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山水陌路

章节字数:3047  更新时间:16-03-13 17: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諳在她的话语里,已怒极血瞳,双拳紧握,极力压抑着心底涌动的悲伤。

    “张婧!你真够狠的!”恒帝暴跳起来,抽出沈諳的佩刀,直指皇后眉心,“她们都是朕的女人,你为何不恨朕!”

    她倔强地挺立着身子,视死如归地看着横在自己眼前那明晃晃地佩剑,冷笑着,银牙紧咬,“我恨!所以让你尝尝失去挚爱,孤独一生的滋味!”

    “你……”恒帝挥刀就要砍下。一屋子人紧张得山呼,“皇上!”

    “皇上!不可!”我和另外一个人几乎同时跪地,一前一后地护着皇后。废后是大事,若这样未经三司会审就将皇后手诛,可能会前功尽弃。

    等我跪定,才发现我身旁跪的是太子。他抖着手护住皇后,痛哭流涕,“父皇,您饶了母后吧,她不过是因为太爱你了。”

    听见自己儿子的声音,皇后有些晃神,抬眼看见我,吃吃地笑了,指着我对还怒不可遏的恒帝道,“皇上,你看,西月妹妹回来了。她不要你杀我,哈哈!”

    “母后,母后。你看看我,我是越儿。”见皇后挣扎着来拉我,太子有些慌乱,而皇后却恍若未闻。

    刘应走过来,撩起袍子,跪地劝诫恒帝道,“父皇,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母后纵使有天大的过错,也应交由三司会审才能定罪。”

    恒帝逐渐冷静下来,缓缓走回座位,轻声道,“将皇后暂时送入冷宫关押,通知大理寺。朕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宫人过来拖皇后,她却紧紧扯住我的衣襟不放,对恒帝笑得神秘,“皇上,这次可不能再把月妹妹弄丢了。”我的衣襟应声而裂,有些呆愣地看着她被除了凤冠,被带出宫门,太子立在门口,背影期期艾艾。

    刘应过来拉我,跟恒帝行礼道,“父皇,儿臣告退。”

    我也跟着磕头行了一礼,准备起身跟刘应离去。却听见恒帝说,“你们都退下,秦殊留下,陪朕去趟神女台。”因看不清恒帝半掩着的脸是什么神情,只有惊惶地站着,眼睁睁看着包括沈諳在内的一众人退去,空荡荡的大殿只剩下我和他,暮色降临,气氛安静地诡异。

    神女台内,满园蔷薇开得正好,恒帝走在前面,絮絮叨叨地说着,“西月喜欢花,尤其是开得繁盛的花,诸如牡丹芍药蔷薇之类的。对颜色也比较讲究,夏季的时候,喜欢目光到处都是绿色,说看着就凉快。冬日的时候,这里会换上鹅黄色,她说会觉得比较温暖。”我伸手拨开雨廊的竹帘,果真是漆了两个颜色。

    走近殿内,客座两旁都放了书架,陈列着各色书籍,看来这西月妃也是个爱读书的人。可皇后为什么会觉得她行为举止粗陋?正殿中间的墙上,悬挂着一副画像,心知是肯定是西月妃,靠近一看,有种见鬼的感觉。心里嘀咕,跟父亲书房那幅画像根本就一模一样,除了署名不同。

    见我皱眉,恒帝轻笑一声,“跟你姨娘很像是不是?”我点点头,他顿了顿道,“像也很正常,因为她们本就是同一人。”

    这回我是真的被吓到了,怎么会是同一人!娘亲说姨娘为了爱可以奋不顾身,难道真如我猜想的那样,她抛家弃祖,以另一个身份嫁给了恒帝?

    恒帝接过宫女手里的茶,递给我,示意我坐,宫女眼底一抹惊讶闪过,默默退出去。“张婧说她出身不高,实际上是不对的,她原本是袁家嫡亲大小姐,一早就与朕有过婚约的。袁氏一族人丁兴旺,少有女子,其实她并非袁家亲生女儿,而是你外祖母妹妹的女儿,因杜家家贫,被抱养给了袁家。”

    不是亲姨娘,也能长得这么像,难道是返祖现象,我长得像外祖母?我在心底疑惑。可是为什么她会背弃袁家,孤注一掷跟了恒帝呢?

    恒帝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当初你外祖父一家是支持太子的,也就是我七哥。后来她就以杜家女儿的身份嫁给了朕。”

    原来如此,当年先帝有八子,夺位之争肯定十分惨烈,如此看来,姨娘当真是女中豪杰!恒帝又絮絮叨叨地跟我说了很多,末了让候在宫门口的元喜送我回太医院。刘应已经出宫了,留了一个小太监在那里守着,见我回去,才飞也似的回晋王府递消息。我心神未定,估计他也不好过,真是活该,今日要不是他执意送我回宫,也不会被皇后摆这一道。

    见了四喜,她照例是一顿狂哭,我心里不安,吩咐她备了水泡着,晚间因睡意全无,又喝了两杯酒。沉沉地睡到第二日中午,醒来就听见宫人在议论,今早朝堂恒帝已昭告天下废后的消息。再过一日,是张国公一家按律判处秋后处斩,相关人等,也都下狱,等着查清所涉之事再酌情定罪。此前花了那么多时间收集证据,如今雷厉风行地处理这一件天下动容的大案,打得很多有心人措手不及。

    又过了几日,我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却在晌午巡察完药仓之后,看见了元喜公公,捧着圣旨笑脸盈盈地站在门口。秦司正,接旨吧。

    我跪地听宣,他尖着嗓子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典司宫教、率九御以承休。兹有女官秦殊,秀女出身,德蕴温柔,性娴礼教,故册封秦殊为娴妃,赐住神女台。仰承皇太后慈谕,着钦天监礼部择日册封。钦此!”

    我哪知等了半天却等来了封妃的圣旨,当下爬起身来,就准备往外冲去。有小太监想伸手来拦我,却被元喜挡了,“皇上吩咐,娴妃娘娘无需拘束于礼节,想干嘛就让她干嘛去。”

    我一路狂奔到宣政殿,望着下朝的百官人潮涌动,沈諳已换了亲王袍服,风姿卓越地和刘应,刘耀三人并肩而立,接受着众人的恭贺。另一边太子也一袭明黄储君朝服,玉树临风地由另一拨人簇拥着。恒帝这一步棋走成迷局,原以为张皇后被废,张国公倒台,太子亦会受影响。却不料圣旨一下,五月太庙祭祖,由太子代行天子之礼,荣宠如常。另一边刚刚失而复得的四皇子,封了吴王不说,还将左相余成杭的嫡亲长女,赐给他为正妃。晋王虽未加封,却增加食邑三千,仪仗一百,照九章亲王的标准看齐,同时将重兵在手的护国公岳天印独女赐给晋王为妃。就连刚满十七岁的五皇子刘耀,也破例提前加封魏王,准许明年三月迎娶王太尉孙女为妃。

    废后的阴影,在这冲天的喜气中,瞬间化为乌有,过了今天,再也没人会提及那曾经权倾朝野的张氏一族是何等风光。树倒猢狲散,这些人不过是在重新下注,期待赢得好的前程罢了。沈諳一脸喜色,最先望见我,愣了一愣,人群中就有人循着他的目光看向我。一时间猜测声四起,“她是谁?”

    “听说是吴王殿下的义妹,原太医院司正,刚刚被下旨册封的娴妃娘娘。”

    “早前就有传闻,说她容貌类似西月妃,这风华当真举世无双。”

    ……

    刘应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目光虚无,似在看我又像看在别处,百官似习惯了他这种清冷神情,可恭维的话又不得不说。隔了那么远,已经能感觉到他压抑的情绪,愤怒无奈悲伤百味陈杂。

    刘耀率先开口,“都散了吧,来了位故人,本王要跟她叙叙旧。”众人闻言,拱手道别,从我们身边潮水般流去。太子路过刘应他们跟前,抱拳一礼道,“恭喜诸位弟弟们,得偿所愿。”语调不阴不阳,将最后四个字咬得特别重,神色甚是讽刺。不等他们回应,又径自走到我跟前,哈地一笑,“都说风水轮流转,只是没想到这三十年河东河西也流转得太快了,怕是过不了多久,该换本宫给娴妃娘娘见家礼了。”眉宇间哀伤全无,倒教我震惊不已,恍惚地以为废后一事,不过是一场梦境。

    我知他心里难受,便没有理他,目光在刘应和沈諳身上来回打转。刘耀见人走得差不多了,感觉气氛不对,对我一笑道,“先走了,你们慢聊。”路过我时,又轻声道,“不要担心三哥,有我呢。”

    沈諳,不,他现在已恢复身份,可这刘卓二字分量太重,我终究无法唤出口。他看了看刘应,负手朝我走过来,眼中情绪千变,唇角带笑,我此刻却无比恼恨他这一贯的温良。他轻叹一口气道,“离册封之礼还有一个多月,你先别太着急。”

    “我着什么急,这不刚巧遂了吴王殿下的心愿么?”我怒极反笑,向前跨去一步,踮脚附在他耳边,“你不是最初就打算将我送给你父皇吗?如今你太子之位还未到手,这左相之女你是非娶不可的。但是沈諳,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不管从今以后我以何种身份存活于这世间,刘卓的无论生死荣华,都与我不相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