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以和亲之名

章节字数:3064  更新时间:16-05-15 16: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瞬间变成这场逐猎之战的主角的我,却一样困惑不堪,瞪圆了盛满疑惑的大眼睛,又在众人的目光里朝恒帝望去。胡丹愣了一愣,抱拳一礼道,“恕在下愚钝,素闻大原乃礼仪之邦,儿女婚事历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乐郡主虽不是您的女儿,可这和亲是两国的大事,她又是女官,皇上的意思是?”

    恒帝见他迟疑,携了我的手,转身向主位走去。因不明白他的意思,我低头看着他明黄的袍角翻飞着,那短短的几丈远,走出了一生的漫长感。他坐了下去,目光望向胡丹,深幽如古井般不可测,“王爷是否执意和亲非她不可?”胡丹顿了顿,坚定地点了点头。他兀自笑着,“那就对了,她的师傅是朕极为重要的一位故人,曾于我有莫大的恩情,朕允了她一诺,而这一诺她用来求了秦殊婚事自主。也就是说,无论是谁要娶她,需得经过她同意才行。”

    他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惊得深吸了一口气,不禁在寻思什么样的故人能得大原皇帝的一诺。只有刘应唇角微微带笑,他自然知道这是我师傅,他的母妃,恒帝深爱的西月妃求来的恩典。而刘卓和太子腮边,却隐约透出一种跃跃欲试的神态来,就连段淳一也满目深思。

    胡丹状似还要开口,恒帝轻轻摆了摆手,笑得隐秘,“王爷,来日方长,若要讨个定论,又何必急于一时。今日狩猎成果颇丰,朕也十分欣慰,元喜传旨,让宫人就在这里准备晚宴吧。”

    算起来在宫中参加多次晚宴,都不及今日这般欢乐,胡丹带来的裨将亲自主持烤肉,配上大原的琼浆玉露,再观赏着韶南风情万种的舞蹈,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宴会进行到后半部分,几乎是各个民族的人都混杂在篝火旁,跟随节奏欢快的丝竹声,端着酒杯,相互携着跳舞唱歌喝酒。

    我和恒帝在一旁看着,他看了一眼淳一王问我,“朕听说淳一王不同意修建商道?可是害怕因此破坏了天险,给了大原借商道行军,威胁大理的机会?”

    白日里的劝说,不一定会很快奏效,此事干系重大,他必须想出完全之策才会做决定。低首轻声回话,“他会同意的,现在优柔寡断是因为需要取得他皇兄的同意,毕竟商道是修建在大理的国土上。同时也要防着其他部族的干涉,他们可不像中原人这般讲道理。最可怕的事政治之外还横着一个全民信仰的宗教——拜月教。”

    恒帝转了转手中的白胎细瓷半透明的酒杯,沉吟了一下道,“最大的问题就是拜月教,这些年日益坐大,几欲到了让韶南国将不国的境地。他们不劳而获,民众耕种渔猎所得大半供奉于他们,肯定惧怕这商道会给他们的地位带来冲击。煽动民众的理由也很简单,只需借两国敌对多年,若起战事,这商道无异于引狼入室!”

    “他们各有各的盘算。”我小小地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笑得狡黠,“谁说打仗一定要走商道那么显眼的地方。都说兵道在奇,我又不傻,若真要打仗,我会建议皇上翻过灵山行军,震慑沿途部族,包围大理皇城。不过商道也还是可以正面借用一下,声东击西的效果往往是出人意料的。他们怕也是正常,毕竟韶南人少,一旦大军压境,必定亡家破国。”

    恒帝瞥见我脸上似酒气上了头那可疑的红晕,也像酒后闲谈一般,感慨道,“灵山险峻,谷中瘴疠重生,殊儿此计恐怕难以实现。”

    我微微抬起下巴,斜睨了一眼狂欢着的人群,轻声道“,皇上可听说过韶南的果下马擅长行走山路,所以这次通商,可适当开放马匹买卖。至于瘴毒嘛,听说拜月教总坛圣湖旁开遍了曼珠沙华,这花是毒,其茎叶却可解百毒,因此令段王爷又爱又恨呢。”话说到这里,就没有再往下说了,恒帝聪明,自然会去查探段淳一,若能达成同盟,那这商道之事就能轻易解决了。

    大约十日左右,和亲的事有了定论,当然不是我和胡丹,而是百灵公主和太子的婚事,迎娶的聘礼便是那条商道。我在大殿上看见每个人脸上都流动着非常满意的神情,一时分不清这是谁运作的结果。不过太子总算如愿以偿,新婚是按照韶南的风俗,从国宾馆将百灵公主嫁入东宫的。因为是两国修好的一大盛事,百姓们都夹道欢迎,太子与百灵共同乘坐的类似大原步辇的喜轿,被八个强壮的着了红色衣裤赤足的大汉抬着绕皇城走了一圈才入东宫。恒帝亲自主婚,我跟着去了,和众人一样等着新人,不断有人来报告迎亲队伍的进程,太子妃一家脸色都不太好看。三姐估计也不好受,借口皇太孙身体不适,就没出席。

    离了酒宴,原本是想去看看三姐和小外甥的,前几日得了一个赤金璎珞的长命锁,刚好拿来做我这个姨的见面礼,哪知走着走着竟迷路了。宫中大半内监宫女都在喜宴上穿梭,靠在假山旁等了半晌也不见一个人影。已经是薄暮十分,花园有些昏暗,不由得踮脚去取回廊下的一盏宫灯。因喝了两杯酒,身体有些绵软,不太能使上力,好不容易狠下心猛地一抬身去够宫灯,脚下重力一失,眼见就要摔倒。余光中瞥见是摔向花园中,想着是泥土,衣服也穿得多,应该不会痛,就将到嘴边的尖叫又收了回去。

    不是预料中的脸着地,而是匍匐着摔在了一个人的怀里,衣料出奇的柔软,像是什么动物的皮毛,不禁动了动脑袋用额头蹭了蹭。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本王喝得手脚都麻了,不得已才用这种方法接住你,原以为终于得偿所愿温香软玉在怀,不料我才是那个被调戏的人。”

    脑子有些混沌,鼻子却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一股马奶香味从他身上传来。我撑着手坐起来,翻身跪坐在一旁,盯着他道,“你不是打小就在酒中泡大的吗?哦,这是在嘲笑我的酒量不行呀。”

    胡丹也拍拍手坐起来道,“你们中原不是有句话说酒不醉人人自醉么,不找个借口,他们又怎么肯放我出来!”

    “你看见我离席了?”我有些疑惑。

    他点点头,“不止是本王,估计其他几人也看见了。自从别苑得知你婚事自主之后,估计他们也跟我一样,希望寻个机会问你一个答案。”

    这也是为什么我避着你们的原因。我埋了头在心底默默地说。

    他见我不说话,伸手过来抬起我的下巴,一双眼睛闪亮得像夜空中的星星,带着海一般深沉,那么恳切。他说,“秦殊,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和亲不可?”不等我回答,又轻叹一口气道,“你在中州发生的每一件事,我都知道,当初分别之后,回到塔里的我疯狂让自己忙起来,以为可以将你忘掉。可是不能,每次关于你的消息送来之后,我都抱着那信件久久不能入眠。此前你心中有一个二哥,如今他不在了,上天又给了我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我是一刻都按捺不住想带你走!”

    我黯淡了神色,“是呀,那个曾经我为之连生命都可以放弃的男子,终究娶了别人。胡丹,你知不知到那种痛?原以为参加他婚宴那天就痛得够深沉了,谁知在听说他王妃怀孕的时候,我简直能感觉到发梢都传来的疼痛,这里,这里,这里都疼得寸寸裂断了……”泪水在我脸上大滴大滴滑落,我像个慌了神的孩子般,在自己心口胡乱摸索着。

    他喑哑着嗓子,一双大手捉住我的两只手,坚定地看着我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痛着的时候,我也在痛着,所以这次来带你走。秦殊,你跟我走吧!”

    我在他那重如泰山深如星海的目光中,怔住了,良久摇了摇头,“你和他们一样,有着不肯割舍的梦想,那是一条充满刺痛的荆棘路,或许你们现在还不知道,那条路一旦走完了,你们都将不再是今日的自己。”我苦笑着,“所以这一生,我不愿嫁入王侯家,宁愿一人终老,也不愿像师傅那样,明明离开了,却数十年如一日,承受着分别之痛。”

    他急切地看着我说,“不会的。你听我说,胥野和大原不同,王公贵族只娶妻一人也大有人在,你若不喜欢……”

    “这话好熟悉,好像有个叫刘应的人也说过。”我轻语呢喃着,最后目光变得清冷,看得他都是一愣。我声音极轻极细,却无比清晰地对他说,“你当我真的不知道以国礼求娶意味着什么吗?有些事只可一,不可二,胡丹,你不要这样做,否则我会恨你!”

    他身子一震,随即缓缓道,“我既从这里带走了你,就不会将你再捧手送给任何人!”

    原来和猜想的一样,我冷笑着,拍了拍裙裾,起身离去,从始至终再也没有回过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