐问,“接下来你准备怎么打算?”

    “去太后宫里,她一向怨恨暗害皇嗣之人。你养好精神,这是场硬仗,我需要你的帮扶。”我拍拍她的手,她坚定地点点头,我轻轻抱了她一下,转身离开了。

    我命人去储秀宫薛良子的房间,取来那个花盆,又将所有负责熬药送药的内侍集中在一起。因安胎的都是寻常药物,时常和药材打交道的小太监们都能认全。于是将药渣取出,一一询问在场的人,确定了答案,就将药材的名字写下来。开始他们还拘谨,后来以为是测试他们的能耐,很快就将一个安胎药方拼凑出来了。我问,“可有人认得,这是哪个宫的主子在服用的方子?”

    因六姐身子弱,和吉嫔正常的安胎药方不一样,所以很容易就能区别出是谁的。负责给吉嫔煎药的那个内侍颤巍巍地举了手道,“是吉嫔主子的。”

    “很好。”我踱步到他跟前,厉声道:“可这花盆是从薛良子的住处端来的!负责给储秀宫煎药的是谁,给我站出来!”

    事到如今,都已经明白我是在追查吉嫔流产一事,负责给两宫主子煎药和送药的太监,都一并苍白着脸跪在我跟前。我冷笑着,“薛良子的药里含了红花,吉嫔流产一事,到底是沈侍卫失手,还是因为你们粗心送错了药所致,现在还未可知。只是皇上回宫查起原因来,怪罪到我们太医院,怕是我们所有人的脑袋加起来都不够砍的,你们倒是会捅娄子!”

    “司正,您一定要救救我们。”煎药出问题的环节不可能出错,磕头求饶的是负责送药的俩小太监,平日里一向关系很好。听他们一说经过才知道,因去给储秀宫和吉嫔的住处,一前一后都临近永巷,那里有内侍们聚赌的地方。因为贪玩,每日送药过去,都在永巷托了小宫女帮他们送药,趁着这个空挡玩上两把色子。无需多说,问题不是出在那个宫女身上,是在那宫女送药途中又有人动了手脚。

    “现在我也不方便去查那个宫女的身份,这件事干系重大,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身家性命,我也担不起。为防消息走漏,你们从现在开始,两两监督,直到事情有结果为止。你们俩,跟我去寿康宫走一趟。”眼下我人微言轻,只能向太后借力,设法从吉嫔那里找到突破口。

    寿康宫中,太后稳居上位,我带着两个小太监,跪地陈诉,“吉嫔流产,事关皇室血脉,又连累沈大人下狱。现在虽不能确定药是不是在中途被掉了包,但是从薛良子房内的药渣,查出是吉嫔的安胎药一事,我们司正署就难逃干系。于是特地带了他们,来向您禀明实情,请旨领罪!”

    太后脸上是少见的威严,“秦丫头,你向来办事稳妥,今儿可逾越了,哀家不问后宫之事多年,你要请罪,也应该去凤藻宫。”

    “秦殊初领司正一职,又蒙太后庇佑,勉勉强强撑到今日,可眼下出了这么大的事,实在惊惶。”我磕头谢罪道,“小人年浅,并不知宫内之事如何分管。只是认为,皇室血脉关乎江山社稷,您让我师傅金太医特别照看有身孕的主子,便知宫内再没有比您更关心这个问题的人了。”这一局,我就赌她知道沈諳的身份,就算皇上没告诉她,但他整日带着沈諳出入寿康宫,他又和沈皇后长得像,自己儿媳的血脉,她能瞧不出?

    “你说得不无道理。珠儿,你先找地方将这两个太监安置了,吉嫔流产,带些礼物去慰问她。告诉皇后,一切以皇嗣为重,吉嫔的已然流了,让她多照看照看福嫔,别老在吉嫔宫里转悠。顺便把小公主接过来,这两日吉嫔需要静养。”太后吩咐完,微阖着双目,轻声道,“哀家老了,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秦丫头,你也回吧,一切等皇帝出面定夺。”

    我磕头谢恩退去,心知沈諳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她让皇后多照看六姐,意思就是让她不要插手沈諳一事。若按照大理寺正常程序,取证后才会定罪,如今关系内情的人,已经在太后手里了,我悬着的心总算稍稍安下来了。刚刚走到宫门口,珠儿叫住了我,因一直担忧加紧张,有些站立不稳,扶着门问她,“姑姑有什么吩咐?”

    她看了我一眼,取出手帕替我拭去额上的汗珠道:“这么短的时间,能做到这个份上,真是难为你了。太后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知道你担忧沈大人,毕竟是你结义兄长。”

    是寿康宫的通行令,心里顿时涌起一阵酸楚,有些哽咽,“有劳姑姑了,也替我谢谢太后她老人家。”

    “嗯。”她点点头,目露担忧,“太后还说了,有些事过早不宜过迟,夜长总会梦多,你万事小心。”

    其实就算等皇上做最后裁决,依旧不是稳妥之策,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了沈諳失手推到吉嫔一事。只要皇后还在掌握着六宫大权,官面上的事,还是得按照流程来办,风险依然很高。太后是在提醒我,如果要确保沈諳无事,必须寻着皇后的错处,助推恒帝废后大计一把,沈諳才能性命无虞。

    我拿着令牌,乔装去牢里见了沈諳,因罪名确凿,倒没有受什么大刑,只是除去冠冕,着一袭单薄的囚衣,被铁链锁住手脚。看着那曾经风姿骄良的人,踩在那肮脏的监狱里,我的泪水,就止不住地下落。他伸手抚上我脸,轻轻替我拭去泪水,“他们这步棋走得巧妙,栽了跟头,我也认了。临去前能再见你一面,就知足了。”

    我握住他的手,心底情绪万千,“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们才这么着急出手,并且一出手就要置你于死地。”

    他笑了笑,“就算不知道什么,单凭我这前太子的身份,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况且我和三哥联手,让二哥禁足,已然是不得不除的眼中钉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