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糟糕,孤立无援了

章节字数:2356  更新时间:16-07-08 1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午念完折子,遇见金太医来请脉,还询问过情况,怎么相隔不到半日就出现了昏迷不醒的情况!我慌忙披了衣服下床,拢了一件外袍,接过四喜手中的白狐裘披风,跟在提了宫灯在前面引路的福禄身后,急急地往福安宫去了。

    当我到恒帝的寝殿时,发现太后贵妃,太子刘耀都在。贵妃看到我时精致的脸上露出三分惊讶七分不屑和鄙夷,太后虽没有笑,看我的目光却是极为温和。她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我立即就明白了,是她让人通知我的。我先一一给众人请了安,再向太后靠了过去,她伸手在我肩上轻轻一掐,眼底都是惊讶和心疼。声音也隐隐带了哽咽,“方才你进来就觉得瘦了不少,没曾想竟单薄如此?”她眸子中泛着一层薄的湿润的光泽,见我中衣的系带卡在披风中间,替我整理好,顿了顿又道,“皇上一向疼你,若知道将你累成这样子,定会懊悔生这场病的。”

    “皇祖母!”太子叫了她一声,跪地叩首道,“是孩儿不孝,没能做好父皇交代的事,连累了修仪。”他这一声叫的突兀,因低着头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但在这时插话,总让人感觉他对太后不肯对外宣称恒帝病重的消息隐有不满。

    贵妃美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幽冷,继而看着一脸了然的刘耀,慢慢变得慈和。太后目光定定地锁在跪在地上那个儒雅俊逸的身影,和刚才相反,虽是笑着,却掩不住凤目中的漠然。“太子此话怎讲?如今你父皇生病,家国之事都仰仗于你,哀家老了,这前厅后堂都应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才是!”

    我心下一惊,大原祖训,若皇帝昏庸或者不能再打理政事,太后有权废帝或者指定下一任继承人。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刘越虽贵为太子,照理说恒帝驾崩就应该他来即位,但是缺了传位的诏书,假如又得不到太后的懿旨,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太后这句话不正是摆明了告诉太子,皇帝昏迷不醒,还有我这个老太婆,有什么事,等到你一众兄弟都回来了再说!

    “孙儿忝为一国储君,替父皇分忧,是分内之事。眼下父皇昏迷不醒,孙儿的意思是希望皇祖母颁下懿旨遍寻民间名医,替父皇延医诊治。”太子抬眼,目光谦恭,口吻却是咄咄逼人。

    他此言一出,殿内几人,都微微皱了眉。刘耀俊脸一沉,也跪地对太后说,“听闻辟邪有一位名医,人称赛华佗,刚好三哥在那边办差,直接传书召三哥寻了那名医带回宫来给父皇诊治。”说道这里,转过头,一脸正色地看着太子道:“眼下大原还在与胥野交战,又逢灾乱刚过,父皇的龙体关系江山社稷的安危,若在此时昭告天下,难免引起朝野震动,二哥你说是不是?”

    太子玉面上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微微笑了笑道,“五弟分析的是,我也是担心父皇,正因为时值非常,才更不能耽搁分毫!”

    刘耀还想说什么,贵妃轻咳一声,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金太医正收了针打起珠帘走了出来。太后点点头,示意他当着我们回话。他接过宫女递过来的帕子,抹了抹额头的汗,一边擦着手,一边看着我们说道,“皇上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心有执念,神智混沌,才会出现短暂昏迷的情况。老身刚刚用金针导通了气脉,若无意外明日就能醒过来。”

    见金太医说得轻松,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只有我看出了他隐藏的担忧,这样说不过是想替太后化解这一僵局。他自太后还是先帝的宫妃的时候,就跟在她身边,争权夺利的事当然见惯不惯了。太子难得像今天这般执着于一件事,星眸中挑了几分暗讽,对太后说道,“皇祖母,父皇这场病,前后差不多一月了,如今更是昏迷不醒,孙儿在想,多召几位名医来看看,会不会更好一些?”

    “太子是在怀疑你金舅爷的医术?”太后沉了语调,目光冷冷地凝视着太子,太子身子一僵,摇头。“那是在怀疑他的忠诚?”

    “孙儿绝无此意,就听皇祖母的,一切等到明日再说。”他被那斥责的目光看得一缩,立即叩首道。

    我隔了珠帘朝龙榻上望过去,此刻在心中,却无比怀念刘应,一个倘若他在就好了的念头像流星一般划过。正出神间,就听见太后说,“好了,今日的事就到这里吧,各自回自己宫里去,这里的所见所闻,一丝一毫都不能透漏出去,知道了吗?”目光在我们身上一一梭巡而过,是前所未有的威严。那一刻我在她身上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太后的威仪,还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维护和不可侵犯。看来刘应说得没错,太子的野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果真如太子所料,第二日恒帝也没有如愿醒来,关于他沉疴昏迷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太后依旧让我每日去恒帝寝殿念折子,她几乎整日都待在福安宫。期间召见过刘耀和几位重要的大臣,均是单独召见,以恒帝的名义。偶尔在殿外,能看见对面勤政殿的太子,驻足观望我们这边进出的人,隐隐感觉一种淡漠传来。

    关于恒帝病重消息,在宫里传了两日,又被这压抑着感觉要变天的氛围散去。私下里与刘耀碰了一次面,他让我不要担心,御林军和皇城驻军调兵遣将的权利在他手里,又有太后坐镇,太子一旦有异动,定能一举拿下。我望着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十分不安,太子背后潜藏着一股巨大的势力,刘应和恒帝都知道,但是却摸不清具体是那一股势力。今天这个局面,到底是谁一手促成的?

    想起还在病中的恒帝,以及跃跃欲试的太子,忽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不跟当初我从青垭寺回青州遇见的情形一样吗?先是父亲故意在染坊摔了一跤,搬去别院休养,是因为察觉出霍七有异心,来了一招引蛇出洞。恰巧我足够聪明,意外地替他除去了霍七。恒帝一直就知道太子身后潜藏着张国公和张皇后埋下的暗棋,只是这个儿子心机深沉,不仅懂得弃车保帅,更是将一招以退为进玩得颇有遗世独立之风,让朝野上下对他的贤良都十分赞赏。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恒帝也是在引蛇出洞?先是搅动胥野的政局,将刘卓派往胥都,并且顺水推舟将刘应也送出了中州,身边除了一个年幼的刘耀掌管着皇城的安危,对太子来说,这绝对是个绝佳的机会。只是事到如今,两方实力明显悬殊,一旦刘耀有了差错,恒帝就会满盘皆输。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昏迷不醒,太后又跳出来助阵,不得不让人怀疑事情有变,恒帝是真的病的不轻,并且有性命之虞!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