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咬文嚼字并不一定是坏事

章节字数:2282  更新时间:16-04-22 16: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一早迷迷糊糊中就被宫人叫醒,然后开始各方摆弄,一晚上焦心失眠,临到头却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情。恒帝和太后坐在上位,贵妃坐在左侧,我在她旁边。她看恒帝是柔情蜜意,对着我却是笑里藏刀,幸好对面坐着盛装的六姐给我打气。饶是如此,到了元喜宣旨的时候,我还是紧张得将指甲都嵌进手掌心了。刘应在一旁,亦是脸色苍白,一副赌输了的表情,刘卓低了头,背影有些孤绝哀戚。我心底也升起一阵悲凉,耳边掠过元喜的声音“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秦姝,秀女出身,贤良淑德,风仪出众,甚得朕心……”,霎时间有种沧海桑田满目疮痍的感觉。

    因脑子一阵混沌,后面的话都没听清,一旁的六姐捏了捏我的手臂,然后叩头谢恩。我傻傻地看着一众人惊讶的表情,又看见六姐起身去领旨,然后低头由太后授封。刘应一脸狂喜,靠过来将我拉起身,掩不住满眼笑意,轻声道:“还是母妃了解父皇,秦姝,秦地一姝,哈哈,你可知道胥都别名秦州?”

    听他念过“秦姝”二字,又说起胥都别名,才醒过神来,敢情恒帝用这个地名就偷梁换柱,将这娴妃之名赐给了六姐!我似笑非笑地望着刘应,有些不可置信,他猛地点头,告诉我是千真万确。我拉过他手臂一掐,他痛得一声闷哼,“你掐我干嘛!”

    “不是在做梦?”我轻笑着,“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场景昨晚我梦见过无数遍,只不过没想到是六姐。”转头看见刘卓一脸笑意,难不成这主意是他出的?

    正高兴间,那边礼成了,恒帝携了六姐的手,走到台前接受众人的参拜。我慌乱中被刘应一拽,跪地时都能清晰地听见膝盖磕在石板上的声音,痛得我瞬间沁出泪水。他还不明所以,“你这又哭又笑的,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我看见底下有人指着我在窃窃私语,白了他一眼,“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这是天子的意思,看他们敢传多久!”心想,这下说不定可以辞去司正一职,正正经经做个商人,逍遥于世。

    正偷乐间又听见元喜在唤我接旨,我一脸惊讶地望着恒帝,他唇角一勾,总觉得眼神带了挑衅。忐忑不安地跪地,俯首认真听着,生怕这次有何遗漏:“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太医院司正秦殊,刑部尚书秦岳明第五女,聪慧机敏,情深义重,在张皇后一案中,营救吴王有功。现以吴王义妹之名,赐其郡主头衔,封号和乐,领御前修仪一职。钦此!”

    “谢皇上隆恩!”我一边叩头谢恩,一边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思绪万千,猜不透恒帝此举是在奖我还是别有用意,这下是真的喜忧参半了。御前修仪,六品女官,虽品级不高,可是以郡主身份领这一职,怕是连丞相这样一品大员见了我也要先行一礼。他此举是要把我置于何种境地?让别人以为我是吴王的人,又像上次一样,被他的敌对势力当靶子使,刘应又会怎么想?

    我向来乐天,心中思绪一闪而过,面上就笑靥如花,只要不是娴妃就万事大吉!一时间众人的恭贺之声四起,我坦然受了。因是修仪一职,要负责御前随侍,恒帝仍旧让我住在神女台,那里离福安宫最近。

    贵妃轻哼一声敛下眉眼,我看不清她眼中的神色。心想先不管阵营不阵营,如今失去娴妃这头衔的庇护,为避免有人秋后算账,还是多和太后六姐走近一点。打定主意,便搀扶了太后的手道:“不知怎么的,今儿特别馋珠儿姑姑做的面食,太后娘娘可否赏口饭吃?”

    她伸出一指在我额头上一点,笑得宠溺,“你这丫头,真是可惜了这副皮囊,哪里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模样。”

    原本封了新妃都要在御花园设宴让各宫主子都正式见个礼的,如今一晃眼娴妃变成了福嫔,见礼不用了,但庆贺还是不能少。晚间仍在寿康宫设宴,一来庆福嫔晋了妃位,二来是为了送端午,趁着佳节,皇室一家聚一聚。差不多就这个意思,所以距离上次除夕家宴五个月后,再次齐聚一堂,少了皇后,新添了一个郡主,可每个人脸上都有种斗转星移世事变迁的感觉。

    刘耀将小公主们哄到另一边去坐,挨着我的位置坐着,挺直了身子感慨。“真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这才多久,就从一个小太监摇身一变成了我大原的和乐郡主。”

    我拿起桌上一块芙蓉糕递过去,恭敬道:“以后就仰仗魏王哥哥多多照拂小妹了。”

    他想起上次偷偷拿糕点给我一事,抿嘴接过去,笑意阑珊。忽地又想起什么似的嘱咐我,“这御前修仪看起来是个闲职,就草拟诏书侍奉父皇看个奏折什么的,可比起司正来说,参与的政治因素较多。你性子活泼大咧,以后可要注意言行,不要被有心人利用去了。”

    话音刚落,就见太子挽着太子妃与刘卓携着王妃一前一后进来,我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缩回自己座位上规矩坐着。照例是我们依照国礼先给太子行礼,他虚扶了我一把道:“真是做梦都没想到,本宫还能白得一个天仙般的妹妹!”

    太子妃也笑脸盈盈,“早前就听说和乐郡主貌美,今日终于见到真人了,真是比良娣看上去更让人产生保护欲呢。”说着银铃一笑,就将手腕上一个羊脂玉镯褪给我,“这个就当是见面礼了,以后空了就常来东宫坐坐。”

    我点头谢恩,看着一旁一双壁玉似的刘卓和余清韵,以及她脸上复杂的神情,就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刘耀性格爽朗,一直拿我当朋友看,所以他的示好是真的。我虽说封了郡主,又赐了和公主们平辈的封号,但圣旨上说得很明白,是以吴王义妹身份受的。太子贵为储君,自然犯不着这般虚与委蛇,还带着太子妃一起虚张声势,多半如刘耀所说,看中的是我这个御前修仪的身份。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刘卓和他的王妃,就听见宫人唱喏:“晋王,晋王妃到!”

    语音未落,就见岳茜一袭红衣,无比张扬地与一身藏青常服的刘应并肩而来。众人都是一惊,这岳家大小姐不是在娘家养身体吗,怎么会出现在宫宴上?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径自走到我跟前,眉眼倨傲,神色清冷道:“和乐郡主,真是好久不见!”

    一时间,整个大殿都冲刺着一股火药味儿,我看看刘应,他一脸无辜,众人看着我,亦是各种纷繁复杂。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