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每个人都闹心

章节字数:2312  更新时间:16-03-15 14: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人都在我的话语里变了脸色,这摆明了是在争风吃醋呀。除了新娘家人一脸怨恨以外,不少人都带着嘲弄,目光流转在我和刘卓身上,等着看笑话。他拨开人群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酒杯,“你不会喝酒就少喝点。”一边让宫女过来扶我,低声吩咐她送我回去。

    刘应原本在另一边和岳茜争执着什么,见我拉着刘卓不放,皱眉一把甩开岳茜,朝我们这边挤了过来。

    我一把挥落了他手里的酒杯,厉声道,“只是说要看看,你就心疼了?怎么,怕我吓着她?”他本能一闪身,我一个重心不稳,就扑倒在地,不知是因为膝盖疼还是因为心疼,他来扶我的时候,泪水掉落在他手心,他身子一抖,满眼痛色。

    刚想说什么,又被跻身过来的刘应撞开,因太用力地握住我的手,有些疼,我轻轻挣了挣,他目光一横,低声问我,“你是想所有人都知道你和他有私情吗?”那时已然有些神志不清了,懵着脑子点了点头,他满目恼恨,“你就这点出息!”

    我傻傻地笑着,“对,就这点出息。他拿把刀将我刺得千疮百孔,还不许我难受一下吗?”因酒醉无力,连控诉都绵软,明明是在说刘卓,伸出去的手却是指着一个不认识的年轻公子哥儿,吓得他面色一青,赶紧向旁边退去。

    刘卓沉默着,泪水模糊了我是视线,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隐约感觉到他压抑的悲伤。刘应语气相当柔软地哄我,“地上凉,先起来再说。”这应该是他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展示他的柔肠百结,吓得众人都是一惊,看我的更像是在看狐狸精一样。

    先是他们的皇帝老子宠我宠得毫无限度,再是我大闹婚礼爆出我与吴王有私情,这会又是那个从来都冷心冷面对什么人都臭着一张俊脸的晋王在柔情无限地哄我。假设还有人知道太子曾有意纳我一事,一家子人就凑齐了。不到一刻钟,我这妲己转世褒姒重生的妖孽罪名就被坐实了。

    他俯身来拉我,一只手来拿我的酒壶,我别过他,伸出双手环在他脖子上,整个人似吊在他身上一般,低声抽泣着,“他说过要娶我的,现在却娶了别人。你父皇更狠,我不过是想出宫,他既然让我以庶母的身份来观礼。还说你们刘家都出情种,我看哪,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

    他一边听着,一边脸色千变,冷冷地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对刘卓说,“本王带她去跟王妃道个别。你们继续喝!”

    刘卓点点头,知道他不过是想把我从这里带走,再闹下去,指不定明天会传成什么样。我反正无所谓了,过了今晚就再也没有娴妃娘娘这个人。但他不知道,所以铁青着一张脸,以旁人看不到的姿势,捂住我的嘴,差不多是半拖半拽地将我带离宴会现场。我们前脚一走,前堂立马人声鼎沸,不经意回头,恰巧撞上刘卓哀沉着一双星眸在望向我。我挥了挥手,在心底默默念叨:沈諳,再见,再也不见了。

    后院很安静,除了贴着大红双喜字灯笼,一步一个地照得满院子红辉以外,看不见人影。这是一个见者有份分享喜庆的日子,他们都在热闹着,只余我和刘应坐在回廊上,对影成三人。他凤目冷冽,“这会儿怎么不说话了?才多长时间,父皇就将你宠得这般口不择言?你是故意的吧,难不成活得不耐烦了,要跟我们刘家父子算总账,让他们将你传成狐媚惑主之人,再让贵妃寻个理由将你烧了?”

    我哈哈一笑,无辜地望着他道,“刘应你来了,走之前还能看见你,真好。”说完就想打自己嘴巴,他向来谨慎,一会儿察觉就不好了,可是几杯酒下肚,思维身体都不受控制了,不禁哀叹,酒量这东西太重要了。

    他似乎也意识到我真的醉了,唇角一勾,“走?往哪里去?还真要去给老四闹洞房?看着别人琴瑟和鸣夫妻交好,你是嫌自己丢脸还丢的不够吧。”转念又一想,“反正都来了,他们又都在前院,去吓吓他的新娘子也好,免得就你一个人添堵。”

    我兴致一来,唰得一声站起身,忽地又想起新娘敬茶时那娇娇怯怯的模样,加上之前在喜堂闹的那么一出,明日她听见了,也就够她受的了。“算了,还是不去了。你陪我喝两杯,我们就各回各家。”我坐回去,伸出手里的酒壶递给他。

    很明显地看见他听到“各回各家”一词,修眉一皱,拿过就壶,仰头就灌下一大口,再递给我。我笑着接过来,轻轻抿了一口,开始絮絮叨叨,“我是难受,曾经以为可以白手偕老的那个人,今天成亲了,新娘不是我,换做谁都会难受吧。你不知道,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他了,对了,就是你带着人去青城驿铁匠铺那次,那时我住的青垭寺就离青城驿集市不远。那一次见面过后,就一直把他记在心里了……”

    我将头越埋越低,想起后来重逢的种种,就十分心痛,恨不得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以抵御那种蚀骨的疼。刘应矮下身来,轻轻扶起我的脸,“那你为什么不记着我,似乎是我先遇到你的?”我一惊,原来他也记得那个小丫头就是我。他见我疑惑,“胥都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恨恨地瞪着我的眼,就觉得很熟悉。现在才想起来,当时下令放箭的时候,你转过头也是那般瞪我的。幼时一直过得孤独,所以当时是真的想把你带回中州与我作伴的,没想到却被你溜了。”

    “我以为你忘记了,也以为你不会记得。”我有些茫然。

    他揽过我,轻声道,“我记得那个小丫头,只是不知道就是你。命运真是奇妙,隔了那么多年,居然又将你送回我身边了。”忽地又笑了,“性子还像小时候那么随性,不过你今晚的表现我倒是很喜欢。再过几日,也来我府上闹一场吧,声势再浩大一些,最好把岳茜那丫头吓得卧床不起。”

    想起时间也差不多了,抹了把眼泪道,“怕是没机会了。送我出去吧,我该回宫了。”

    他凤目一黯,以为我说的是经过今晚这么一闹,恒帝肯定不会准许我再出宫,见我神色哀戚,也不再多说什么,沉默着送我出去了。上了宫轿,走出刘应的视线,就吩咐他们往护城河方向走。他们都知道我今晚心情不太好,不敢拂我的逆鳞,噤了声加快脚步往那边去了。

    最开始闹场,多半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造势,后来却是真的伤心。看这一片茫茫夜色,以及远处传来的喧嚣,心中涌起一阵复杂的情绪,终于要结束了,为何这般无端心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