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心思千万,不及一人

章节字数:2340  更新时间:16-04-22 16: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几日在御花园第一次遇见大婚过后的刘应,一脸喜色映照得满园子花都失了光彩,恍惚坊间传闻那个命硬克妻的人不是他一样。抬眼看见我扶了宫女的正准备去太液池,他长腿一迈跨过来,一脸倨傲地受了宫人的礼,挥退宫人说:“你们都先下去。”

    我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又觉得该寒暄一下,于是开口问他:“岳茜的身子好些了吗?”

    他凤目中闪过一丝讶然,随即唇角上扬,带着戏谑的神情道:“你希望她身体好还是不好?”

    我无语:“这什么意思?好像她是你的王妃!”

    “放心,莫先生探过她的脉象,好着呢。”他看向一池青青莲叶,有心急的已经开始打花骨朵儿了。“她倒挺有自知之明,知道本王不想娶她,这样一闹回了娘家,免了受冷落的难堪。护国公被蒙在鼓里,明面上这亲也算是结成了。”

    “怕是她这样一闹,以后真没人敢嫁你了。”我有些担忧,越发觉得有见一见岳茜的必要,找个什么理由去呢?

    他妖冶一笑,深情款款地望向我:“这样正好,只要你不这样想就行了。反正我刘应娶妻,非你不可。”

    我被他这一笑,震得心惊,难不成最近那愈演愈烈的传闻,是他自己放出去的,目的就是想阻断那些想与他结亲的人的念想。不自然地低下头道:“晋王别忘了,再过几日,便是我的册封典礼。”

    他伸手过来,抬起我的下巴,凤目中的笑意,如倾世桃花般绽放,坚韧绝美:“无妨,你嫁与不嫁我,那个妻位,都留在这里。”拉过我的手,放在他心口的位置,隔了薄薄的衣衫,指掌间感受着他温润的体温和有力跳动的心脏。我无语凝噎,这份深情太过厚重,我那几近干涸的心湖,承载不了这艘大船,只能落荒而逃。

    恒帝下朝回来,我正支了绣架,用新学的乱针手法绣牡丹,花瓣层层叠叠,摇曳欲飞,十分灵动。他踱步观看,赞道:“跟真的一样,还是大胆一点好,若无这什么新鲜都想尝试一下的胆量,还真见不到这么好看的牡丹绣。”

    我盈盈一笑,“皇上既然喜欢,把它做成屏风,放在殿前,不知西月妃见了,会不会欢喜?”此话意在提醒,我只是西月妃一个替身而已,还是别做的太过了,那个什么迎妻之礼就免了吧。

    以为他会生气,不料却是难得的笑颜,俯下身来,拿过我手里的针在绣布上别好。拉我起身道:“再过两日就是册封典礼了,朕今日有空,亲自送你回娘家。”

    我心底一阵哀嚎,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恒帝就是这样,似乎刀枪剑戟砸过去,也跟打在棉花上一样。他想理你的时候,就顺着你心思陪你玩一玩,不想理你的时候直接忽略,任你搓捏揉拿都无济于事。我垂头丧气地跟他坐在御辇里,还好是微服私访,估计倒是也会将府里的人吓得不轻。他今天心情好得出奇,一脸笑意是前所未有,看得我心里没底。

    因没有提前通知,府里的人都分散在各地,看皇上好像也不是很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抖着胆子没让小厮通传,问清父亲此刻去了娘亲的院子,便径自带了皇上也向娘亲所在的豫园走过去。

    还未跨过院门,就看见娘亲和师傅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站着,师傅手里一柄长剑,轻声对娘亲说:“绣球,跟我走。”

    我身子一震,师傅怎么会在这里,她以往不都是唤娘亲秦夫人的吗?听娘亲说过,绣球是小时候哥哥姐姐们给她起的爱称,为何师傅会知道,而且娘亲还激动得浑身颤抖。她眼神复杂地望着师傅,朝她伸出手去,声泪俱下地问她,“姐姐,是你吗?”

    我脑子飞速旋转着,搜寻记忆中娘亲提到过的姐姐有几个,还没想明白,就听见父亲的声音,颤栗着叫了一声:“贞婉,你真的还活着?”抬眼就看见父亲站在回廊处,一脸不可置信地扶着栏干,情绪涌动得几欲倒地。

    贞婉,袁贞婉,不就是……我一脸惊讶地回过头看着皇上,他已老泪纵横,这个词有点过了,他现在和父亲一样,在那个年龄段还是风姿出众的那一类人。他已激动得不能言语,见我伸手过去,一把拉过紧紧掐住我的手腕,我痛得一声闷哼。

    师傅这时回过头,冷眼看着父亲道,“散人,我将妹妹托付于你,你害得她痛失爱子,青垭寺虚度十年光阴不说,如今竟要以她要挟自己的亲生女儿,你太让我失望了。”看来这件事父亲真的有份参与。

    真的是姨娘,千真万确是她!我恍然大悟地看着恒帝,这就是他的目的吧,他一早从我身上察觉师傅可能就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才昭告天下要纳我为妃,目的就是逼师傅现身。他知道她疼我,也知道她肯定了解我心底的不情愿。又请来苏家藏剑阁守卫镇守我娘亲,他们的厉害,也只有曾经名动江湖的月神才知道。也就是我笨,师傅从小将我拉扯大,对我言传身教的一直是她,若论神似,除了她我也不可能再神似任何人了。

    恒帝此刻也没了为帝王的威严,几乎是扑到师父面前,抖着手揭去她脸上的人皮面具,情绪万千地唤她:“西月,西月,真的是你?”

    她肯定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四目相对,似沧桑过尽,缓言道,“老四带着江湖四大家的势力回京,你就应该知道我还活着,当年碧瑶托孤给我,总算没让她失望。”

    父亲虽然当年并不知道宠冠六宫的西月妃就是他深爱的袁贞婉,但是就这两句对话,聪明的他,又如何不知。只是无奈地笑着,摇摇头,靠着柱子坐在回廊的栏干上。

    “可你怎么能那么狠心,丢下儿子和我,这么多年都不曾回来见上一面?”恒帝委屈地像个孩子,抱着师傅不肯撒手。不是朕,而是我,此刻这里没有九五之尊的帝王,只有一个深爱妻子的丈夫而已。

    “我的性子不适合宫廷,我在他身边,反而会害了他,你把他教导得很优秀,辛苦你了。”师傅容颜淡淡,浑身透着华美的光。我总算知道为何刘应会恨刘卓了,她离开是因为沈皇后拜托她要护着刘卓,他不让任何人祭奠她,是因为知道她还活着。想起那日他说因自幼孤独,初见我时便想带我回宫作伴,这十年时光又过得是何等纠结辗转。

    现在觉得说我像师傅的人,都看走眼了,亦或许我像年轻时候的她。如今隔了年岁,她身上的从容淡定,再给我十年,我也学不来。遑论那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割舍之痛。她轻轻掰开恒帝的手,定定望向他道:“我不会跟你回去,这些年行走在外,发现还是眼下的生活适合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