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英雄救美

章节字数:2945  更新时间:16-03-13 17: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准备穿衣下床,门就被推开了,看见孤星负手站在逆光处,又赶紧缩回被窝去,嘟囔着道,“你以前也这样闯琴音的香闺,难怪她不喜欢你!”

    “起来吧。昨夜你吐了一身,折腾半宿,让丫鬟给你收拾过了。”他侧身让过身后努力忍着笑的一个侍女,手里托盘好像是醒酒汤。

    真是体贴。我拢了外袍,趿拉着绣鞋冲到桌前端起碗就准备喝。他一脸无语,“你好歹也注意点形象,先梳洗一下。”

    我白了一眼,“都成了阶下囚了,要什么形象,身体要紧。”

    他叹了口气,坐到我对面,“你这般能吃能睡,真是对不起外边得知你消息正上天入地找你的人。”

    “谁在找我?”我一脸惊讶。

    “皇上昨夜回的宫,今早太后将你交给他的两个内侍带去了福安宫,皇上下令彻查那个宫女身份,又传唤你见驾,于是你失踪的消息便传开了。晋王第一时间带着人各方盘查,这会儿估计已经出城去了。”他似闲聊一般,气定神闲。

    “怎么会出城去?你做了什么?”我皱了眉头。

    “只不过是让人穿了你的衣裳,布置了一个在城外被劫的假象而已。”

    我心下一沉,哀戚顿生,颤声道,“皇后不可能选择在这个时候动名义上还是太子党的刘应,你此举不过是在行缓兵之计,沈諳到底因何要对付他?”想起昨日得知沈諳身陷囹圄的他,慷慨出手相助,我的心就隐隐地疼。

    “他手里握着张国公借西域商行犯罪,包括可以指证户部一案真正的幕后黑手的证据,这些东西能一举拿下张氏外戚一族。其实沈諳一开始,就有心对付晋王,按他的性子,不可能斗垮一个太子,还让晋王坐收渔翁之利。晋王与张国公达成城下之盟,保张氏一条血脉,他能得到张氏所有隐藏在暗处的势力。这原本就是个局中局,他先借皇上之手,除皇后一族,皇后先发制人,将他下狱,他借势拖你下水,牵制晋王。权势之争,历来复杂,他们各有各的盘算,你又何苦隐忧?”他见我愁眉,出言安慰。

    “拿我牵制晋王,赌他经营多年的心血,还真是高看我!”我冷笑一声,心底百般滋味陈杂。

    “所以让你擦亮眼,选好良人,说实在的,若晋王真能舍弃这么大的利益,换你平安,这样的人,值得你托付。”他调笑道。

    “你白日做梦吧。换做你,你能放弃吗?”我白了他一眼,“那些文官最重名节,若晋王出卖张国公,等于公然反叛太子一党,以后谁能容他?”

    “还是那句话,鹿死谁手还不一定。这两日晋王暂时不会查到这里,你好好休息,我先忙了。”他挥挥手,起身离去。

    我站在门口,从楼上看见前院忙碌着进进出出的人们,搬着大箱的东西,看来是要转移阵地。挑眼望向皇宫,那里有身怀六甲的福嫔娘娘,是我的结义姐妹;再望向大理寺,那里有我深爱过的男子,俊朗的外表下掩映着阴暗深沉的内心;以及皇城外,此刻正在打马奔跑的刘应,最初让我嫉恨的那个高高在上的晋王殿下,此刻却是最在意我生死的人。感觉命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原本不相干的几个人,如今都牵扯在一起了。孤星说得对,结局未知,我们都得煎熬着。

    第三日夜半,我从睡梦中被孤星连着被子打横抱起,冲到后院花房,隐约听见前院人声鼎沸,有人咆哮着砸门。他扭开一个机关,出现一个秘道,捂着我的眼睛,跳了下去。再次睁开眼,我们已经在护城河的河道上,乘着一艘小船顺流而下。不禁苦笑着,“还以为你要给我当红娘,没想到是打定了心思,不让他寻着我。”他沉默着,望向城内,我这才看见荣宝斋所在的方位,一片冲天火光。一时惊讶地找不着北,“你,你,你烧了荣宝斋,前日还说不得已取我性命是想保住它!那些曼陀罗怎么办?琴音怎么办?”

    他缓缓转过头来,一双蓝瞳在星夜里显得特别明亮,沉静地望着我道,“你说得对,她天性高傲,不会喜欢做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所以我放手了。”突然又璀然一笑,“我放弃荣宝斋,皇后便没甚可要挟我的,若七日之内,晋王找不到你,就跟我浪迹天涯可好?”

    我身子一震,讪笑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个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孤星。”

    “我就是觉得孤独,想有人陪着。你肯定也是希望自由自在地活着,不管是晋王还是沈諳,都会令你束缚。你跟我走,找一个你喜欢的地方,重建荣宝斋,或者让我替你打理雨花阁,去江湖做一方霸主也好。”他似累极了一般,靠在我身上,低声说着,像是呓语。

    第二日就传来吉嫔早产,孩子胎死腹中的消息,听说惠妃当时在场,看见孩子一身乌斑,当场惊厥。醒转过来就跪地拉着皇上的手哭诉,当年自己腹中的孩子是冤死的,和吉嫔产下的死胎症状一样,所以绝非偶然。请皇上下令彻查此事。加上吉嫔流产是因有人暗中换药所致,前后就枉死了三个皇嗣,皇上和太后均大怒不止。集齐太医院所有太医,严令若不查出缘由,全部给小皇子陪葬!

    寻常人自然查不出孩子窒息是因曼陀罗而起,但是根据乌斑却能查出是断肠草所致,这毒同样是出自西域。就在这时,晋王上奏,在城外截获一商队,携带有曼陀罗和断肠草等奇毒,根据以往记录,这个商队是给张国公名下的西域商行供货的商队之一。一时间朝野轰动,百官纷纷上奏,褒贬不一。差不多同时,大理寺收到一份密报,内里装着一份前户部尚书姚远的血书,告发张国公是科场舞弊案的始作俑者。

    一时间,所有证据都指向张氏一族。恒帝龙颜大怒,当廷问有谁愿意领旨去彻查此事,百官沉默。虽事事指向张国公,但太子撇清在外,就是外戚一族尽数被除,可这棵大树的根基若还在,就难保不会秋后算账。僵持半晌,一个最让人意外的人领了旨,那人就是晋王!

    自那日得知六姐产下死胎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孤星,为了掩人耳目,我被关在一个农家的地窖里,暗黑不见天日。睡梦中总是出现六姐满身血污抱着一个已呼吸全无却阴恻恻笑着的婴儿朝我走来,唤着我的名字,让我抱她的孩子。醒来满身大汗,脑中不断浮现娘亲失去哥哥时,抱着高热得迷离的我,闯进父亲书房哭喊的画面。闹得我不敢睡,醒着也胆战心惊,自言自语地编排许多故事来安慰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久,地窖终于大门洞开,强烈的光线照射进来,那时已经精神恍惚近乎痴呆的我,还知道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余光中看见刘应一身白袍,恍若天人,拾级而下,走到我身旁,拿开我的手,替我蒙上一圈半透明白布,俯身来抱我。我缩了缩身子,哑声道,“你别碰我,脏!”隐约觉得我在地窖里待了都不止七日,没有梳洗,与刘应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衣比起来,自己脏污得跟一个乞丐没甚区别。

    他一脸痛色,凤目血红,伸手拿起我攥着裙裾的手放到他肩上,轻轻抱起我道,“没有什么比你活着更重要。除了你安好,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我一撇嘴,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终于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抽噎着控诉他们每日只给我送一顿饭,还都是青菜豆腐,我想吃肉。还有水都不肯多给一些,你回头也把他们关到地窖饿几天。

    他浅笑着,点点头。

    我说你怎么不骂我,那么不长记性,还连累你……

    正说着,他低头吻了下来,我惊讶得合不拢嘴,直到被憋闷得满脸通红,他才放弃纠缠。还不忘舔舔那妖冶的红唇道,“原来灰尘是这个味道。”

    我脸一红,“你胡说,我有洗脸的。”

    他突然静下来,敛去笑容,满眼认真地看着我道,“你深爱过他,所有记忆情感都停在你心里,无需忘记,亦无需计较。以后只需记着我的好就行。”我双目一闭,泪水又簌簌滚落,他伸手替我拭去泪珠,“几日不见,倒是脆弱了,不过本王喜欢,看来还是要惊吓过后,才会收起爪子当一只乖猫。”

    出了地窖才发现,这农家小院,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了一封署名我亲启的信件。刘应从侍从手里接过就准备拆开,被我劈手夺过,娇笑着,“要尊重隐私,懂不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