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又逢故人归

章节字数:3015  更新时间:16-03-13 16: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不说,是怕我以身犯险?”我凄凉一笑,“眼下局面,已经是唇亡齿寒,若你真被监斩,下一个不是六姐便是我。也罢,反正死也死在一处,也不枉我们当初结义时许下的诺言。”

    “是曼陀罗。”他打断我的话,皱了皱眉道:“我的人偶然听到凤藻宫的人谈及,在替皇后用逍遥丸熬制药汤的时候,不小心睡着被罚一事。因此人擅长用毒,根据福嫔的症状,怀疑是出自西域的曼陀罗。于是便夜探皇后寝宫,偷出了一些逍遥丸,查证确实如此。因父皇出宫,还未来得及禀告,就因吉嫔一事被下了狱。”

    “难怪我一直查不出问题所在,曼陀罗无色无味,又可再行提炼。我一直以为逍遥丸是口服的,没想到她借着用药汤浸泡的用法,再转而制成安息香,送到六姐宫里,真是完美如天衣。”这心机深沉得让人咂舌。“这么说,惠妃当年的孩子,根本不是流产,而是胎死腹中。长期少量服用或吸入曼陀罗,会致身体虚弱精神萎靡,到一定程度会使胎儿接触不到外界空气,窒息而死。若大量服用,就会像馨贵人那样,患失心疯,就算落水溺毙,也只会让人觉得是失足所致。”

    “嗯。正因如此,她才得以逍遥法外多年。”沈諳点点头,“不过经此一事,她宫里的证据肯定已经全然销毁了。”

    “那就探一探荣宝斋。”我定眼望向他,“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不行,太危险了。曼陀罗来得珍贵,虽说她不一定舍得将荣宝斋里的曼陀罗一并毁掉,但是肯定会严加防范。”沈諳拉住我,一脸决然,“不准去!”

    “不但要去,还得今夜就去。如你所说,她现在认为自己稳操胜券,不一定需要毁掉荣宝斋,一旦察觉皇上和太后手里握有不利证据,情况就会有所变化。”我反手握住他的手臂,“你放心,我会带雨花阁的暗卫去,只需取得一盒药丸便可。”

    他眼神闪烁,也知道我非去不可,寻常人分辨不出哪种药丸才是未经提炼过的。他那么聪明,也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眼下也没别的法子可想。沉吟半晌,隔了栅栏,拥住我道:“三哥说得对,我终究是对不住你,令你三番五次身陷险境。若这次能平安,以后就离我远一些吧。”

    我拍拍他的背,轻笑道:“沈諳,你有没有怕过?以前我总觉得自己很能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后来遇到你,当从胡丹口中得知我身中‘相思引’的时候,我怕过,怕我先你而去,你会孤独终老。再后来遇见刘应,得知秀女名册上有我的名字时,他一掌拍过来的时候,我怕过,怕他会一直那样误会我。回到中州,太子强逼,我慢慢发现,权利也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其实说来说去,我原就是个患得患失的胆小鬼。即使如此,就算我胆怯你前路未明不肯生死相随,可在得知你被下狱,生命有危险的时候,我还是恨不得那个人是我。我这一生,在意的人不多,但是一旦在意了,就害怕失去。所以今天就算不是你,换做六姐,君大哥,或者谢双燕,亦或者苏明扬,我都会这么做。”

    “如果是三哥呢?”他捧起我的脸,定定地望着我,眼中一半期待一般哀愁。

    我失神一笑,“其实答案你都知道,你和他,我都会奋不顾身。现在我能顺利站在这里和你谈话,也是得了他的帮助。“

    他眼神一黯,垂下手去,“你知道这条路往前走下去,我和他终究免不了生死一搏,又何苦这般为难自己。”

    我低下头,忽略他一脸哀戚,轻声道,“你和他,无论谁有事,我都会护着。”

    他神色一凛,眉眼结满复杂,“或许那年,你牵着他的手,到铁匠铺来寻我,就注定了我们三人的牵扯。但是秦殊,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那种痛,我尝试过一次,此生就不愿再试第二次。此番他帮了我,这份恩情我会记在心里,可并不会因此对他手下留情!”

    “他也惦记着与你磊落一战,你们果真是兄弟。”我笑了笑,“随你们。我先走了,等我的好消息。”

    挥挥手,就转身离去,只是当时我们谁都没想到,这一次分离,再一次相见,我们就站在了爱恨两端。

    先前预料的是荣宝斋会严加防范,所以我带的人不多,就带了鸽夜和另外两个顶尖的好手,但是没料到,何止是严阵以待,简直是铺了天罗地网在请我入瓮。

    我们从后院的院墙上飞落,就闻到了一阵花香,带着让人迷醉的芬芳。循着香味过去,看见一个花房,袅娜地生长着一株株妖娆的曼陀罗。有的开满白色紫色的花朵,有的已经结了果,被刀锋划过,像孩子般咧着嘴,吐出白色的汁液。原本曼陀罗的花期不在这个节气,脚踩在地面,能感觉温度上传,这屋子竟花费巨资装了火龙,真是奢靡。我走上前去,摘了一把刚刚饱满的绿色果子,揣在怀里,跟鸽夜说:“走吧。”

    他满眼疑惑,“就取这个就可以了吗?”

    “当然不行,他们可以想这个法子在这天寒地冻的北方种出曼陀罗,别人也可以。没有标志性,指证不了对方,还是去取逍遥丸是正经。我来过荣宝斋,存放成品药丸的地方,在前院阁楼里。若那里没有,就得烦劳你们去赵掌柜的寝室找一找了。”想起那赵富贵顶着一张俊脸,整日油嘴滑舌地模样,又轻笑一下,压低声音对鸽夜说:“如果你们撞见什么香艳画面,记得帮我看看那女的长什么样。别瞪我,不过是好奇像赵富贵这样的人,审美应该是怎样的标准。”

    鸽夜一脸我服你了的表情,丢给我一个怨愤的眼神,掠过我向前院靠过去。我深知这话说得不合时宜,于是也猫着腰跟了过去。刚转过回廊,就撞上了鸽夜的背,还没反应过来,他们三人已齐刷刷地拔出佩剑,将我护在了中心。我感觉这光线不对,大半夜的,怎么楼里还灯火通明。直起身来,就看见两排劲装佩刀执了火把站着的武士中间,赵富贵一袭玄裳,额间一抹绣了弯叶柳图案的黑色条带,两眼斜斜地望向我,这气质肃杀逼人,与平常那个富商,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隐约感觉他这眼神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收了折扇,将手里的白玉酒杯放下,起身踱步下梯步而来,口吻像是老友在叙旧。“在下的审美,不好不坏,恰巧是秦姑娘这种类型。赵某等这与姑娘月下共饮一杯的机会,可等了很久了呢。”

    他虽笑着,可眉眼如刀,每走近一步,都有一种无形的压迫力逼过来,我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杀气。再环视我身边的三人,除了鸽夜一脸震惊,依旧稳稳地握着剑柄之外,其他两人的气劲都有些松动。饶是如此,依旧长剑所指,一副拼死相互的神情,我总算觉得安心了一些。

    鸽夜的剑指在他的眉心,他顿住脚步,仍旧是风轻云淡的笑意,“你常年负责对外联络,身手虽说在雨花阁中也排在前十,却一直没机会领教,不知与他们两人比起来如何?”

    我终于想起他眉间那弯叶柳,是曾经雨花阁中的标致,似乎有些明白他为什么对鸽夜那么了解了。理了理思绪问他,“你曾是雨花阁的人?为何会投奔皇后?”

    他莞尔一笑,“谁说我是皇后的人?”

    我心底一惊,难道是沈諳的人?不可能哪,如果是沈諳的人,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

    他见我皱眉,一语道破我心中所想,“我也不是雨花阁的人,曾经在雨花阁中领命,也不过是为情所困而已。”

    越说我越迷惑,就连鸽夜也忍不住犯了大忌,出声询问那两个同伴,“他到底是谁?”

    “孤星!”那两人紧张地吐出这两字,我看见鸽夜颤抖了一下,长剑挽了个漂亮的剑花,低声喝到,“布阵!”我受他们情绪感染,也抽出落雁刀,与他们背对而立,与围上来的劲装武士僵持着。

    赵富贵,不对,孤星见鸽夜他们摆出阵势,准备拼个鱼死网破,依旧没有半分动容,稍作惊讶地问鸽夜,“你确定要用这天狼孤星阵对付我?他们没有告诉你,这个阵法是出自我之手,并且真正的杀招,在领阵的人手里。也就是说,我不但清楚你的每招每式,还可以轻易破解,确定要打吗?”

    最后一句话却是看向我说的,因背了光,唇角又带了莫测的笑意,我终于想起他是从青州将我和沈諳掳走的那个黑衣人首领。漠图森林遇狼群袭击后的那个清晨,他也是这样踩在尸体上,拨弄着腰间的香囊,对着我笑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