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修仪好手段

章节字数:2817  更新时间:16-05-15 16: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一路沿着雨廊,登上阁楼,靠在栏干处,他极目望去,出声赞道,“真是一片繁华富饶的土地!”他神色隐有几分忧虑惶急,让我一时不知如何接话。静默了一阵,他忽地又转过头来看着我道,“郡主不是好奇曼珠沙华的模样吗,本王画一朵给你看看可好?”他目光殷切,我虽心底疑惑他为何会突然提起此事,却也不忍心拒绝他,径自吩咐宫人取笔墨来。他从那堆颜泥中捡了一红一绿两块出来,其它的都让宫人又撤了回去。

    他手法极快地在宣纸上走笔,鲜红的颜色在白底上细细勾勒出一条条缠绕的细丝,看着是一朵,又像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簇拥在一块,明亮惹眼,最后用绿色轻轻绘下一抹纤弱的花茎。待他放下笔墨,让宫人张着那幅画,透过光亮看去,那一朵炫目的花,绝美地绽放着,将一切景物都演绎成无关紧要的背景。这花妍丽妖娆,外围一圈细长柔弱似女子纤腰一摆的蕊,团簇着凌乱缠绕蜷曲着的花瓣,三三两两若即若离地挨着,如他所言,看得人心旌荡漾。仅这一朵开在那白底的宣纸上,就能像一个带着皇冠举着权杖的女王一般,带着让人不能直视的美丽,将观赏它的人震慑得六神全无。若千万朵这样的花多连绵成片,那又是怎样一种夺人心魄的美!

    他见我脸上是意料中的惊叹,挥手让宫人收了画,一脸淡漠地坐在桌前道,“很美丽吧,怕是世间再无一种美能比过它了。”随即是一声长叹,“只可惜,若它不是拜月教供奉的圣花,本王也会忍不住喜爱它的。”

    “嗯。听说它与西域的曼陀罗和东土瀛洲的扶桑花并称世间三大奇花,此前有幸见过开放的曼陀罗,不及它十分之一。”我由衷地赞道,对他后一句话起了疑惑,望向他的眼又带了几分探询。

    他轻笑一声,“郡主可能不知,它能被尊崇韶南第一大教派的圣花,凭的可不是它妖娆的外表,而是它花与叶的神奇功效。”

    “不会也跟曼陀罗一般,拥有能让人失去神智怪异效用吧。”我哈地一笑,有些失神,因他凝重的神情。

    他说,“比那更可怕。韶南民众喜欢养蛊,这曼珠沙华的花瓣是一种养蛊的好材料,食用过花的蛊虫,能通人心灵,将人变成只听蛊虫主人吩咐的傀儡。你是聪明人,大概也能猜到为何拜月教能在十六国中横行霸道的原因了。”

    我突然觉得脊背一种冰凉,“难不成他们借此控制着意见相左的人?”见他沉默,抖了一下身子道,“那为何不毁掉这些东西!”

    “自古奇物都相生相克,这花有毒,其叶却能解毒,能治百病,被百姓奉若神药。”他苦笑着。

    我疑惑,“医理在下略懂一些,既然花的毒叶子可以解,那为何不能制止拜月教的肆虐?”

    “郡主好像忘了,它们都生长在拜月教的圣湖边,那里有拜月教的教主和巫力深不可测的大祭司镇守。就算是国王去了,也只有跪地参拜的份。韶南全民信教,多数劳动所得都供奉给拜月教了,不瞒郡主,这次要求增加开放通商口岸,也是他们在背后撺掇的。”他俊脸上浮现一丝悲切,“若不能如他们所愿,怕是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所以这次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们?”我皱了皱眉,“是指教主和大祭司?”

    “那倒不是,拜月教教主历来是女子,都是经由大祭司之手挑选的,一个对另一个从来都言听计从。”他摇摇头,“只不过拜月教在韶南存在已久,除了大理是总教所在,其他部族都设有分坛,长期经营之下,难免有尾大不掉的现象出现。近年来因为争权,没少唆使教民们械斗厮杀。”他俊美的容颜中隐着深深的担忧。

    我似乎知道他主动跟我说起这些的意图了,不是他不同意修建这条商道,而是其他人不会同意。他见我低垂着头眼了掩藏着面色沉默半晌不曾开口,一声僵冷的笑打破寂静,语意中隐有愤怒和控诉:“秦修仪好手段,先是说服恒帝开放青州与我大理接壤的城镇互市,将韶南十六国的商品都汇集到大理,表面上看来韶南十六国利益均沾,实际上在其他部族眼里,大理是最大的受益者。现在又提出修建商道,无论我们同意与否,大理都将成为众矢之的。你以为本王会同意修建这样一条直插大理心脏皇城的商道?”

    我没料到他劝说无效,会突然冲我发难,抬眼对上他阴恻恻的眼神,也笑了。语气却是出奇的轻柔婉转,“秦殊再怎么聪明,也不及段王爷半分,就凭这千变万化如暴风骤雨即来即去的情绪变换,秦殊万万做不到的。在下只是一介女流,虽有幸成为奉诏女官,到底是我们大原天子慧眼识人,并无左右帝王决策的能力,恐怕要让王爷失望了呢。”

    他先前说了那么多,是因为修建商道一事是我提出来的,顺藤摸瓜地猜测开放互市指定与大理接壤的城镇也是我想出来的,希望借我之手扳回目前被动的局面,却不料我竟沉默着拒绝了。忍不住在我面前现了怒气,见我不愠不火,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眸,敛了方才像是能刺透人灵魂的冷意,微微笑了笑,“没有回环的余地了么?”

    我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知道往后与他打交道的地方多,也稍微缓和了一下神情道,“王爷此前的话,只说对了一半。是,若真起战事,这条商道会给大原带来行军便利,当倘若和平呢?两国通商互市,韶南也会日益繁盛富强,王爷若还是不放心,大可驻扎一支联合军队在这里。若我是你,不仅会竭力劝说其他部族接受这个建议,还会让他们自己出力在他们国内修建利于出行的官道。”

    他轻笑一声,“修仪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明知十六国各自为政不说,中间还掺杂着拜月教总分坛之间的问题……”话说到这里,他陡然一顿,眼眸立即绽放出一种清亮的光看向我,随即露出恭敬地神色,“谢修仪提点。”

    我抿了口茶,只是笑笑,并不说话,那时并不知道眼前的段王爷远比我想象得聪明,不仅听了我的建议和拜月教总坛合作倡议在各国修了官道,更是借此迈出了他娶拜月教教主,实现韶南十六国政教统一的第一步。

    打猎的队伍回来了,别苑中顿时人声鼎沸,恒帝扶了元喜的手来校场查验结果,许是三皇子和塔里王斗得太凶狠,众人自动让出一条通道,尽头是堆成一堆的火狐。数量不多,也就三五只,饶是如此还是体现出狩猎者的技艺高超,火狐是灵兽,原本就鲜见。但是此刻引人注目的不是火狐的数量,而是插在狐狸小小的身躯上那几只纠缠不休的羽箭,细心看去,几乎每只手肘长短的狐狸身上都穿着四只羽箭。

    太子站在一旁,看恒帝和我都面带疑惑,唇角噙了一丝笑意道,“王爷和弟弟们身手都很好,可谓不相上下,因今儿只分了两队,羽箭尾部标了颜色,父皇一看便知,蓝红各两只,战成平手。”

    恒帝看向我,微微一笑道,“这火狐本就难得,今日因你一句话,朕这围场中的火狐几乎无一幸免。只是你们这跟穿烧烤一样的羽箭,倒令这上好的皮毛毁了。”他语音一落,刘应刘卓刘耀皆是眉眼一低,太子显然没参与其中,饶有兴致地看着满不在乎的胡丹。

    他说,“无妨,尾巴没有受箭伤,做个围脖还是可以的。”说罢用弓挑了挑那一堆狐狸,露出一只插了三只蓝色羽箭的火狐道,“太子刚才说战成平手有误,明显是本王这边胜出了。”眼光却是带了十足的挑衅看向刘应,后者凤目中却明显露出焦急之意望向恒帝。

    恒帝当然明白他是在讨彩头,要重提和亲一事,只是清了清嗓子道,“今日这彩头是她定下的,自然由她来做决断。”说着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我,众人的目光立时望过来,面上的表情各是不同,其中最多的表情却是是疑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