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万人阵前说奈何

章节字数:2633  更新时间:16-05-15 16: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与其说恒帝政治嗅觉敏锐,还不不如说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自登基开始,就在谋图胥野一国,多年来迟迟不能动手的原因,是因为三王鼎力,看似分裂,若有危机还是会听从朝廷调遣。他几经挑选,看中了势弱的塔里王有心改变多年来受其他两个部族欺压的局面,于是便有了对质子胡丹的扶持。想也不用想,这次力主对大原用兵一事,就是胡丹一手策划的。这次声势浩大的出兵,赢了固然好,倘若输了,恐怕年幼的敦里可汗会被指责失德。

    早前就听说恒帝昨日在朝堂提出有意挑选一名督军去胥都,协助忠勇侯备战迎敌,让大臣们酌情推荐人选。今日的折子里,没人提及此事,想必都还处于观望之中,刘卓却心急火燎地毛遂自荐了。见我拿着折子沉思了半晌,恒帝轻咳一声问我,“谁的折子?写了什么?”

    我慌忙合上奏章,双手奉过去道,“是吴王殿下请求督军一职远赴胥都。”

    他接过折子,摊开来快速掠过,沉吟了一会儿道,“你以为如何?”

    我没料到他会在这件事上征求我的意见,抬眼撞上他深邃的眼眸,又似触碰了火焰一般快速移开。随即低声答:“吴王曾经在忠勇侯府中待过一段时日,那时的忠勇侯念着死去的安国公的旧情,对殿下也是颇为照顾。忠勇侯镇守胥都十余年,将士们在其超常的治军才能管理下,都对其很服帖。就连还是质子的塔里王,也是颇为敬佩他的。”

    “你倒是说得滴水不漏。将让他去与不去的理由都给朕找齐了。”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继而又沉了脸色道,“他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这督军名为闲职,实际上朕却是做了要削弱罗航在镇北军中影响力的打算。这事本就有难度,况且还有起战事的风险,怕是没几个人敢去搏一搏的。只是到底年轻急躁了些,他想借此平息了朝中那些关于他无功受封亲王的流言,此举终归肤浅了。”

    我目光在恒帝脸上几番探询,虽不太明白他最终决断如何,还是大致猜出了他此刻的打算。“皇上的意思是将吴王的折子暂且压一压?”

    他眉眼一动,点了点头。我却在心底疑惑,这事棘手,谁会推举刘卓去呢?

    从勤政殿出来,在神女台外遇见了一袭月白袍子,外罩黑色大氅的刘卓,英姿飒爽,俊逸若飞。他并不知道折子被恒帝压了下来,见我惊讶,薄唇亲启道,“我是来跟你告别的,今日的奏章,想必你也看过了。”

    我眉眼低垂,伸出一只脚轻轻碾着大理石地面上细白的积雪。原本政事不该在这样的场合谈及,却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萌动,微微抬了头,目光沉稳地望向他道,“折子没有下发到中书省,压在勤政殿的几案上了。”

    他轻轻皱了皱眉头,语调有些不可置信,“原以为此事没人敢接受,父皇会第一时间准了我的。”见我的脚越探越远,几乎伸到没有清扫过的花台边上,他剑眉挑了挑出口制止我道,“仔细湿了绣鞋冻坏了脚。”

    我啊了一声,停下了脚上的动作,规矩地站着道,“许是他心里有更合适的人选。”又在心底默默补了一句,是更合适提出让你去胥都的人选。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星眸中闪过一丝了然,俊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意道,“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了,父皇不过是不喜我这折子上得太急,显得浮躁了些。”

    我没接话,只是在心底惊叹,到底是父子,心意都是相通的。停了半晌,见他也不说话,只是专注地看着我,不自然地侧了侧脸道,“你为何要自请去胥都?若胡丹真的想篡权位,这一仗规模不可小觑。”

    他唇角微微一扬,眼神宠溺地看向我道,“塔里王曾跟我提及他在胥都因看中你的聪慧求娶于你一事,原以为你会顾虑身上的毒,答应他的请求,却不料你说放不下我。这次来之前,一直责备我让你白璧蒙尘的他就说过倘若你肯跟他走,他决计会带你回胥野。五妹,你看,你虽不说,责怪我负你的人却很多。其实你心里是怪我的吧,不然也不会赌气答应去和亲。”

    四目相对处,我隐约觉得心口翻腾着一阵痛意,一种莫名的酸楚涌上眼眶。我一袭青衣,恍若夏日里映衬着遍野绿意的烟尘,如梦似幻地倒映在他漆黑的瞳孔里,泪光点点道,“我不是不恨,只是不想恨罢了。二哥,一切都木已成舟,你这又是何苦?”

    他轻轻摇了摇头,“不一样的,五妹。我知你聪明,不会屈服在和亲两字中,定是与塔里王达成了什么协议,才会慨然随他而去。可是于我来说,不管怎么样,你都是以和亲的名义去的。所以一如我信上所说,只要你肯假以时日于我,我定会踏平胥野,将阴阳泉奉与你手!”

    我望着他俊美如天人的容颜,想起师傅说过世间最动人的情话莫过于在你需要他的时候,他会附在你耳边轻声说“有我在”。他此刻满眼满心都在告诉我,有他在,我不需要以身犯险,也不需要舍弃分毫。可他不明白,我需要的是远离这一切纷争,像师傅一样隐遁于世,从此各自安好。千言万语终究化成一句话,“你觉得好就好。”轻轻叹了口气,紧了紧身上的狐裘,转身离去。

    第二日,听说他去了东宫。第三日,太子在早朝的时候,当朝宣读了他建议让刘卓出任督军一职的奏章。第四日,朝臣纷纷上折子,详细罗列了吴王出任督军一职的便宜之处。

    也是我疏忽,怎么没想到太子是推举刘卓的最好人选。出任督军远赴胥都,看似凶险,实则是在给他一个建军功的机会。太子作为一国储君,又是几个皇子的兄长,将这令人艳羡的机会让给最适合的弟弟,充分显示了储君的肚量和知人善用的才干。恒帝对太子的表现十分满意,当堂夸奖他“为人谦和,兄友弟恭,是当世青年人的典范。”

    十一月望日,是钦天监看的适宜大军出行的好日子。恒帝在宣政殿前,与刘卓斟酒激励三军将士,一时间“杀尽敌寇,踏平胥野”的呼喊声地动山摇。我站在城楼上,被那向着日光的三千金鳞甲晃得睁不开眼睛,那里有半数的人是出自亲兵营的青年才俊,和督军刘卓一样,带着父亲希望他们建功立业的殷切希望,在这杯践行酒过后,将远赴千里之外,战场杀敌。

    刘卓一袭银白甲胄,玄衣劲装,眉目深远,愈发显得气宇轩昂。他奋力将手中的酒碗掷地有声,一声怒吼“大原必胜!”响彻云霄,炸雷似的绽在将士们的耳边,他们受他的情绪感染,高举戈矛喊着“皇上圣明!督军威武!大原必胜!”

    我伸出手,在虚空里描摹着他的身形,他似乎有所感应地朝城楼上愿望过来,明知他看不见,我还是吓得缩回了头。“万人阵前说奈何,还得乡有几个?”尽管我不想承认,但是当初同意胡丹的建议,更多的原因,是不想看到今天这一幕吧。

    我将脸深深地埋在指掌间,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已远去,唯留刘卓一袭清俊身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有脚步声靠近自己,缓缓抬头,看见刘应长身玉立而来。泪水一滴滴打落在我的手背上,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泣不成声。

    他在我的抽泣声中顿住了脚步,原本关切的眉眼,瞬间变得清冷,薄唇抿成了一条线道,“本王放弃这绝佳机会留在中州守着你,你却在为那个伤你一遍又一遍的男人流泪?”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