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章节字数:2955  更新时间:16-07-08 10: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过头看见太子一袭明黄朝服,外罩银色狐裘夹袄,长身玉立而来。俊美的脸上,往昔谦恭的神情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跋扈骄横冷冽之气,目光定定地锁在我的脸上,星眸深处闪动着杀伐果断的色彩。我脸色微微一变,心知他部署已成,在恒帝寝宫前加派人手,只是一个开始。

    他微微一笑,伸手替我拂去发髻上的一片枯叶,神情冷冽地看向守卫的士兵道,“本宫可是说过,任何人都不得靠近这寝殿一丈之内?”

    “是!”守卫吓得面色一白,扑通一声跪地请罪道,“请太子责罚!”

    “责罚就不用了,她不属于任何人之列,随时可进出这个地方。”他修眉一展,拂袖而过,推开门径自像寝殿内走去。

    我迟疑了一下,终于迈步跟上他,四下里一环顾,发现竟没有一个宫女内监在旁随侍。虽知道恒帝没有解药醒不过来,却依旧忍不住责问他道,“你这么能擅自撤去皇上宫里的人,倘若他醒来需要人服侍怎么办?”

    他见我皱眉,笑得极为诡秘道,“本宫自然知道父皇什么时候需要人随侍左右。”见他对我没有丝毫怀疑,便知我算是瞒过他了,于是在心底盘算,怎么将元喜送过来呢?

    他走过去,打起珠帘,拂开纱幔,露出静趟在床上的恒帝。我也跟过去,拿出他掩在被子里的手,替他诊脉,确实如金太医所说,脉息平和,观他面色红润,跟正常人无异,眼下的情况就像寻常入睡一样。“你将寝宫戒严,意思是连金太医请脉都不准了?”我见他看恒帝的目光,情绪几经周转,看得人有些发毛,不禁出声问道。

    “请脉的不是在这里吗?”他唇角一勾,看着我笑道,“你是他的嫡传弟子,又在青州立下消除瘟疫的大功,恐怕没人信不过你。”

    “恕秦殊愚钝,不知太子殿下是希望我告诉大家恒帝身体并无大碍,还是告诉他们皇上沉疴已久,怕是时日无多?”假设恒帝此刻能听见我说话,估计铁定气得跳脚,后悔平日里没好好管教我,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也敢说出口。

    他星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从他出现那一刻,他就在心底盘算如何说服我,哪知根本什么都没说,我就主动提出要帮他。随即大笑道,“都说和乐郡主聪明,鬼点子多,讨人欢心。依本宫看,你最讨人喜欢的有点便是懂得审时度势,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的表现倒真是让人意外呢。”

    看来忠心表的还不明显,他依旧在怀疑我的动机。轻轻替恒帝掖好被角,浅笑着道,“还是病重好些,昭告天下,求取名医,方能彰显太子殿下的孝道!”

    他星眸一转,带着狡黠的笑意,“如此甚好,父皇和皇祖母一向疼你,前几日本宫求不来的旨意,如今只有劳烦修仪代劳了。”

    这是要逼我拂逆太后的旨意,毫无退路地站到他那一边去。我底下头敛去眼中千般情绪。“太后娘娘一向不喜人舞刀弄枪的,你派这么多人守在这里,怕是她一个不高兴,秦某也帮不了殿下这个忙?”言下之意是想提醒她,硬碰硬的结果,很有可能两败俱伤,毕竟她是太后。

    “那就只有仰仗修仪你的三寸不烂之舌了,请你务必给皇祖母讲清楚,宫里进了刺客,本宫为了保护父皇和她老人家,还有一众宫妃的安全,不得不严加防范排查!”他俊脸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快意,仿佛在地底中压抑千年的妖魔一般,带着颠倒乾坤的决绝。

    “哪里来的刺客?我怎么没有听说?”我修眉紧皱,脑海中不断搜寻是否听过刺客入宫一事。

    他薄唇轻抿,露出一条好看的弧度,眸子里带了些微的嘲弄,还有隐隐的冷血笑道,“很快就会有了。时间尚早,修仪不妨同本宫一起等一等。”

    “等?”是等他口中的刺客,还是等他的人击垮我们最后一步大棋?猜也能猜出我现在脸色一定不好,刘应安危成迷,太后召见的大臣们奔走情况如何,刘耀能否率领皇城驻军突破重围来营救我们均是未知。他能气定神闲地等,我却不能!刹那间有千百个念头在脑中旋转,最终还是不能违背直截了当的本性,开口就是,“殿下怕是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吧?”

    他眸色一凝,拿起桌上的茶壶,替自己斟了一杯茶,放在鼻间轻轻一嗅,眉宇间都是沉醉之色,仿佛饮下了一杯功成名就的美酒。“是啊,等了太久。从沈皇后倒台,他从母后的册后大典上一离开就去了神女台那天开始,我就在等了。”说起往事,他目光中就带了沉立斜阳的忧伤,他说:“母后得不到他的爱,将全部心血都倾注在我身上,在几个兄弟中看,什么都让我做在前面,可依旧讨不来父皇的一句夸赞。同样是蹴鞠,刘应玩他会说能文能武才是好男儿,我玩就成了不思学业怎能担一国大任。渐渐的,心也就冷了,当着他的面无比恭敬,就算被骂,也依旧笑得温和。一旦离了他的视线,就巴不得一鞭子抽死所有看不起我的人!”

    难怪人前人后两个样,原来是这样养成的。当初恒帝虽然不知道给西月妃下毒的就是张皇后,总的来说还是恨她霸占了他原本想给深爱的人的位置,连带太子也受了拖累。他打小就知道恒帝扶持张家,不过是为了牵制沈氏一族,聪慧如他,自然也知道张氏一旦坐大,也免不了兔死狗烹的下场。所以才会在背地里百般经营江湖势力,怕是这次刘应遇险,多半……

    一想到这里,心就剧烈地抽痛,因太害怕那个念头一起,刘应就真的回不来,赶紧强迫自己不要去想。恒帝他们都在顾忌张氏潜藏的势力,在我看来,最应该忌惮的是他一身莫测的武功,还有那些江湖势力。

    正沉默间,殿门被人推开了,一个穿了甲胄武将打扮的人,携着涓涓寒流大步跨了进来。护甲的铁片和腰间的佩剑相互撞击,发出丁丁的声响,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那人的一张络腮胡子脸,似乎没什么印象。太子虚眯着眼,冷声问他,“事情办的如何了?”

    他双手抱拳一礼道,“回殿下的话,都已处理妥当,我们的人已经接管了东南西北十二座城门,若无您的允许,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很好!”太子唇角带笑,春风得意地望着一脸惊讶的我,缓声道,“这是威远将军成武一,原皇城驻军的统领,现在是五弟的副将。”

    我拿过桌上的杯子,就朝那人投掷过去,心底气得直想骂娘,原以为恒帝将调遣驻兵的权利交与刘耀,是有十成扳回局面的把握,如今看来终归棋差一招!

    成武一手指一动,便将瓷杯夹在手中,原本腾升了怒气的脸,在太子一个轻飘飘的眼神里,平复下去。太子温言道,“郡主何必如此动怒。这布棋本宫可是埋了好多年了,五弟年幼不懂得提防,也不怪他。”说罢,看着门外来回跑动的一队队持枪的御林军,转头对我魅惑一笑道:“这贼也捉的差不多了,郡主是时候跟本宫去寿康宫走一趟了。”

    心中想着还要将元喜送到恒帝身边,趁他有求于我,还是不要撕破脸皮的好。一念及此,也就笑得越发温婉,轻抚云鬓道,“我哪里是在生气,不过是想替殿下试试这奴才的忠心罢了。殿下还有什么吩咐,尽管一并告诉我,也好让我有个心里准备。”

    成武一见我笑得谄媚,禁不住从鼻息间发出一声冷哼,似乎认为我刚才拍桌子的举动只是在故作姿态。太子眼神复杂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修仪如此配合,倒教我心生疑惑,你向来不肯吃亏,这么轻易就肯帮本宫,由不得人不多想?”

    我莞尔一笑,“条件肯定是有的,不过为表我的诚意,还是先替殿下将事情办成了再说。”

    “常言道,先说断后不乱。修仪还是先提一提你的条件,让本宫掂量掂量。”他修眉一扬,眸中闪过一丝精明的光。

    “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想等太子事成之后,同意让秦某将皇上移驾神女台,如你所言,皇上一生都在怀念那个人,这也是我唯一能替他做的事了。”我目光望向床榻的恒帝,眉眼低垂,语调哀伤。

    “也不难。”他诡秘一笑,“原本就打算,在你我大婚之际,将他从这福安宫送出去,如此甚好。”

    他虚步一跨,将我逼至大殿的柱子旁,我惊讶无比的容颜,纤毫毕现地倒映在他漆黑的瞳孔里,静默得如一幅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