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前有内忧,后有外患

章节字数:2523  更新时间:16-05-15 16: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其实刘应说得对也不对,恒帝几个儿子都十分优秀,各有所长,正因如此才让他挑花了眼吧。虽然去胥都迎战胥野来犯大军,冒着生命危险建立军功,无疑是提高声望最快的途径。但是倘若留守朝堂,协助君王处理朝政,一样能突显他的才能。因为一个君王所具备的素质中最重要的就是知人善用,太子深深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抓准时机推举了刘卓。一来,让人看到了他的大度能容人的品性,对于张皇后一案中在背后出了不少力的吴王不计前嫌。二来,展现了他在军政方面的卓越判断力,督军刘卓刚到胥野,便领兵击退了剧云王统辖的坎里汉部族的奇袭,改变了一直以来的被动局面。朝野上下一片欢腾,这新年总算能安心过了。

    可好景不长,从腊月二十开始的大雪,一连下到了正月初五都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整整下了半月。这给了胥野大军一个极为便利的机会,按照以往气象来说,横亘在胥野边境和大原边城之间的金瑞河,是两国自然的国土分界线。根据经验,金瑞河因水深且水面宽广,一般会在一月下旬才会完全冻实,可过人畜马车,一直到五月才会解冻。此前胥野对大原的分散性骚扰,是靠浮桥渡江,这次讨伐大原的有三十万大军,他自然不敢采取浮桥渡江的方式,怕大原士兵在城墙上或者河岸边使劲弩拦截。

    这连绵的大雪,无异给胥野行军提供了十分便利的天时。

    果真,在大原百姓还没来得及欢庆元宵的时候,正月十三的夜里,就收到千里之外的急报,胥野的军队趁着初九晚上的大雾,横渡金瑞河而来。眼下两军处于对峙局面不说,吴王带去的三千亲兵营的将士,因受不了极北的寒气,感染了时疫,在军中快速蔓延开来,现在我军人心惶惶。恒帝当场气得坐回龙椅上,半晌没说话,深夜被召集起来的几位肱骨大臣也沉默不敢言。

    刘应凤目在众人身上梭巡了一圈,湿冷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他显然知道这些都看过经历过多次疫症治理的大臣为什么不说话。因为亲兵营多少朝中文武百官的子弟,那句隔离或者将病重者处死的话,从谁的口中说出去,谁就会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他冷哼一声开口道,“父皇,时疫虽不比瘟疫来得重,可眼下处于两军对垒的关键时期,得快速采取措施将那些染病的人隔离起来,方能稳定军心。”

    除了太子和刘耀,殿内其他人眼中皆是愕然和惊讶,集中隔离和处死并无两样!不知道是不是刘应自小与刘卓相处时间比较多,两人在朝政上一意孤绝的气势倒是颇为相像。刘耀看了看依旧无言的恒帝,躬身道,“亲兵营大都是文武百官的子弟,三哥的意思是在稳定军心的同时,也要照顾朝中上下大臣们的怜子之心。将他们集中隔离,再由朝廷派出医官精心看护,他们不比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读书人,身体底子好,加上药石抵御,想必很快就会康复。”

    “五弟所言甚是。虽对外是集中隔离,内里可将病人按症状轻重分层次分离开来,再派去京中医术高明的医官诊治,既能稳军心又能安民心。”太子声音温良,形容恭谦,将策略又进一步细化,原先皱眉的大臣们都舒了一口气,恒帝眼中也显出满意的神色。

    我眉眼一动,也站出去,跪拜在恒帝跟前道,“如今胥野大军驻扎在胥都边城十里开外,随时可能有异动,这也是浮动军心和民心的原因之一。先前太子和几位皇子所言,处理得极为恰当。小女略懂岐黄之术,对时疫也有所了解,它的感染途径多样,并且不分贵贱种族。”

    话说到这里,恒帝和刘应似乎明白了我要表达的意思。恒帝虽仍旧沉着脸,眉眼中却含了一丝笑意,“起来说话吧。本以为你精通岐黄之术,都说医者仁心,是打算进言救人的良方,不过这也算救人了。”

    我在众人疑惑的目光站了起来,施施然理了理裙摆,笑得狡黠。太子也反应过来了,目光柔和,笑意清浅地看向我,“修仪的意思是……。”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又道,“只是这时疫主要是通过肢体接触传播,在敌对的阵营中,要实现郡主的计划,怕是难度颇大。”

    经他这么一提点,众人也都明白我是想将时疫传播到胥野大军的阵营中,只是方法成谜。我虽是修仪,偶尔也会在恒帝允许下议论几句朝政,但终归是女子,我每次都是点到为止,为君王者的威严的绝对不可侵犯的,可能最让恒帝欣赏的就是我知进退。我没有说话,因为知道在座的人心中,肯定已经有了策略的大概。刚想到这里,刘应便开了口,他说:“此前在处理青州瘟疫的时候,医师们都会嘱咐将病人接触过的东西必须焚毁,所以太子不必担心怎么将人送去胥野军中,只需送去物件便可。”

    “对!”刘耀突然拍手笑道,“胥野向来喜欢驯养猎鹰和猎犬,眼下风向又是向北的,只需将染病之人的衣物撕成碎片从城墙上一洒,用来探讯的鹰犬们自会叼着这些东西回去。”

    策略初成,恒帝命人拟了旨意,着人快马送去胥都。派去救治的特别医官队也在当晚出发了。约莫过了几日,就收到快报,督军刘卓用吃了拌有病人吐出的秽物草料的牛羊,让军士扮作村民潜伏在早已撤离的紧挨胥野军营的村子,引诱胥野军士来犯。不知内里的一队胥野兵士,纵兵抢掠了那一群牛羊,并送去了中军营帐,点着篝火大肆欢庆,将那些牛羊吃下了肚。

    这次胥野带兵的主帅是胥野的第一勇士纳达罕,他代表朝廷出战,另外两位主事的分别是剧云王长子和格朗王,塔里作为战略中的留守,将兵力在金瑞河对岸排成了第二道可防守可进宫的战线。中军有三位意见不合的主帅,自然不利于行军,常年带兵的纳达罕主张将兵力分散包围胥都大半个城,分为正面,左侧和右侧三个角度牵制大原的防守。而剧云和格朗都害怕让另一方抢了先机,主张聚首一处。大原军中时疫盛行的消息传到他们耳中,更是坚定了据守的信心,他们相信,假以时日,军中的疫症就会传到百姓之中,不出一月就能兵不血刃地收服胥都一城!

    只可惜,上一次他们占了天时,这一次却输给了人为,时疫在那群牛羊以及遍布原野的残碎衣物的作用下,势不可挡地在胥野军中蔓延开来。一时间,慌了神的军士们整日向他们的天神祷告,希望灾祸能尽快过去。起先准备进退一起的三个部族,瞬间达成分离开来的决定,纳达罕在中担纲正面出击,剧云在左,格朗在右,等待时机成熟配合纳达罕牵制大原兵力。这些当然都是后话,我们最先收到的消息是胥野大军后撤五十里,他们对时疫应对无方的状况,让疫症有所缓解的我军,顿时士气大振。

    原本这是个值得额手称庆的好消息,可是国内各地传来的大雪成灾,压垮房屋导致人和牲畜都无处可居的奏章,纷纷向雪花一样从地方官涌到朝中来。恒帝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下,终于病倒了!

    作者闲话:

    懒人的更文方式,各位亲习惯了么?偷偷告诉大家,新书的大纲出来了,暂定名为《宫图》,以清顺治和康熙前期为背景的架空王朝,权谋和宫斗相融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