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龙困虎潭

章节字数:3005  更新时间:16-03-13 16: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知这人不仅手段残忍,还极端嗜血冷性,又强大如斯,还是不要硬拼的好。于是上前一步,按住鸽夜握剑的手,将手里的落雁递给孤星,“这把刀是苏明扬赠我的,记得还我。我这人酒量不行,但是品酒却颇有天赋,希望你这酒不会让我失望。”说罢就抬腿向楼里走去。

    鸽夜一把拉住我,叫了声主子,摇了摇头。

    “放心,他不会取我性命,你们收了刀剑回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与孤星四目相对,避开他眼中的寒芒,言笑晏晏。隐约觉得这事还有内情,他看上去不像是想取我性命的样子,那又是打的什么算盘。

    “姑娘三言两语,不仅搬出琅琊苏家,还提醒在下,你身后站整个雨花阁。就算在下不是受人之托,也不得不卖你们这个面子了。放心,我也不会伤他们性命,当然前提是他们肯就此束手。”看来是不想走漏半分关于我在荣宝斋的消息,只是猜不准他要隐瞒的对象是谁呢?

    “看来这场宴席,还要诸位作陪才行。”我转身笑着望向鸽夜,目光凛然,他与我对视片刻,率先收了剑,另外两个也跟着收了起来。“你酒量不错,一会儿就陪孤星多饮几杯。”

    “不用了。在下是东道主,怎么安排,还是不用姑娘操心。劳烦三位将这散功丸服下,跟他们走吧。”他话音一落,就走上几个人来,为首的手里拿了一个药盒。

    要不要这么狠?我心底一惊,深知对习武之人来说,修为何等重要,早知他这么阴险,还不如让他们放手一搏。他见我一脸悔恨交加,唇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不过是暂时失了功力,雨花阁中都能寻到解药,姑娘还真是个体恤下属的好主子。”

    待所有人都散去,就剩下我和他的时候,我反倒有种故人相见的心安。端起酒杯隔空向他做了个敬酒的姿势,便准备一饮而尽,他轻笑着阻止我道,“早就听说你酒量不好,今夜难得兴致好,你就别把自己灌醉了。”

    “还是不准备告诉我,你是受了何人之托将我困在这里?”我枉顾他劝解,一杯酒入口,火辣辣地下肚,呛得我满脸通红,清泪横流。

    他淡笑着执了酒杯,与我对面而坐,凝视着我,“他还真没说错,你与琴音真的很像,一样倔强,一样决然,一样奋不顾身。其实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为什么非要我说出口才肯相信?”

    “你一身剑胆琴心,傲骨铮铮,怕是这天下都少有人能缚住你,估计那琴音姑娘,就是你留在雨花阁的缘由了。”我觉得有些头晕,放了酒杯,一只手撑着头,笑得妩媚。“反正迟早会告诉我,先把你和琴音姑娘的故事,说来佐酒可好?”

    他也不恼,还真像模像样地说起他和琴音的故事。这荣宝斋确实是他家的祖产,传自他父亲那辈,开始做西域的生意,因此认识了他娘亲。他自小在西域长大,十五岁娘亲病故后,被父亲接到中州,然后遇见了前来刺杀他父亲的琴音。按照我的理论,一个故事如果开头惨烈了,那么结尾定然凄楚。心想他当时失去至亲,肯定愤怒不已,对落在他手里的琴音,也不可能善待。他说:“你错了,父亲的死,我并不太在意。事实上你说得对,我当年自负习得一身本领,原本是想继承娘亲的位置,却不料她厌倦江湖的腥风血雨,希望我做个普通人,让我立誓此生跟着父亲,从此不再踏足西域半步。所以琴音一身孤决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却不料攻心的未成,自己已然泥足深陷。她心里有一个未亡人,我一路追到了雨花阁,为了留在那里,也领命替雨花阁办事,只为守着她。”

    “你为何不带她离开雨花阁?”我不相信琴音没有动过心,但凡是女子,若得这般男子深爱,都会有所动容吧。

    “雨花阁的规矩,一旦入了组织,终身不得脱离,就算是死了,也得葬在同一个地方。”他苦恼的笑着。

    “传说曼陀罗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莫非你种它,是为了琴音?”我突然想起那片次第开花结果妖娆的曼陀罗。

    他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其实送进宫的逍遥丸是直接从西域传来的,那种深宫害人的勾当,我不屑为之,但碍于父亲,不得不做个中间人。遇见你之前,琴音因执行任务受了重伤,我接了阁主的命令,负责从那三百少年中遴选可用之人,之后便被允许带琴音离开。她最终还是离去了,这曼陀罗我种了两年,就是为了再次拥她在怀。”

    “她不会喜欢那样的。”我厉声打断他,“我们中原人讲究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你们这一世没有缘分,或许能修得来世相伴。如果你真的为了一己私欲,将她变成活死人,她会恨你的。”

    他一双蓝瞳,在夜色中泛着幽冷的光,泠泠看着我道,“是吗?”又是初见时,隔了马车门帘,望过来那种能冻住血液的冷冽神色,刚才那句话何止触了他逆鳞,简直就是打碎了他的美好幻梦。

    第二日宿醉醒来,头痛欲裂,正挣扎着努力辨识周围陌生的场景,才想起已身陷荣宝斋。一夜未归,我失踪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出去了,该知道的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一样会听说。昨夜我问过孤星,“隐藏我被困荣宝斋的消息,到底是针对谁?”

    他没有明说,又把问题抛回来,“你觉得你失踪一事,谁会最着急?”

    我冷哼一声,“照理说最着急的应该是沈諳,可你欠了他人情,这件事又是他一手策划的,所以眼下最担忧的人,应该是福嫔。一个人还未救出,又搭进来一个,她原本身子就弱,希望不要动了胎气。”

    “你既然都猜出来了,就安心在这里住着,该放你出去的时候,自然会让你走。”他忽地又凑到我跟前,眼神中带着研判,唇角一丝莫测的笑意,“秦姑娘是少见的聪明人,只可惜在看人这方面,还差了些。实话跟你说,在下觉得沈公子并非良配,他当真就那么相信我,认为我不会对你不利?其实不然,他只是在赌,赌他的运势和你的分量。”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欠了沈諳一份情,同时又和皇后一族牵扯不清,难保事情不会有变。我敛下眉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一些,“还有多长时间?”

    “七天。若七天沈諳的事不能解决,我便会遵照皇后之令,取你性命。从此以后,这荣宝斋,就跟张氏一族,全无瓜葛。”他眸中皆是惋惜,“你要理解我,这荣宝斋是我娘想保留的东西,我不想它因皇权之争消亡掉。”

    “嗯。”我点点头,声音有些哽咽,怕是这七日也不会太平。

    恍惚记得最后喝得酩酊大醉,抱着他大哭,问“沈諳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知不知道这样一遍一遍地伤人,真的很痛心。”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问“你恨他吗?”

    我迷糊着脑袋,努力去思考这个问题,最后喃喃地说,“等这件事过后,我还活着的时候,再去想该不该恨他吧。”

    他拍拍我的背,像哄小孩一样,“你就是太善良,总觉得他失去的多,所以忍不住想和他一起背负。可是你忘了,这世间很多人很多事都需要割舍,他不肯割舍,是太过执念,而这份执念,伤你太深。”

    我仰头望着他,有些不明所以。他淡笑着,“秦殊,你觉得你拥有得多,还是失去得多?其实在我看来,你自幼身中剧毒,失去父亲庇佑,被送到偏远的寺庙中,孤苦伶仃地长大……”

    “我不孤苦伶仃,我有师傅,娘亲和小月陪着,过得挺好。”我受不了他目光中的悲悯,赶紧打断他,还不忘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淡笑着,“这就是你和他的差别。他钻在失去母族的痛苦中,不能自拔,一直认为只要拥有权利地位,就能得到和保护自己想要的。这样的人,活得不快乐,你也不要期望把自己的快乐分他一半,就能改变他,不可能的。若不学会放下,他注定孤独一生。”

    “那你快乐吗?”我问。

    “西域和中原不一样,讲究能者居之,所以继承权位的不一定是自己的孩子。我从小就立志要继承我娘的位置,所以每日苦练武功,期待比族里任何一个同龄孩子都优秀。直到被送到父亲身边,我仍然不甘心。可当我遇到琴音的时候,发现人生有很多事可以做,所以那些年追着她东奔西跑,风餐露宿,与她吵吵闹闹,也过得很开心。”他脸上浮现一丝虚无的笑意,带着幸福的色彩。

    我看着看着,迷醉了双眼睡去。梦里情形,剑拔弩张,醒来一身冷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