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和亲远嫁是局大棋

章节字数:2473  更新时间:16-05-15 16: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月初八,是我和亲远嫁的日子,我穿着大红嫁衣,在恒帝的牵引下,从宣政殿的大门一步步走下台阶。刘应和刘卓身着亲王常服,站在两旁,目光过处,皆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在恒帝将我的手递给胡丹时,我低头噙了一丝笑意在嘴边,一段历程结束了,而另一段才刚刚开始。

    原本想着,我赔上自身替恒帝搭台唱这一出戏,应该会在他的护卫下平安到达胥野。却没料到,胡丹的使节队伍,还没走出中州城,我就被劫了!

    因用了迷烟,我差不多睡了一天一夜才醒,醒来发现自己身在段淳一的车队里。精致的马车里,他就坐在我对面,懒懒地靠在软枕上,递给我一杯茶道,“郡主想必渴了,先喝点水?”

    我接过茶,挑了挑眉道,“是太子做的?”见他点头,更是惊讶,“皇上为何没有干涉,胥野的使节队伍才刚刚走出京城而已。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大原送了一位郡主去和亲,人不见了,岂不弄巧成拙?”

    他淡淡笑着,“太子说让郡主先在本王这里歇息两天,自然会有人来接你。至于会不会弄巧成拙,郡主想必比在下更清楚,就是不知段某有没有幸做郡主的知心人?”

    “我自是知道胥野和大原这亲是结不成的。原本我嫁与胡丹,郡主身份还勉强说得过去。但是以一个非宗亲的外姓郡主身份嫁与胥野可汗,就算是用了公主仪礼,也抚不平胥野王室那颗受辱的心,起战事是难免的。”我把玩着手里的茶杯,这段淳一比中原王室还会享受,这上等白胎细瓷茶杯,在微光中晶莹剔透的似一块美玉。“王爷是在惊讶,秦殊明明知道和亲只是挑起战事的导火索,为何还会去趟这趟浑水吗?”

    他点点头,“听说郡主自小身中奇毒,此去可是想混个身份,得阴阳泉的庇护?”

    知道的倒是挺详细,难道太子也知道我身上的“相思引”非阴阳泉不能解,那他半道劫了我又是何用意?我敛去眉眼中的情绪,将空茶杯递还给他,轻声道,“不知王爷又与太子达成了什么协议,让你改变主意将百灵公主嫁与太子殿下?”

    他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道,“百灵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晋王眼里心底都只你一人,本王怎忍心她嫁过去受孤苦。做哥哥的,自然要替妹妹选个好的归宿。”

    我也跟着笑了笑,知道他不肯说实话,但是大体也猜得出,令他改变主意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太子的拉拢,二是恒帝的默许,只是不知道这两者在他心中,谁占的分量更重一些。

    晚间就听见段淳一的探子来报,晋王和吴王同时得到郡主被劫的消息,带了人前去与胥野塔里王对质,大原皇帝因此震怒。下旨说和乐郡主身染重病,现改换一宗室女和亲胥野。现在胥野使节队伍上下都有种被羞辱的情绪在膨胀,听说塔里王气得不行,当下乔装带着几名大臣和护卫快马疾驰回国,留了大原送去和亲的队伍在后面慢悠慢悠。

    当时我和段淳一正坐在某客栈用餐,来禀报的人说得眉飞色舞,兴高采烈地表达因和乐郡主这一红颜祸水导致的大原和胥野的争端,刚好给韶南一个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全然不知祸国殃民的主,就是坐在他对面淡定饮酒吃菜的我。其实我心里在想恒帝这台戏唱得够排场,牵扯南北三国争端,只是不知道这次他是要替谁铺路。

    我没料到,最终来接我会中州的会是元喜!段淳一提前得了消息,将我留在头一天晚上我们留宿的客栈,毕竟是大原和亲失踪的人,若被撞见在韶南使者队伍里,传出去会有损与其他两国的利益。这几日与他相谈甚欢,愈加肯定若此次商道修通之后,能与他合作的生意很多。他对我的很多想法都感觉很惊奇,其实是一早就得知他心中所想,自然投其所好。我对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他肯定不知道从青州蓬莱阁带走的那名弱质纤纤的女子,是我埋在他身边的一步棋。

    段淳一虽不精于武艺,但是文才韬略非常,为人又异常谨慎。最初送去的叶佳颜,的确与普通人无异,为了瞒过他的种种试探,用了西域昆仑的金针封脑。直到监视的人说他对她绝对信任之后,才解了她身上的封印,关于他的信息,也差不多是他们来大原庆贺恒帝寿辰前一个月才到手的。所以才有了修建商道的提议,不为别的,就是赌他一定会答应。若他真的有朝一日能实现心中抱负,绝对是一个造福百姓的好君主。

    元喜来接我,差不多就是恒帝亲自来接的意思。我换下了穿了几日的男装,让宫女将我重新梳洗一番,盛装出去。元喜细细打量了我一番,躬身一礼,笑脸盈盈道,“郡主这几日受苦了,出宫的时候,皇上特意吩咐奴才,回去不用太着急。他知道您爱玩儿,这是让奴才陪着您好好逛逛的意思。”

    我眯缝着眼笑了,“有劳公公,这么大老远来接秦殊。只是皇上习惯了你在左右服侍,秦殊怎么敢当?”心底却在疑惑,在处理我的事情上,恒帝将几个儿子都隔绝在外,是几个意思?

    他微笑着回我的话,“皇上体恤老奴,特地恩准将老奴调往郡主的神女台养老,老奴亲手调教的徒儿填补了缺口。”

    我微微皱眉,轻声问道,“皇上对外宣称我病了,眼下又恩准我在外游玩,意思是暂时不用去勤政殿当差了吗?”

    他似乎猜出我的心思,一边伸手来扶我上马车,一边轻声道,“在与胥野议亲一事上,皇上感念郡主一片丹心,他曾说,‘秦殊这个傻丫头,朕这张网织了十年,都要收尾了,还需要搭一个郡主进去?她是西月妹妹的女儿,又是西月亲手带大的,在朕的眼里,可比其他宗亲贵重的多。她舍得赴身一搏,朕还舍不得咧。’”

    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安心。我看着流动在元喜眼眸中的艳羡,他是真的为我能得这份荣宠感到惊讶,又何曾看得懂这内里的忧伤。我坐在马车里,仰望着绣了精致图案的帐顶,有些恍惚。三年前,我也是这样坐着马车走入了刘卓的棋局,而如今,他和我一样,不过是恒帝手上的一颗棋子。禁不住思量,这一次,这辆繁华锦绣的马车,又将会载我向何处去?

    当真听了恒帝的话,在外面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将原本三五日的日程,走了将近一旬才回到中州皇城。又借了生病的缘由,在府里住了半个月,似乎是恒帝此前就有所打点,刘应刘卓刘耀竟无一人上门,连同东宫那边都一样,只差了人送了不少补品到尚书府。十二月初,恒帝派人来接我回宫,勤政殿内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胥野上下认为大原用一外姓郡主和亲不说,中途还换了人一事有损国威,从十一月下旬开始,各部族就按捺不住,不停骚扰我大原边镇。如今敦里可汗更是听从建议,整军备战,似有南下之意。大原也不能落后,当机立断要派人去镇守胥都,我拿到的第一个折子便是刘卓请命去胥都领兵!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