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太子不肯结盟

章节字数:2582  更新时间:16-05-15 16: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起胥都将军府中,我还是个浣衣丫鬟的时候,他也曾这样闲闲的笑着说,要不我跟大原皇上请个旨,将你封个郡主什么的和亲于我。眼下的场景刚巧实现了他的预言,不知是不是该赞赏他心诚则灵。他这一语激起千层浪,大原知晓内里的官员都惊讶得倒抽凉气,其他人也瞬间变脸。

    我目光扫过,恒帝唇角仍旧带着笑,眸色却沉了一分。贵妃看不出喜忧,却是在极力忍住激动之意,我若嫁去胥野,在她看来是百利无一害。太子唇角一勾,此刻终于明白他昨日为何会拿王昭君一事与我做比,原来他早就料到会有和亲一事,是想借此割裂胡丹和刘卓的同盟关系么?刘卓显示受了惊,他此前一派安然,赌的就是胡丹知道我和他有情,不会开口求娶于我。如今事情出乎意料了,手中酒杯一抖,就猝不及防地滑落,醒神过来赶紧用另一只手接住,紧紧攥在手里,似在努力压抑胸中涌动的情绪。感觉有人在看我,回头一看是刘应和段淳一,一个满眼复杂,一个先是惊讶再是一目了然的模样。

    大殿内沉默一瞬,恒帝没有开口,只看向硕亲王,后者讪笑了一声,端起桌上的酒杯对胡丹说,“和乐郡主仙姿玉骨,风华绝代,王爷倾心也属正常。只不过圣上旨意明令是从宗室之女中挑选合适的和亲对象。名册已经拟出来了,各位小姐的丹青晚间就会送去国宾馆任王爷挑选。我大原女子貌美如花者众多,王爷何不等到那之后再做决断?”

    胡丹向来擅长察言观色,知道此刻硕亲王的意思就代表了恒帝的意思,举杯跟硕亲王道了一句“有劳王爷了”仰头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在众人眼中,这一页就算翻过,可胡丹唇角噙着的那一抹清浅的笑意,却让我放心不下。在我的印象里,他不是一个强求的人,这次为何会借了和亲的名义来迫我?目光在他和太子还有刘卓身上流转着,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红着脸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迷茫地望着众人。恒帝轻笑一声,知道我已经醉了,在一众人诧异的神色中,让宫人搀扶我先行退去。

    回去让四喜烧了热汤,舒舒服服泡了个澡,着了一袭雪色中衣,靠在美人榻前,执了一卷书沉思。因我怕冷,恒帝特地吩咐在我寝殿中烧了暖炉,炭火明灭间,感觉有一丝冷风吹过,回首就看见一袭夜行衣的太子长身玉立,唇角掖了一丝笑意。知道他肯定已经点晕了在外间榻上陪睡的小宫女,也早已习惯了他在这宫中来去自如,反倒伸手指了指桌前的圆凳,“殿下请坐。”

    他微微一笑,“他们说得对,你静着是一幅画,行走着仍是一副画。也难怪本宫轻轻一提点,塔里王就顺竿往上爬,还真是不知者无畏,竟然真的跟父皇求娶于你!”

    看来我没猜错,他真的是想用我挑起他们内讧,遑论胡丹与刘卓亲近不说,他点名要我和亲,刘应肯定是要横加阻挠的,如此一来又将韶南的百灵公主置于何地?因恒帝还未开口,我也没想象中那么畏惧,放下书卷,拿起炉上的水壶,冲了一杯茶递给他道,“太子这一步棋走得妙,只是不知你的渔翁之利是胥野还是韶南?”

    他似乎没料到我会问得这么直接,接过茶杯去,英俊的眉眼隐在那飘渺的水汽中看得不甚真切。“那百灵公主长得甚美,本宫还真有点心动。”

    是想拉拢韶南么?我垂下眼眸,敛了情绪,放着最好下手的胥野不用,偏偏挑了指名要与晋王和亲的韶南。不禁轻笑着无语感慨,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心念一转,抬眼再看向他时,挺直了脊背正色道,“这淳一王是大理实际上主事的人,这么多年甘居人下,不忍篡位动荡涂炭安乐,无非是希望百姓们能过上好日子。”

    太子唇角一勾,有些疑惑,“你为何要帮本宫?若百灵公主真的嫁与三弟,加上护国公的二十万征西大军,他就得天独厚了。”

    “胥野乃蛮荒之地,我这么做,无非也是殿下希望在不妨碍你计划的情况下,适当帮我一把。如今已经到了各凭本事的阶段,我可不想在你们几兄弟城门失火时被当做那倒霉的池鱼。”我轻叹一声,呷了口茶道。

    他面上情绪在我一句话中几经转变,最后定了定心神道,“你示好于我,照理说应该有所回报才是。不过可惜,本宫却不见得会帮你。”我皱了皱眉,他目露狠绝,“这场争位之战,你可不是池鱼,而是皇冠上的一粒人人都想得到的明珠。若我得不到你,与其看着你与别人在我眼前双宿双飞,还不如忍痛将你嫁去远方,省去你扰乱我心神的功夫!”

    谈判破裂,我瞬间失了兴致,靠回榻上,微闭了双眼,轻声道,“夜深了,殿下请回吧。”

    他轻轻踱步过来了,俯身在我耳边轻笑,“你这是要嫁我的意思?”他略带着酒气的呼吸,微微扑面而来,我轻轻皱了皱眉,没有出声也没有睁开眼。感觉他伸出手十分温柔地拂过我脸颊,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似下了什么决断一般,“放心,那是万不得已的打算,百灵虽好,终究不是你,本宫也舍不得送你去那连思念都不易到达的远方。”

    我松了一口气,他沉默片刻离去,再睁开眼来,顿觉脑中一片清澈澄明,睡意全无,苦笑着问自己,说好的放手呢?

    第二日睡到晌午才醒,急急忙忙披衣下床,却看见四喜支了头在桌旁打盹,见我起来了,笑着道,“小姐醒了?头疼不疼?”

    我摇摇头,“不疼,你怎么不早些叫我起床,现在不比平时,万一皇上那边让我过去,到时应对不及怎么办?”

    她走过来帮我整理中衣的系带,叫了一声翠竹,又抬头来看我,“一早元喜公公就过来传旨,说今日会去上宫别苑狩猎,见你还睡着,就让我们不要吵你,免得到时没精神。我想着这肯定也是皇上的意思,便由着你睡了。”

    “嗯。”我沉吟着点了点头,“我饿了,先简单梳洗一下,吃点东西。”小宫女们鱼贯而入,四喜刚刚伺候我梳洗完,一碗粥下肚,就听见福禄说元喜公公来了。我起身出去迎接,见他猫着腰穿过藤萝花架,身后跟着一个捧了一叠堇色骑装的小太监。

    看见我站在门口,顿时笑脸盈盈,“看来郡主休息得不错,这般灵动的模样,倒不像宿醉醒来的人。”说着侧身让过小太监,指着那骑装道,“这是皇上吩咐准备的,早朝已经结束,准备起驾去上宫别苑,郡主先收拾着,一会儿会差软轿来接您。”

    翠竹接过小太监手里的衣服,我见元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吩咐她们,“你们先退下。”回头就见元喜靠过来,压低了嗓子道,“早朝时塔里王又重提和亲一事,仍旧指名要郡主您,还说不介意你是不是宗亲身份,愿奏请敦里可汗以国礼下聘,共盟两国永世修好。方才皇上召了几个亲王在勤政殿商议与两国和亲之事,晋王又与皇上起了冲突,郡主今日可要小心应对。”

    我敛下眉眼,对元喜福了福道,“谢元喜公公提点。”然后目送他离开,心中陡然生气一种不安,若无恒帝的默许,他断然不会将这些消息透露给我。可我着实从那句小心应对中,猜不猜恒帝心中又是如何盘算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