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修仪是个险职

章节字数:2905  更新时间:16-07-08 10: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寿康宫内,太子携了我的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走入大殿,双双跪拜。太后似乎一早就等着,陪坐的还有六姐和慧妃,我低着头沉默,听见太子无波无澜的声音在半空中回响:“孙儿请求皇祖母赐婚!”

    太后嗓音冷冽,没有回答他的请求,反而看着我道,“秦丫头,你可想好了?”这是入宫以来,她第一次用这种带了三分劝诫七分失望的语气跟我说话。她是个谋略不输于男子的女政治家,自然知道太子在这个时候求取于我是什么居心。此前她明确表示,倘若太子篡位,他的登基诏书上不会有她的印信,如今太子逼宫,又要娶御前修仪,显是要拿我的身份大做文章。我是皇帝身边最亲近最信任的近臣,他昏迷之前所有折子都经由我手传达转送,就算太子谋逆矫诏,只要我站在他身边,一般人也不会怀疑什么。就算有怀疑,没有证据,又能奈他何?

    “臣女与殿下两情相悦已久,请太后娘娘成全。”心知只有这样,才能让恒帝有一线生机,也顾不得她们对我叛变的穿骨恨意。挣开太子的手,叩首在地,“根据皇上目前的情况,定会陷入长期的昏迷,请太后娘娘下旨尊其为太上皇,为了江山社稷安定,让太子择日登基!”此话意在告诉太后,眼下若想保恒帝性命无忧,就得顺着太子的意愿来。倘若他与我能顺利大婚,自然不会再去害已经尊称为太上皇的恒帝。

    话音未落,惠妃一个不稳,就摔掉了手中的茶盏,我抬眼望向她,她珠泪盈睫,颤声道:“秦殊,本宫当初真是看错你了,皇上也待你不薄!”

    太后凤目微闭,一丝厥冷的光从眸中透出,斜睨着地上的我们,转了转手中的佛珠道,“不知太子想替秦丫头求个什么分位?”

    太子抬头,与太后四目相对,视线齐平,又看了看我,俊美的唇角一勾,泰然道,“自然是皇后之位!”眸中倨傲的神色,将他觊觎皇位的野心暴露无遗,毫不掩饰的态度,也表明了他志在必得的决心。

    殿上众人俱是一惊,六姐原本疑惑担忧并存的眉眼,瞬间换上了然的神情,似乎认为这皇后之位也足以让我跟着太子放手一搏了。太后沉吟了一会儿,无比疲倦道,“让位的诏书,哀家不会下,你们好自为之吧。”果真是见过风浪的人,她也吃定诏书不下,太子也不敢对恒帝下手,入主福安宫,终究要多费周折。可是她似乎忘了,太子已然下定决心要武力逼宫,必定不会再绕着圈子去挑唆文臣来向她施压,时间紧迫,一寸短一寸险哪!

    太子唇角带笑,目光扫过出现在殿门外那一抹娇俏的身影,轻声道,“皇祖母真的执意如此吗?”

    一语未毕,玉贵妃就煞白着一张小脸,踉跄着扑到太子跟前,失了神智一般抓着太子的衣襟疯狂摇晃着。“你将耀儿怎么了?”她嘶哑着嗓子低吼,像一头发怒的母狮。太子却笑得风轻云淡,十分享受地看着此刻变了脸色的太后。

    一旁的成武一拉开玉贵妃,朗声道,“吴王殿下不过是宿醉未醒,还睡在城东校场的衙署里,贵妃娘娘可暂且安心。”

    听见刘耀被软禁,玉贵妃哭得无法遏制,“我苦命的耀儿,你若有什么差池,让母妃怎么在这世上独活……”

    “闭嘴!”太后见她失了体统,冷喝一声道,“把贵妃带下去,让她好好平复一下心情。”

    贵妃原本愣住,停止抽泣,却被太子接下来的话,彻底打击到奔溃。“若皇祖母不肯下诏书同意孙儿和秦殊的婚事,依着他那急脾气,恐怕明日五弟就不是睡在衙署,而是被替了死囚身份,送入大牢了!”他语气轻慢,指了指一旁按着剑柄一脸不耐烦的成武一,依旧是温润的眉眼,无比儒雅地谈及自己五弟的生死,却让人听了有种森冷的气息从后背泛起。

    “原来是你这贱人,与他撺掇起来害了皇上不够,还害了本宫的儿子!”玉贵妃突然猛扑过来,将我按倒在地就是一耳光,我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一巴掌就抽得我眼冒金星。余光中看见太后,惠妃和六姐脸色俱是一紧,于心不忍的模样,心下也稍稍安了一些。

    在她第二个巴掌挥落下来之前,太子眼疾手快拉住她,狠狠一搡,她就摔倒在地,爬起来又开始大哭。太子对成武一低喝一声道,“这女人疯了,让人把她架出去!”

    成武一正待动作,却听太后开口道,“慢着!越儿,她好歹是你的长辈,耀儿也是你的弟弟,你父皇一向夸赞你谨序有礼,懂长幼尊卑,从未让他失望过。你们先回吧,该怎么准备,就怎么准备!”言下之意是同意太子和我说的话,大婚的诏书和让位的诏书她都准了,她终于还是因刘耀和恒帝的安危,屈服于刘越的威逼之下。

    我叩首道,“谢太后恩典,明日我会着人将太上皇移驾神女台,您空了就去那边走走看看吧。”

    她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表示她听见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我话里的意思,只是隐隐希望钦天监将日子往后看一些,恒帝随时有可能会醒来,赶在婚礼之前,也免去我背骂名的压力。

    事情当然不会如我所想的那般顺利,太后的旨意一下,钦天监将日子看在五日后,我虽提了第二日就将恒帝移去神女台,太子却稳如磐石,绝口不提。我又害怕催得太急,他起了疑心,于是战战兢兢的由着礼部的人四处张罗,整日身边不是尚服局来猜疑的,就是来订制礼冠的。因恒帝宫妃不多,又是尊称的太上皇,宫中原有的妃子们,依旧集中在挨着寿康宫的妃寝殿里。太子也陆陆续续将东宫的女眷搬进宫来。

    有了太后的旨意,又是办的奉诏女官和他的婚事,况且我又是恒帝一直疼爱的和乐郡主,朝中倒没什么人敢有微词。右相原本应该高兴,却因自己女儿是太子妃,立后的诏书还没下,太子就先取了一个身份高于她的郡主。虽说具体册封谁为后要等到登基大典后才有决断,他却隐隐觉得我这修仪的身份贵过一切。算起来,除去右相叹息刘卓失了先机以外,最高兴的应该就是我父亲。不过他虽然高兴,却苦了一向不善于隐忍的三姐。

    搬进宫来的第一天,就上赶着来了我宫里,原本听四喜说她带了皇太孙过来,还想着把上次没来得及送出去的赤金璎珞长命锁给孩子带出去。那只我捧在手里的盒子,刚刚递到半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她一巴掌挥过来,本能地伸手一档,盒子就摔在地上,串珠的线被震碎了,珠子就蹦蹦跳跳滚了一地。她见一掌未中,抬起另一只手就准备再接再厉,我终于也失了平和心绪,一把钳住她的手,冷冷道,“三姐这是在东宫呼下人耳光呼惯了吗?”

    她挣了挣手腕,气急败坏道,“你还真是天生的狐媚子,爷和他的几个兄弟,哪个不被你迷得团团转。先是魏王去了胥都,两军对垒,福祸未知。再是晋王在辟邪遇刺,下落不明。如今吴王也被困衙署,去向不定。不过是凭着一张脸罢了,有什么资格和我争那中宫之位!”

    遑论太子还没有登基,就算靠着那见不得光的手段登基了,她这番话也是落人口实的大逆不道之词,难为她还能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我冷笑一声,“中宫之位?三姐是否想得太远了。”我猛地伸手一拉,将她带到我身边,附在她耳边魅声道,“事情尚未定论,成功与失败,几率一半一半。三姐怎么能笃定东宫女眷有人能入住中宫,母仪天下呢?”

    话说完,就轻笑一声将她往后一推。她气得杏眼圆瞪,指着我颤声道,“你居然在盼着爷失手!”

    我理了理衣襟,施施然道,“你如果稍微聪明一点,就能想到他娶我不单单是执念于我的美貌。亏你还是父亲嫡亲的女儿,这急躁性子倒真是让他失尽脸面。今日就算要闹,也不该是你来闹!”

    她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瞥见廊外一个珠光宝气的纤弱身影,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再看向我时已是笑脸盈盈。

    我在心底轻叹,到底是在东宫中打磨了些时日,这察言观色的本领总算是过得去。一边吩咐四喜将地下打扫了,一边接过乳母手中的皇太孙逗乐。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