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生了变的棋局

章节字数:2674  更新时间:16-07-08 1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僵局终于在辟邪传来刘应遇刺失踪下落不明的消息时被打破,当日在勤政殿的几人都心思各异,神色复杂。贵妃更是在得知这个信息后,破例在不是昏定的时候召见了刘耀。刚巧,出宫前,又在御花园中遇见了我。他一袭蓝裳,外罩火红貂毛齐膝褂子,两种亮色冲撞在一起,越发显得他风姿俊秀,忽然想起,再过几月他也该大婚了。

    他见我欲言又止,脚步顿了顿,折身去了遮了避风帘子的凉亭,我们刚刚坐定,立即有宫女捧来暖炉。我拿过来,紧紧抱在手里,他淡淡笑着,低头将他那个放到我脚边,白玉束发冠镶了金边,在炭火映衬下,泛着灵动的光晕。墨色的发丝被风撩起,垂了几缕下来,倒让我月白的裙裾看着像水墨画的底子,颇有出自大家之手的禅意风范。

    我定定望向他,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少年已经长成一位男子,如今两人站立在一块,我也只能到他的下巴处。他轻笑一下道,“都在北方过了好几个冬天了,还这么怕冷。每次见你缩着脖子的模样,就让我想起小时候养的那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怪可爱的。”

    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谈话的氛围了,我被他情绪感染,也笑了,“还记得第一次单独见面,你带我去见仙乐公主,她老远伸出手来叫你弟弟,也让我产生一种要照顾你的错觉。如今倒反过来,要蒙受你的眷顾了。”

    他眉眼一勾,“我说呢,为什么每次对我都是有求必应,感情是拿我当弟弟看哪。”说道“弟弟”俩字,不自觉地有轻微停顿,眸色也黯了一黯。只是短短的一瞬,就消失不见。

    我将手中的暖炉,往袖中拢了拢,再抬眼时,就多了几分肃然。轻笑一声道,“在你们几个皇子中,看似每个人和我都相处不错,实际上与你相处,是最轻松的。”他眼中闪过一丝讶然,随即恢复平静,我唇角凝了一丝苦涩道,“刘卓和刘应都自恃了解我,待我也特别不同,往往容易让人产生与我同阵营共谋划的错觉。其实不然,你们兄弟中,无论谁最终能登上那个位置,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不过是平安二字。”话说到这里,看刘耀的明亮的双眸,就知道不用再说下去了。我知道贵妃召见他是为了什么,我也只想告诉他,恒帝于我恩泽深厚,太后也对我眷顾有加,这一次,我是站在他们那边的。

    他沉默良久,再开口时些许委屈,又带了些往日调笑的顽皮。他说,“你似乎忘了,我说过,无论发生何事,我都是支持三哥的。没错,如你所想,母妃意在提醒我可利用调遣守军之权谋渔翁之利,我应了,那一刻心里想着一个人,权位的诱惑就变得难以抗拒。如今,心底却是另一盘棋,你放心。”

    四目相对时,他黑白分明的眸子中竟然蓄满了期待,我一惊,转了眼眸,再看回去时,俱是安然,于是以为是我的错觉。拿过宫女手中的铁钎,拨了拨暖炉中的炭火,温言道,“五皇子严重了,秦殊不过是想提醒你,别人既然在图谋那个位置,必定做了周全打算,你又手握重兵,更要万分谨慎!”

    事实证明,真的是百密一疏。

    我疲惫不堪地回到神女台,见多日缠绵病榻的元喜,竟然衣冠楚楚地坐在我寝殿的外堂里,门是掩着的,显然是不想让旁人看见。我见他神色凝重,此前的病态全然不见,居然有种悲喜交加的感觉,“公公,你都好了吗?”

    “皇上昏迷的事,奴才都听说了。”他因上了年纪略显浑浊的眼眸中,带了三分沉重七分哀切。

    “太医说没什么大碍,您……”我看他难过,不禁出言安慰,谁知他竟扑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我赶紧伸手去扶,“元喜公公,您这是干嘛?”

    “请郡主一定要认真听老奴接下来的话,因为皇上的病,不是普通的病!”我原本用力在拉扯他,听他这么一说,身体顿时僵在原处。他神色沉着继续说道,“金太医是不是每次诊脉都说皇上脉象平和,并无异象?”我点点头,他脸色立即变得惨淡起来,拉着我的手,无比郑重道,“皇上确实不是昏迷,而是中了噬心蛊!”

    我被这三个字吓得一颤,这蛊就是传说中吃了曼珠沙华养出来的可以控制人心的那种蛊,原来段淳一竟然是跟太子达成的这个协议!用噬心蛊来助太子夺位吗?恒帝一向聪明,走一步算七步,若事情不在他掌控中,又怎么会同意将百灵公主嫁与太子。越想越乱,禁不住狠命摇了摇头,突然定定地看着差不多跟恒帝同时生病的元喜,想起他说恒帝让他来我宫中养老一事,方觉蹊跷。于是开口问他,“皇上最初生病是装的对不对?是为了引太子出手,也是在考量自己这个父亲在他心中的分量,只是没想到经过权欲洗礼过的太子,真的将噬心蛊用在了他的身上!”

    元喜点点头,想起恒帝所受的苦楚,不禁老泪纵横。我这会儿却没有哭的意思,倒被恒帝缜密的心思吓的不轻,在太子更换朝中不利于他的官员的时候,他就应该能确信太子有异心。却还是敢顺应太子将刘应送出中州的请求,看来是铁了心的要将太子以谋逆之罪拿下。只是太子聪明,每一步都走得谨慎,目前的情况,怕是已不在恒帝掌控之中。“皇上最初的计划是什么?”我强压住心底翻涌的情绪,问元喜。

    “皇上知道段王爷给了太子殿下噬心蛊,就以五年不对韶南出兵为条件,与他换了解药。同时寻了错处,将我斥责一番,又顾念着旧情,将我赐到郡主宫里养老,守着解药。为的就是倘若出现眼下这种情形,可以借郡主之手,将老奴送去他身边。”

    看来解药是在他的身上,想到自从恒帝昏迷以来,太子借口严防,变本加厉地管制进出恒帝寝宫的人口,不由得微微皱了眉。双眸定定地望向元喜,叹了一口气道,“如今你要进福安宫怕是有些难,公公若信得过我,为何不将解药给我,由秦殊代劳?”

    他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道,“不是奴才不信任您,而是解药被每日混在药汤中,喝在奴才肚子里,溶在奴才血液里了。当初皇上也是怕解药带不进去,才会想出这个法子。”

    “也就是说,你的血就是解药?”我眉头皱得更紧,这皇帝脑子也太能想了。

    他点点头,“因药性溶在血液里,须得每日小半碗喂给皇上,得连续喝上三日才能醒来。”

    “我知道了。我先去福安宫看看。宫里人一直都知道你在病中,你就暂时再病些时日。”我让元喜先回去,稳了稳心神,唤四喜过来给我梳妆。

    福安宫前,静得出奇,太后今日似乎没来。我换了一袭粉色襦裙,上面用蜀绣的针法,错落有致地绣了朵朵梨花,走动起来,颇有步步生莲的感觉。云鬓轻挽,发间簪了一只白玉木兰垂流苏簪,额头一抹红色花钿,秀气温婉中带着一丝妩媚。从门口值守侍卫的愣神中,能看出今日装扮是很成功的。

    刚刚准备伸手去推殿门,就被回过神来的一个侍卫制止了,我修眉轻皱,低声呵斥道,“大胆奴才,竟敢拦我?”

    那侍卫赶紧低下头去,“奴才也是奉命行事,请郡主不要为难我们。”

    “本郡主可自由进出福安宫各殿是皇上御口批准,太后懿旨批示了的,你这奴才又是奉谁的命令?”我抬手啪地一声打掉他横在身前的手臂,怒道。

    他正要辩解,忽地看向我身后住了最,眉眼变得十分恭顺。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见一个俊秀的声音传来,“自然是得了本宫的命令!”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