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吴王的盟友

章节字数:2320  更新时间:16-04-24 14: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事先被告知,胥野来的是塔里部落的宗亲,而韶南来的是十六国推举的大理代表。听说礼品颇为丰厚,是为了感谢恒帝开放与其接壤的边镇互市,给韶南民众带去了很多实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过是借了时机来与大原皇帝共商国是的。

    当我还在盘算怎么去和塔里的使者套套近乎,听听胡丹在塔里经营状况如何,能不能趁机再进一步扩大与他的合作范围。反正现在恒帝也开放了与韶南的通商,若他能说服敦里可汗提出互市的请求,虽说胥野相对于韶南强大许多,且擅长纵兵掠夺让大原忌惮,倘若心诚也不无可能。就接到消息,恒帝让我跟随刘卓一起去城外迎接胥野使者,大理的那边是太子和刘应去。这是各国皇室宗亲的对接,自然是跟着刘卓一样,穿着郡主礼制的朝服,端庄地坐了八抬大轿去城外等候。

    自从五月那次宫宴之后,我们就很少像这样私下里见过面,尤其是在听说他王妃怀有身孕一事之后,通常遇见都是点个头便该干嘛干嘛去。他似乎也很忙,朝中现在拥护他的人也不在少数,贤王之名渐渐鹊起,隐有与太子齐平之势。不过反对的人也不少,有人觉得他这半路得来的王爷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虽说其他几个皇子也都不曾建立过军功,毕竟是跟随恒帝大大小小经历了很多事情,能力品行都担得起亲王的头衔。

    这可能也是他极力各方笼络,拼命于公事的原因。有好几次见他因政见不合,孤身一人周旋在几位重要辅政大臣中间,带着一种孤决,就很想劝慰他不要走得太着急。后来想想,我们都走在各自选择的道路上,既然选择了,就应当去承受,又岂是旁人能替代或左右的。

    在轿内坐的百无聊赖,终于忍不住探出头去,就撞见刘卓专注望过来的星眸,心底一惊,原来他一直透过半透明的绢纱帘在看我。每每看见他这样的眼神,就有种分不清到底是谁欠了谁的感觉。吩咐侍卫将马牵过来,挽了袖子在宫人的帮助下骑上马,幸好不是那种曳地一丈的长裙摆,不然马肯定会误会它长了翅膀。策马走过去,他笑得温和,“刚刚看你静坐在轿子里,是我不曾见过的温婉,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现在才感觉这一身繁复的衣裙里,装的还是我那个灵动的五妹。”

    我望着他,很久没这样打量过他,面对我时还是曾经那种温良,仿佛在勤政殿孤注一掷的是另一个叫刘卓的人。变了,比曾经更懂得隐藏,整个人像一把藏在华丽装饰中的利剑,因伪装让世人都将目光齐聚在那华丽温润的外表上,却忽略那野心勃勃的内里。心底极力压抑百般感慨,嘴上脱口而出却是,“二哥,最近过得好吗?”

    他先是一愣,眼眸有轻微的忧伤一闪而过,随即是古井无波的平静。接过我手里的缰绳,一边挽着,一边温言,“挺好的,比想象中艰难一些,不过原属正常。倒是你,修仪一职不好做,懂得私下里与我们几个疏远,这很好。”

    我一脸讶然,他都不生气吗?当日得了刘耀的提醒,确实也有意减少与他们私下里接触,对他的疏离更多是因为他已成亲,心底终究是介意的。却也在无意中帮了他,毕竟是举朝上下都知道我是他的义妹。后宫中有个极为受宠的娴妃,前堂又有一个御前修仪,不管他怎么做,这结党营私工于心计的形象,都烙印在反对他的人心中。若我稍有偏颇,这声浪怕是会更高。看他笑得宽容,心中涌动的都是浓浓的哀伤,回不去了,都已经回不去了,这条路注定是要伸向两头的。伸手接过他挽好的缰绳,敛下眉眼,轻声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一切都能如你的愿!”

    就在他欲语还休的时节,探马来报,胥野的使节队伍已出现在一里开外,我们相视一笑,策马前去迎接。“听说来的是塔里部落的宗亲,会不会是胡丹的兄弟?”我转头问刘卓。

    “来的是塔里王。”他轻笑着应我。

    “塔里王亲自来了吗?之前不是借口他身体不好召胡丹回去的,如今怎么亲自千里迢迢来了中州,不怕引起敦里可汗的怀疑?”我有些惊讶,自从跟胡丹借了商道之后,就很少联系,得到的消息都是九郎传来的。比如他采纳了我的建议,在商道旁建造房屋,让一部分牧民定居下来,形成固定市集,给往来商队提供食宿。因大原律例不准通商买卖,于是用以物换物的方式钻了空子。双方将交换得来的物品再在各自的地方与自己国人进行买卖,基本和互市没甚差别。不过诸如兵器战马类的严令禁止交易的物品还是没人去触碰,这也是为什么地方官察觉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当然也没少受双方孝敬的银钱。

    他打小就被他的母亲培养成了一个绝顶聪明的政客,深知我们站在不同阵营,所以从不曾向我提及塔里内部的事。看刘卓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就知他不一样,胡丹当他是同盟,肯定一直在互通有无。不禁怀疑恒帝让我和刘卓来接应塔里的使节是不是也有这层意思?他说,“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话音未落,就见一人纵马朝我所在的方位疾驰而来,还未近身就一鞭子抽在我马屁股上。我紧握缰绳,将马勒得团团转,最终稳在原地。还没来得及生气,就听那人一阵朗声大笑,“两年不见,这驭马的技术总算有些长进了。”抬眼就看见胡丹那英俊的眉眼,星目中欣喜深浓。

    “是你!”我也十分惊喜,“你现在都当上塔里王了吗?啊,真是让人惊讶,我说怎么皇上会让我来迎接,估计是二哥知道是你,跟他建议的。”

    他哈哈一笑,“这点还是没变,满眼就只有你二哥。”他看着刘卓打趣,见我脸一红,伸手扯过我的马缰,拉着我与他并肩而行,朗声道,“是我听说你现在是御前修仪,又封了和乐郡主,上书给中原皇帝要求你来的。一想到进了中州就能见到你,就迫不及待想更早一点见到你”。

    我看了看刘卓,他眼中一丝复杂闪过,又看了看胡丹,还是异族男子那种特有的率直,毫不避讳他的情谊。一时语塞,伸手抢过马缰,瞪他道,“原以为成了胥野三王之一,性子会沉稳点。好歹也算是故人相见,怎么一来就打趣我!我看哪,还是回到轿中稳妥些。”语罢拱手一礼,打马就往前去了,想着他们肯定有话要说,我在场终究不方便。一边在想,这边来的是胥野三王之一的塔里王,韶南来的又是谁呢?

    

    作者闲话:

    看我多阔绰,一出手就是两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