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明枪暗箭

章节字数:2192  更新时间:16-04-22 16: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听见他们争吵也直觉现在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下楼拉了刘耀就嚷着让他陪我回府去。他不明就里以为另外两人先走了,极不情愿地跟我去秦府。照例一众人又齐聚一堂等我,见我这次拉的是刚刚晋封的魏王,顿觉无语,似乎天家的几个男子都跟我有牵扯。随后是十分熟悉的看狐狸精的表情,碍于情面只能相互交换眼神,以满足他们八卦的心理。

    父亲带着家人跟我和刘耀行礼,随后笑道:“魏王殿下屈尊光临寒舍,不甚荣幸。”言下之意是在问我,你怎么跟魏王在一起。

    我轻笑一声,“这不快到我生辰了嘛,魏王是提前过来讨寿星酒喝的。”话是故意说给其他人听的,原本就打了主意回府搜刮一番,给宫人们发福利。

    果真不出我所料,一阵寒暄过后,单独给父亲传达了皇上的口谕,就带着刘耀去了娘亲的院子,挖出去年府里做的桂花酿。一边和刘耀对饮几杯,一边将玉佩给了鸽夜让他去试探那两位老人。不一会儿各房就差了人送了寿礼过来,见鸽夜也忙完了,就提了礼物出府换银子。刘耀在一旁看得咂舌,“你真是不枉秦尚书商人名声,这算盘比谁都打得精哪。好歹我也出了头衔,见者有份,分赃给我!”

    我说:“这钱呢,有两个用处,一是现在去给晋王挑一份新婚礼物,一是给宫人准备的红包。王爷要哪一份?”

    他说:“你得了吧。三哥原本就不想娶亲,你再送份礼物给他,岂不更加添堵。”

    “那就把他那份给你好了,我出面送不方便,你就替我选个礼物送去吧。娶亲是喜事,别说的跟抢亲似的。”我将银票分给他,剩下的银子抱在怀里。“走吧,回宫去。”他虽说封了王,因不像刘卓那样赶着娶亲,工部特意挑好了位置,给他新建府邸,所以现在还是住在宫里。

    回宫后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一边听四喜讲宫里的事,一边拿了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梳头。她说:“小姐你不知道,今日幸好你不在宫中。我按照你的吩咐,午时将蒸好的糯米窠子送去寿康宫时,差不多所有人都到齐了。珠儿姑姑让我留在那边伺候各宫主子,远远看见贵妃娘娘盛装坐在皇上身侧。听小宫女说,一早就过来了,似在等什么人一样。后来听她问‘皇上,怎么不见娴妃妹妹?’就知道等的是你,皇上拿了一颗糯米窠子,随口答了一句,‘哦,她想去看龙舟赛,朕准她出宫去了。’你没看见,贵妃当时脸都气绿了。”

    我点点头,幸好我有先见之明,不然免不了要和她明枪暗箭一场。最开始她碍于情面,还跟我虚与委蛇地示好,后来见恒帝宠我宠得没了章法,渐渐失去耐性,和我说话不带明讽暗喻就不舒坦。

    “她原本还想说什么来着,太后就在这时开了口,直称赞那个糯米窠子好吃,问‘里边加了什么?’姑姑让我站出来回话,我说‘加了红豆粉,小姐说太后娘娘您胃不好,粽子不容易消化,特地将糯米和红豆都磨成粉做了吃食。这法子是她师傅教的,她小时候身体弱,吃不得肉粽。’福嫔就在一旁笑言,‘这个我听五妹提起过,说是以前她们过端午都不吃粽子,一般都这样吃,还做水果馅的饺子。’太后惊讶,‘今天吃到这素的窠子就够新鲜的,水果还可以包饺子吗?’福嫔说,‘五妹做过,味道很清新独特。’皇上就问福嫔会不会做,见她点头,就说晚上去撷芳殿尝尝。众人又是一阵剑拔弩张。”四喜将每个人的表情都形容得惟妙惟俏。我心底讶然,看来刘卓再次说动六姐,是想用她分散恒帝对我的注意力吗?

    随后是刘应和岳茜的婚礼,虽说是娶侧妃,毕竟是护国公嫁女,另一方又是恒帝最宠爱的皇子,依旧是十里红妆,羡煞许多人。我没有勇气去观礼,害怕真的会压抑不住情绪,如他所言大闹一场,估计到时候难堪的还是只有我而已。搭了绣架坐在满园子花香里跟一个小宫女讨教湘绣的乱针,用很粗的线,毫无章法地绣荷花,居然出奇地好看。

    她说:“这个是从异族传过来的手法,不似传统刺绣那边细致费功夫,很受普通百姓的爱戴。通常拿来做鞋子和小物件的绣案,诸如衣服屏风被面什么的,还是用刺绣,觉得乱针体现不了女儿家的心思巧妙。”

    我问:“为什么?这个也挺好看的。”

    她笑言:“太简单了,一学就会,连初学者都不会扎手,体现不了绣工。民间选媳妇,要看很多东西,诸如女子长得够不够结实,会不会干家务活,女红很重要,一家人的缝缝补补都要亲自上手的。”

    我迷蒙着点点头,然后再一次扎到手,她脸一红,极不好意思地看着我笑。我将手指放到嘴里,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是我比较笨,放在民间就是嫁不出去的那种类型。”

    原本是调笑一下缓和气氛,却吓得小宫女跪地连连讨饶,瞬间没了兴致。刚刚挥了手让她下去,就见四喜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神色张皇。不禁皱眉:“什么事情如此慌里慌张的?”

    她停住脚步,缓了口气道:“不好了,听说晋王妃在喜堂上吐血晕倒了。宫里传了太医过去,现在四下里都在议论说是晋王命格太硬,怕是岳茜小姐连这侧妃之位都坐不稳。”

    我沉着脸:“胡嚼什么舌根子,去太医院打听打听,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隐约觉得这件事不对,原本这亲结得就几经周折,如今又出了这档子事,护国公会不会就此对刘应生了嫌隙?四喜带回来的消息,竟然是岳茜先天不足,御医说在身体调理好之前,不宜行房,否则若有了身孕,会有性命之虞。护国公表示想将女儿接回府中调养,晋王当下就同意了,一场喜宴办得众人都不敢高兴了。

    听到先天不足这四个字,我就确定是岳茜在捣鬼,包括此前那个说晋王八字克妻的传闻,估计也是她放出来的。当时她一再提醒我,只要她和晋王成婚,他父亲就会全力支持刘应,因为不管她在与不在,刘应都是他护国公唯一的女婿。问题就出在这个不管她在与不在上,看来得找时间去会会这姑娘,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