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后宫女人才懂唱大戏

章节字数:2239  更新时间:16-04-22 16: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一屋子身份不寻常的女人聚在一起,差不多把三十六计都唱完了。看这一方唱罢一方登场的架势,以及那稳如磐石坐在上座的恒帝,我终于明白他那刀枪不入的性子是怎么练就的。

    因六姐是今日的主角,就和贵妃一左一右地坐在恒帝身旁,一袭七彩纱衣,愈发衬得她肌肤胜雪,眉目如画。贵妃也是特地妆扮过来的,一袭橘色抹胸,外罩半透明的软烟罗,玉色披帛旖旎在地,眉宇间那种三分威仪七分贵气,让人不敢直视。望向恒帝时又带着万种柔情,与六姐美得迥异。在看四下里,各宫主子都盛装而来,环肥燕瘦,各有特色,不禁在心底咂舌,天下间也只有这一个男子配想这齐人之福。

    不说话时,这是一幅百看不厌的百美图,一说起话来,就是你来我往的明枪暗箭。我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越发庆幸自己不是其中一员。先是贵妃轻笑一声,举杯向六姐表示庆贺,“真是恭喜妹妹了,你福泽深厚,进宫不到一年,就晋封妃位。虽说小皇子不幸离世,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不是?”这是在讽刺六姐借小皇子之死上位,真够狠毒的!

    六姐眸色一暗,随即语笑嫣然,“这都是承蒙皇上和姐姐厚爱,妹妹年轻,有很多事不懂,这协理六宫之事,还请姐姐多多提点。”

    贵妃娇俏的脸瞬间一白,我这才想起,好像恒帝说过让六姐协理六宫,学着点管家的本事。原本张皇后一去,与她斗了多年的贵妃终于可以独掌六宫大权了,如今六姐横空一出,瞬间又回到当初两相制衡的局面。这就是恒帝的高明之处,永远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里。经过张皇后一案,六姐和惠妃站到了一起,惠妃又是太后的表侄女,眼下又添了一个和乐郡主,她肯定暗自恨得牙痒痒。

    她转而向皇上笑言,“妹妹身子娇弱,还是得先多养养,要不就先将储秀宫交给她打理吧。”说是简单,实际上储秀宫的事情最为劳心,也最容易出纰漏,最近她为了培植势力似乎在其中下了不少功夫,这是想给六姐使绊子。

    “娴妃妹妹虽聪明,但毕竟性子不似贵妃刚强,储秀宫人多事杂,怕是不太适合。皇上觉得内务府如何?”惠妃一句话说得滴水不漏。

    恒帝点了点头表示准了,“她毕竟年轻,你一向谨慎,又和她处得来,多提点提点她,不懂的就问母后。”好家伙,就这样得了宫里的人事调配大权,这惠妃也不是软柿子呀。

    贵妃笑了笑,自知皇上开了口,没有回旋的余地,顿觉自己势单力薄,转而向淑妃抛橄榄枝。“姐姐这对东珠耳坠子真是好看,可是汉王从琅琊捎回来孝敬您的?”

    淑妃浅笑着点了点头,“你不说,我倒忘了,我这儿还有一串珊瑚手串,是拓儿托我转交给和乐郡主的。今日出门带着,就借花献佛权当给郡主的贺礼了。”说罢望向太后和皇上,见他们同意了,着宫人递给我。

    我诚惶诚恐地受了,生怕她此举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这里,我可没有六姐那巧舌如簧的魄力。见恒帝在跟他几个儿子交谈,寻了个借口,让宫人跟太后告个假,就偷偷溜了出去。

    屋外的空气真是清新,十五的月色明亮醉人,一个人东走走西蹿蹿也觉得分外自在。站在湖边望去,月色下的一池荷叶被微风浮动着波光粼粼,煞是好看。正准备俯身拨开莲叶鞠一捧水洗洗脸,忽觉身上被人一点,就再也动弹不得。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轻笑一声问我,“今夜老三和老四都携了家眷参加晚宴,不知在你眼里,哪一对看着碍眼一些?”

    “太子殿下是来嘲笑我的吗?”我冷哼一声,“您认为我看着他们琴瑟和鸣应该碍眼,那么主位上少了一个人,殿下是否觉得心里空了一块呢?”恼恨他一针见血刺痛我,也针尖对麦芒直戳他的痛处。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太急?”他转过身,与我对面而立,星眸中拢了笑意道,“见你伤心离席,就忍不住跟过来,想跟你聊聊天,开解开解你。何苦这般小人之心。”

    明明不怀好意,还说得跟正人君子一样,我眼一棱,“先把穴道解开!”

    “你对本宫几个弟弟向来都是笑脸相迎,何曾像现在这样杏眼圆瞪过。”他欺身过来,附在我耳边道,“看你每次对着他们笑得那么甜,我可是嫉妒得很哪。”说着猿臂一伸将我揽在怀里,“还是这样静着的你好,一如睡着的你,温顺甜美,让本宫心喜。”

    我心下一惊,不禁颤声道,“夜半在玲珑阁窗外窥视的是你?你怎么如此……”一时语塞,不知道是该说他无耻,还是应该说他武功卓绝如斯,干嘛不去闯江湖混个武林盟主当当。

    “你在怕我?”他撩起我一丝长发在鼻尖一嗅,食指轻轻拂过我的脸道,“我对你有多上心,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何苦怕我。”又将头埋在我颈间闷声道,“母后走了,这些日子我过得苦闷,每每心底凄楚的时候,就会想到你。秦殊,为了皇位,我连母后的性命都赌上了,所以这次你不要再选错阵营了。”

    这是在警告我!他说他连张皇后的命都赌上了,难不成她不是自杀?听宫人说是饮了鸩毒气绝身亡的,当时她处于管制中,这鸩毒是怎么到她手里一直是个谜。而如今这个人把谜底给了我,他还让我不要怕他,一个连自己亲生母亲都能下手的人,一个可以在这深宫中来去自如的人,我怎能不怕?

    “你还不如现在就直接将我推入这湖里,一了百了。”我心中凛然,嘴上也颇为铿锵,“如你所见,他们都是我所在意的人。我自知力量绵薄,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如果他们有生命危险,也不可能袖手。所以你还不如现在杀了我干净,也免我在这世间辗转之苦。”

    他抬起头来,目光如炬,在我脸上细细流转,直到看得我毛骨悚然。最后一声轻笑,“杀你干嘛,你可是制衡的一步好棋。父皇将你放在身边,无非是在考量我们。秦殊,你太美好,这世间唯有为帝王者才要得起你。这一场角逐才刚刚开始,眼下你就安心地做好你的修仪吧。”

    说罢一闪身就隐遁而去,我活动了一下,穴道已经解了,感觉他走得匆忙,四下里一张望,就发现有人正朝我走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