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疑心生暗鬼

章节字数:2612  更新时间:16-07-08 1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恒帝生病之后,太子就领了监国一职,平日里就是我和他在勤政殿处理奏章。程序和往常大致一样,我挑拣出重点,他批阅,再由我将重要的折子带去恒帝的寝宫,念给他听,再拟成旨意,由接替元喜的福乐盖上玉玺下发。

    这次雪灾影响范围甚广,就连瑜塬周围因地势低洼也受灾颇为严重。太子集合了大臣们的意见,总结了诸如登记灾民,设置义粥厂,平价向当地富户购粮以及开放官仓赈灾,调遣驻军帮助灾民砍伐林木重建房屋等救灾五策。为了防止地方官做手脚,较为重要的灾区,都派去了数名京官督职。因中途实施过程中有疏漏之处,都及时加以改正,所以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月的雪灾,终于在二月初有了缓解。南方天气回暖,雪化过后,发现地里的麦苗都还长势喜人,百姓们地窖里的储存之物加上官家赈灾的粮食,撑到麦子成熟没有问题。笼罩在大原的阴郁之气,总算尽数散去。

    胥野原本下了必定拿下胥都的决心,渡过金瑞河就没打算再往回走。自正月下旬到如今,两军大大小小也打了十几次战役,各有伤亡。恒帝下令从征西军和镇东军中各调拨五万人向北支援,胥野也自从三部各调了两万人马,双方都觉得是时候来一场决战了。

    我因忧心前方战事,又忧心恒帝的病情,又每日来回地跑,身体也是每况愈下。元喜听说恒帝生病,原本吵着闹着要去服侍恒帝,哪知第二日自己也病倒了。我虽病了,却深知眼下情况不能躺着,顾自开了提神的药物,让四喜并着元喜的药在神女台熬。恒帝的病是金太医在照看,已经一个多月了,完全不见起色。我私下里也问过他,他起初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劳累过度,慢慢地神色就开始黯然,他说恒帝的脉诊不出头痛失眠多梦的症状从何而来。我也趁他睡着的时候探过脉象,确如金太医所说看不出异象所在。好在他虽精神委顿,每日却还能勉强支撑着听我念完折子,对于不妥处加以修正。

    原本以为雪灾的事情进行到眼下就算告一段落了,哪知突然传来离中州不到两百里的辟邪镇发生暴乱了!自恒帝生病后,留守朝堂的三个儿子,太子是监国,刘应协理六部,刘耀领了中州城防,各司其职,还算配合得不错。听说辟邪的暴乱规模甚大,具体原因还不清楚,对方要求与朝廷直接对话,太子召令大家在勤政殿议事,决定自己领兵去或镇压或招安。大臣们都不同意,一来他是一国储君,身份贵重,二来他现在是监国,不能离开中州。太子皱眉,听着他们七嘴八舌推举,都觉得不合适。

    我在殿前看着沉默的刘应,心想他可能还在为左相一事嫉恨太子,个人却觉得左相堂堂两朝元老,因一些错处被太子骂了一顿,就称病不朝是懦夫行为。也没弄懂为什么刘应会那么生气,貌似这左相是刘卓的岳丈吧。看着太子气宇轩昂地坐在上座,没有任何行差踏错的他,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敬畏敢,仿佛此刻的他就是当朝天子!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惊,问题就出在这里,别说后边还有一个哥哥三个弟弟在虎视眈眈,就说这种权柄在握的感觉一旦尝试过了,他还会轻易放手吗?也终于明白自己这些天在潜意识里担心的是什么,是在害怕缺少我向恒帝传达政务,太子会独断专行。

    目光掠过殿上表情各异的人们,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将手里的折子重重搁到桌上,见受了惊吓的人们都将目光投向我,笑得十分不好意思。起身向众人行了一礼道,“刚才失神了,对不住各位。这件事倘若真的讨论不出结果,太子殿下不如跟我去皇上的寝殿,当面询问一下圣裁?”

    太子一袭明黄长袍,走动起来泛着柔和的光晕,笑意也十分温和,“修仪这建议甚好,最近各位都为灾区的事劳累了,先行下去休息吧。”

    我抱了折子,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刘应和刘耀伸出手,一左一右拉住我,异口同声道,“你还好吧?”

    殿内其他人俱是一震,太子脚步顿了顿,又恢复如常,带着其他人一并出去了。刘耀微微笑着,率先松了手道,“瞧你眼圈底下那一片乌青,看着怪吓人的,是不是病了?”

    我淡淡笑着道,“你们刘家的银子不好挣,病倒是没病,不过累得够呛,也差不多要倒了。”

    刘应冷眼看着我,凤目中闪过一丝惊讶和不可名状,似乎没想到我此刻还有开玩笑的心情。“父皇还好么?虽说传了旨说要静养,可已经一个多月了,每日里又只有你能出入他的寝殿。眼下情势可都掌握在一人手中……”他最后一句话,声音无限低沉。

    看着他眼中煽动的怀疑,我禁不住在心底冷笑,他居然在怀疑我!

    刘耀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忍不住出声维护我道,“三哥,你怎么能怀疑……”

    “他说得对!”在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我深吸一口气,逼自己正视着刘应那绝美的容颜道,“我也感觉眼下情形非同寻常。你现在要和魏王联成一线,以免发生意外。那些旨意却是是恒帝下的,包括官员任免,这才是可疑之处,对吗?”

    刘耀在我的话语里,也脸色凝重起来,刘应若有所思。我莞尔一笑道,“目前也只是猜测,不过刚好可以借此事前去试探一番。”

    恒帝寝宫内,他早已让宫人打了纱帐端坐在内里等着我们去请命。太子毕恭毕敬地行了礼,将辟邪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最后叩首道,“孩儿请命前去辟邪跟暴乱民众商谈!”

    “让老三去吧。”恒帝沉吟半晌,就只说了这一句话,却没有说明让刘应去的理由。我一边细细地读者奏章,一边在余光中打量自那句话过后就再也没有开口的恒帝,却没看出什么端倪。福乐笔直地站在一旁,中途给他递了一次茶,一样吐字简单,只说了一个“水”字。

    刘应领了圣旨,第二日就在城北的校场,点了一千驻兵出发前去辟邪镇。我站在城楼上极目望去,颇有些担忧地一旁的刘耀说,“他就带这么点人,行吗?”

    “太子的意思是让他点三千甲士,可三哥觉得既是和谈,就不应该带太多人,给对方造成心里压迫。”刘耀目光也望着出城的队伍,刘应一袭红袍,没有穿甲胄,俊逸若仙,潇洒如常的模样,更像是去赴美人约的翩翩佳公子。顿了顿又道,“他不带走那么多人,或许还有一个原因。”他转过头来专注地望向我,星眸中深藏着一丝担忧。

    我也望着他,四目相对中带了复杂的韵味,我说,“隔了纱幔,我也看不出究竟。昨日他只说了一句话,就是‘让老三去吧’,身形语调也都跟以往一样。”

    他眨了眨眼道,“你别怪三哥,他就是压力太大。前方战事吃紧,父皇又病了,太子不断在更迭朝中官员,形势很不利。”

    是对你们不利,还是对其他人不利?我在心底闪过一丝询问,终究没有说出口。其实因为有刘耀知道支持,刘应最近在朝中的声望也颇有提升,隐有和刘卓齐平的势头。反倒是太子,谦和恭训温良,让人觉得他这个监国当得十分低调,将以退为进这一策略的效果发挥得淋漓尽致。

    刘应在辟邪的和谈,似乎进行得并不顺利,预计三日归还的他,到了第五日都还没有音讯传来。偏偏在这个时候,传来恒帝病重的消息!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