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宴会起风波

章节字数:2588  更新时间:16-05-15 16: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国宴的标准比平常的皇家宴奢华得多,琳琅满目的宫灯一步一隔,照得整个宫殿恍如白昼。丝竹声声入耳缠绵不觉,身着彩衣的舞姬在晚宴开始前就在中间的空地上一曲接一曲地跳着。娇俏的脸蛋,玲珑的身段,柔美的舞步,飘飞的纱幔,无一不让人感觉身在仙境,这风姿玉骨琼浆醴露怕是连王母的蟠桃宴也比下去了。

    因是接待别国使臣,宴会上除了贵妃代国母之仪与恒帝坐在上位之位,就只有我一个女子作陪,如元喜所言,既是女官也是皇亲国戚。太子胡丹以及段淳一刘应在左侧入座,硕亲王刘卓刘耀和我在右侧作陪,没看见传说中的韶南公主,想必是先吊足胃口才会出现吧。跟着胡丹他们一同到来的大臣,以及大原的肱骨之臣在两旁设座。

    宴会开始,舞姬就撤了下去,丝竹声独留古琴曲如水般弥漫在大殿上空,赏心悦耳。首先是恒帝祝酒,就是感谢塔里王和淳一王远道而来恭祝朕天命之年到来,朕甚欣慰,特设宴席款待,聊表谢意云云。之后是胡丹和段淳一代表各自国君送上祝福,敬酒祝词。然后是太子以储君身份,跟远客寒暄敬酒表示欢迎。最后是亲王们大臣们相互敬酒表示友好。

    待酒足饭饱之后,便是好戏登场之时。段淳一高举酒杯,“敝国为表示对大原皇帝尊崇,特地让舍妹百灵公主献舞一曲,恭祝大原皇帝福寿安康!”

    语罢轻轻击掌三下,目光看向殿门外,众人也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已有一群异族打扮的舞姬姿态各异地簇拥在大殿门口。明亮的银饰,戴在头顶手腕脚裸处,每走一步都发散出星星点点的光,吸引着人们观看的目光。短衣,长裙,袅娜地勾画出女子窈窕的身段,随着音乐舞动的同时,雪色的肌肤从腰间露出,引人无限遐想。这音乐清脆,携着喜悦欢快地流动着,湖水一样随风漫步而来。因师傅对音律多有涉猎,曾经听她演奏过,这乐器名叫葫芦丝。

    一群舞姬变换着舞步,灵巧地朝殿中井然有序地迈步而来,音乐原本律动整齐,待她们转着圈移动到大殿内,忽地戛然而止。众人皆是一愣,那些舞姬莞尔一笑,水波一样摆动着手臂,慢慢矮下身去,露出中间伏地蒙面的女子。入眼先是一袭孔雀绿长裙,用金线绣出孔雀羽的图案,随着音乐慢慢往上起伏的身段,修长玲珑,隔了面纱的一双剪瞳秋波,看得让人迷醉。接下来的是大开大合的乐律和舞步,最美的是她旋转时尽情展开的裙摆,恍若真的孔雀在眼前展翅一般,美得让人移不开眼。面上的轻纱,跟随舞步翻飞,玲珑的五官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去揭开轻纱一睹芳容。

    这就是百灵公主,果真是个美人。刘应也是有福之人哪。心底感慨着,目光不自觉地就看向刘应,却被他狠狠瞪我的眼神吓了一跳。他仰着下巴,凤目中闪动着戾气,一副鄙视我给他人长志气的表情。

    一曲舞罢,掌声雷动,公主揭下面纱,端了酒杯去给恒帝行礼,然后依次给在场各位男子敬酒。唱的是韶南的祝酒歌,声音清越嘹亮,从太子开始,像山中的精灵一样旋转在各位皇子王爷之间。太子眼中是惊艳,刘卓是温和,刘耀是淡然,胡丹是赞赏,而刘应居然还可以是面无表情的漠然!恒帝赐座,就在刘应旁边,真是让人猜不透的用意。

    接下来是胡丹带来的歌舞团献艺,前后两部分,先是舞姬主舞,再是男子主舞。长袍长袖长靴,脚步踢踏出铿然的节奏,舞姿雄浑,歌声豪迈,气冲山河。让人无论是听着还是看着都有种马踏河山的震撼,这就是游牧民族睥睨天地的雄壮!可惜似乎只有我最激动,其他人眼中都隐有鄙夷之态,胡丹目中也隐有对那些人的不屑。我轻叹一口气,师傅常说这世间有两样东西是不分种族和国界的,一是艺术,诸如音乐建筑美术类,一是爱,诸如母爱和情人之间的爱。可这些人都带了政治眼光在看这场表演,真是糟蹋心血。

    经历了韶南的柔美轻灵,以及胥野的奔放热烈,似乎就应该以我们大原人的博大宽广给予回礼了。看着众人期待一决高下的表情,顿觉无趣,可恒帝交代了,也不能拂了他的面子。于是起身对他躬身一礼道,“皇上,我们大原向来讲究礼尚往来,刚刚看来百灵公主堪称绝伦的舞蹈,以及胡丹王子精心准备的将胥野民众热情奔放展露无遗的表演,臣女愿献上一曲作为回礼,愿大原和胥野,韶南永世修好!”

    恒帝露出满意的神色,“准了!”一旁的元喜,就示意宫人等着我吩咐取乐器来。

    我却施施然坐下,轻笑道,“说起秦殊接下来的表演,就不得不提到一段往事。幼时的我虽身染重疾,却心高气傲,事事都想不输于人,也为此吃了不少苦头。我的师傅就常常弹这首曲子给我听,希望我能明白一个道理。秦殊先打个哑谜,各位听了曲子再来猜一猜我师傅的意思。”

    语罢将桌子上的碗盘一扣,拿起筷子就击节而歌:“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胜谁负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世俗知多少?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一襟晚照。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世俗知多少。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啦……啦……啦!”

    说实话,曾经师傅告诉我,音乐不必过分强求技艺功底,真情实意方为境界。人生也不必过分强求成败胜负,凡事但求心安即可。此前没有参透她说的是什么意思,直到刚才看着满室热闹,方才理解了她临别之前说的那句话“我此生最大的成就就是让你学会了拿得起放得下”。好一个拿得起放得下!正因为我能放下,不再执念,才会觉得他们执着于输赢可笑。也就是这份超脱,将这一阕词唱进了每个人的心里。

    歌声停歇,大殿中仍旧一片静默,众人脸上神色各异。恒帝眼角隐有泪痕,遑论这曲子是师傅教我的,他必然会有所感触,但我想此刻他心中想得更多的是半生以来,他得到的,放弃的,到底孰轻孰重。玉贵妃目光虚无,似在看我,又像是穿过我在看另一个人,或许这一刻她对于自己无时无刻不处于争斗的人生是厌倦的吧。太子在沉思。刘卓在看我,星眸中隐了探询之意,我自己却在心底感叹这似乎是第三次我借歌曲向他传达心思了。胡丹和段淳一目露赞赏,看来都领悟到其中的意境了。只是刘应这瞪眼看我又是几个意思?

    胡丹最先回过神来,击掌赞道,“好一个‘豪情还剩一襟晚照’,郡主小小年纪能有这般风华气度,真是人佩服!”

    段淳一紧跟着起身举杯道,“郡主一曲惊醒梦中人,这份随性,若要论胜负,我们已然先输一筹。”

    恒帝也跟着举杯笑道,“以前只知她摆弄乐器不遵照章法也能弹出别样风情,今日才知道,她还有一副好嗓子。朕这个郡主,还真是个宝贝。如她所说,今日殿上所见,各有千秋,都赏!来,干杯!”

    就在众人刚刚放下酒杯,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胡丹指了指我对恒帝道,“皇上若想和亲,不如把和乐郡主赐给在下。本王与她在胥都就已相识,对她倾慕已久……”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