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章节字数:2211  更新时间:16-04-22 16: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果真不出我所料,刘应在得知原委,看见师傅那一刻,就如一只暴动的猛兽,厉声冲我喊,“秦殊,把解药拿来,不然我不会原谅你!”

    我说:“刘应,你冷静点,先听一听师傅怎么说。”他见我不肯给他解药,就强硬运功以期能驱散体内的毒。我见师傅坐在一旁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慌忙伸手去擦他额头上沁出的一层细密汗珠,一边忍不住眼泪嘀嗒,抽噎着说:“我没想把事情变成这样,原本以为你会和我一样,见到她会很开心。”

    他嘶吼着,“她为了别人可以丢下我十多年不闻不问,我凭什么要原谅她!”

    师傅轻笑一声,走过来在替他封住穴道,他整个人才不至像刚才那样颤栗不止,又望向我道:“他说得对,我凭什么非要求他原谅?殊儿,由他去吧。”她眉眼皆淡然,听得我和刘应俱是一愣。她说:“每个人都有爱恨自有的权利,他爱我也罢,恨我也罢,是因果,也是他的选择。把解药给他,让他走。”

    我摸了摸身上未果,才想起莫先生说过的,“这毒明日自然就解了,我原本用量就不多。”

    她说:“那好,就让他在这休息一晚吧。”随后四下里看了看,“听说这是你的产业?”

    “嗯。”我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是刘卓给的雨花阁。”心里还是有些不安,问她,“师傅,你真的要走吗?你当初让皇上放弃什么?”

    她坐在桌前,倒了一杯茶递给我,浅笑着道:“都是陈年往事了。那时年轻气盛,曾让他做关于美人江山的选择题,他选了权位。后来因为割舍不下,一路跟着他披荆斩棘从恒亲王府到正阳宫,可心底终于不甘,这也是为什么会因‘相思引’导致分离的原因。你看,这就是各有各的执念,谁也强求不了谁?”

    “可你之前说,离开是因为沈皇后托你照应刘卓。”察觉到刘应在静静地听,我也把自己心中疑惑很久的事问了出来。“当初刘应追杀刘卓,是不是也和今天一样,想逼你现身?”

    她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这个你要问他。不过他们两兄弟,各自继承了他们父亲的一半,刘卓看重权势,应儿重感情,合起来又是一个刘恒。”

    “当初恒帝那么爱你,你又是名动天下的西月妃,为何非要让刘卓流落民间,你在宫里不一样可以护着他们俩?”我还是不解,虽说她因为怀疑恒帝下毒废了她内力,出发点也是因为想留住她,那又何必两相分离。

    “这个问题放在以前,跟你倒不好讲,如今你长大了,也经历了爱恨,倒挺好做比。我和刘恒,就相当于你和刘卓目前的状况,你还爱他,若现在给你机会让你们在一起,你愿意吗?”她不怀好意地笑着。

    我迟疑着摇摇头,“不是不愿意,是不知道。”

    “知道为什么吗?”师傅一脸洞若观火,“因为你们中间横亘了太多。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东西都会变,比如他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忙,还要来听后院诸多误会,慢慢的就会烦了。就算他从始至终只爱你一个,但是爱他的人不止你一个,纵使你有通天本领,也防不胜防。”

    张皇后那句“我恨!所以我要拿走你最在意的人的性命,让你孤独终老。”就深刻体现了师傅此刻想表达的意思。他们再相爱,始终为他人所不容,当误会重着误会,真相就看不清了。或许还会产生用尽全力也踏不平的爱恨。师傅目光如水地望像刘应,柔声道,“无论你有多恨我,我始终是你母亲,你怨我因刘卓离开你,却看不到其实我也是在保护你。杜家衰微,实际上是我不让你父皇给他们加官进爵,自古为帝王者最忌外戚专权,我不想再经历一次抄家灭族之痛。因得了你父皇全部的爱,又在江湖中拥有很高的声名,她们忌惮我,你自是不能安然……”

    之后鸽夜送来饭菜,我舀了粥去喂刘应,他吃的出奇安静。第二日一早推开门,就见刘应抱着师傅在痛哭,轻轻掩上门,也蹲在门口抹眼泪。想起师傅每到下雨天就一遍一遍临摹纳兰那首词,便知这么多年她也过得不容易。于是深刻明白一个道理,不让夫君纳妾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夏侯终于找到了芙蕖阁,见我在哭,吓得手一抖,解药都掉在了地上,蹲在我跟前红着双眼哽咽道,“姑娘,可是我来晚了,我家王爷已经……”

    我啪地一下打在他头上,“胡说什么,亏你还是习武之人,见过有人吃化功散吃死了的吗?”他迷蒙着点点头,又摇摇头。

    正想说什么,刘应在里边大吼一声,“夏侯你给本王滚进来!”

    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吓得连滚带爬跟夏侯进房间去,却见刘应还软着身子靠在床边,原来药效还没过。夏侯被他一吼,吓得有些元神出窍,我捅了捅他说:“赶紧把解药给你家王爷。”

    他抖着手掏出药丸递过去,师傅接在手里,端过桌上的水给刘应服下。夏侯目光流转在我和她身上,一时反应不过来,低声问我,“姑娘,是我眼花了吗?怎么感觉屋里有两个你?”

    这话说得师傅都忍不住笑了,刘应将茶杯往他身上一掷,“这是你主子的娘,还不赶紧参拜!”

    他立即跪下,磕头请安,“奴才夏侯给……主子的娘请安!”

    一句话说得不伦不类的,刘应也察觉不对,既然师傅不愿以西月妃的身份回到皇宫,那么她的身份就不能公开。顿了顿道:“你就称她为老夫人,不,就称夫人好了。回去让管家把潇湘院收拾出来。”

    见夏侯领命出去了,我高兴得扑过去,抱着师傅问她,“要在京中住下来吗?”

    她点点头,无限温柔地看着刘应道:“答应他小住一些日子,还是会回青垭寺去,在那里待习惯了,你们想我了,可以来看我。”

    三人正笑闹着,元喜来传旨了,明日封妃典礼照常举行,还送了钗钿礼服过来。我顿时眼泪汪汪地看着师傅道,“你都回来了,为何还是逃不过这结局?”

    刘应也是一脸讶异,师傅却笑得温和,“他这是在激我,你去便是了,料想他也不会那么做的。”

    话虽这样说,我还是忐忑不安,望着那奢华的服饰愁肠百结,刘应拍拍我的手道:“先不要担心,若他真的封你为妃,我就劫了你跟母妃一同离开!”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