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东宫之主的手段

章节字数:3111  更新时间:16-07-08 1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太子妃朱祁钰,右相朱云生嫡亲第三女,曾是中州排名前三的名媛淑女,十五岁及笄之年,求取的人就差点将朱府的门槛踏平。只是可惜,这朱云生借口夫人身子不好,想将女儿再留在府里多陪陪她,直到桃花宴上偶遇太子,出嫁时已经是十九岁的大龄女子了。不用想也知道,那右相跟我父亲是同类人,也是挑挑拣拣,才将宝押在了太子身上。

    想当初在促成我去胥野和亲一事上,他可没少出力,估计是在那时候就看出太子对我动了心念。朱祁钰嫁给太子已逾三载,却一无所出,被进东宫不到一年的三姐抢了先不说,倘若再加上一个封了郡主身份的我,岂不是在打她这个正室的耳光?三姐和我是一个爹生出的女儿,在听到太子有娶我为后的消息后,尚且来兴师问罪。余光中瞥见那一抹娇俏华贵的身影,禁不住在唇角勾起一丝冷笑,不知这太子妃今日又打算在我这神女台唱哪一出呢?

    只有我们俩人时,三姐会不管不顾地跟我拔刀相向,如今来了第三人,她倒是配合得紧。在我伸出手去逗弄皇太孙的时候,她就顺势从乳母手中接过他,含笑地望着我们俩,无比娇俏道,“果真是有血亲的人,往日里见着不熟悉的人,他可不会这般笑呢。”

    我微微笑着,没有接话,走到门口的朱祁钰刚好看到这姐妹相亲的一幕,脚步一顿,随即朗声笑道:“良娣和郡主当真是姐妹情深哪!都说秦尚书家的女儿个个美如天仙,如今看你们俩站在一处,还真是各有千秋。”

    我望着那一张笑靥如花,没有掺杂一丝不快的美人脸,心中不免惊讶,这女子当真不是一般容人的量。于是起身,盈盈下拜道,“给太子妃请安。”

    她也给我回礼,“和乐郡主安好。”

    礼数也十分周全,没有丝毫倨傲,我和三姐对视一下,都十分疑惑,假如她不是来示威的,那么此行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吩咐四喜看茶,回过头就看她笑得温婉道,“都快成一家人了,妹……郡主就不要这么客气。”她原本要称我为妹妹的,我常在后宫流连,自然知道这宫中最虚伪的称呼便是姐姐妹妹两词,眉目一顿,她就改口了。我不自觉地轻叹一口气,东宫的战争,就凭太子妃这能屈能伸的气度,爱计较爱显摆的三姐就已经输了。

    “娘娘请用茶,这两日想必忙坏了,不知一切是否收拾妥当?”我笑语盈盈,实际上是在下逐客令,没时间与她虚与委蛇,如果只是想来探探我的底,看过了就早些回去吧。

    “都是我应该做的,谈不上忙与不忙。”她姿态优美地喝了一小口茶,再娴雅地抽出丝绢帕子在娇艳如花的红唇边点了点,转脸望着三姐道,“良娣说翠玉宫的寝殿因朝向不好,导致采光白暗夜明,让皇太孙睡得有些颠倒。我思量了一下,我那玉坤宫不错,明日就去禀了爷,与你换一换?”虽是商量的语气,却带了当家主母的口吻。

    偏偏三姐没察觉出什么,还眉眼带笑地暗自为占了上风高兴,起身将手里的皇太孙交与乳母,朝太子妃微微一福道,“如此就多谢姐姐了。”

    朱祁钰巧笑倩兮,“皇太孙年幼,自然是要以他为重。”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却飞快闪过一丝轻蔑,转眼不见,又古井无波地看向我道,“今日来神女台叨扰郡主,实际上还有别的事情。”我眉眼一抬,露出一个洗耳恭听的表情。她施施然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前日里爷跟我说,礼部给你做的凤冠,他不是太满意,让我拿出自己出嫁时他特地命人打制的镶了八十一颗东珠,代表九九归一的那顶凤冠,再让礼部的人参详着重做。我心想这时间紧迫,又怕赶制出纰漏,就特定将那顶凤冠送过来让你瞧瞧,若你喜欢,就用这顶吧。”

    这还不算大事!太子何止是对凤冠不满意,而是在借此敲打她出让正室之位,她不仅听了,还亲自来奉送我手。当凤冠被宫人捧到她面前,她站起身来,揭开那红布时冲我笑的时候,我有种看到了张皇后的感觉!是的,她如此退让,如此容忍,只能给我一种图谋的感觉,就像是看着猎物进入陷阱,在一旁守候的猎人。难怪三年无所出,依然没人能撼动她太子妃的地位,凭的可不单单是美貌,而是那颗七窍玲珑心。

    我看着用黄金打制有着精细雕工镂空而成的凤冠上,错落有致地用不光大小一致,连散发的光晕都相同的上品东珠,自诩见过世面的我,也连连咂舌于它的价值。东珠串成了四个大字,“百年好合”,我的目光不经意地在她脸上流转。这是她出嫁时,太子送给她的承诺,如今誓言粉碎,还要亲自拱手与人,她好看的眉眼间却看不出一丝哀切。不得不在心底感叹,这女人的城府太深了!

    原本是想将凤冠退还给她,可转念一想,既是太子吩咐,我推诿反倒显得矫揉造作,也不能在这个当口让太子起疑心。于是颇为爱不释手地抚了抚凤冠上的东珠道,“多谢娘娘割爱,秦殊铭于五内。这东珠是不可多得的佳品,想必太子的意思是不能铺张。不过,此物饱含了殿下对娘娘的一片深情,婚礼过后,秦殊自当悉数奉还。”

    她眼中闪过一丝讶然,唇角轻轻一勾道,“郡主何必这么见外,婚礼过后,就是自家姐妹,这风冠权当姐姐借花献佛送的贺礼了。我还有别的事,就不打扰你了。”

    看着她面上那一抹深不可测地笑意,我笑着微微一福,表示欢送。心下在替她可悲,估计打小就被父母教育着如何为人正室,她的生命中没有输这个字眼,此刻心中的盘算也不过是屈辱一时,先忍过眼下的风头,再找时机收拾我们。她才是难得的明白人,三姐仗着替太子诞下长子有功,就来跟我论身份。说起来,我这恒帝亲口赐封的和乐郡主,还比那韶南和亲而来的百灵公主贵气三分,再加上修仪这敏感的政治身份,也算太子识货,的确没人比我更有资格为后了。

    太子妃过后就是百灵公主,按照我的性子,我是不屑于和刘越东宫中那些女人应酬的,但是因为得了旨意太子同意今日将恒帝移驾神女台,心情就出奇得好。看见百灵公主一袭绿底金线勾勒的曼珠沙华模样的短褂长裙而来,心中不免惊讶,这三月天,将手腕和脚裸都露在外面,不冷吗?

    她似乎猜中了我的心思,笑得有些羞赧道,“不太习惯这北方的气候,太子细心,特地吩咐他们做了这样的披风,在外面走着也不算冷。进屋有火炉,就更不用说了。”她汉话没有段淳一那般标准,清润的嗓音一字一顿地,倒显得颇为纯真可爱。

    我看她撩起宫女手中的披风一角,从中看出玄机所在,也十分感叹太子这讨好女子的本事,真真切切是在脂粉堆里泡大的作风。见她笑的十分无害,也受了情绪感人,笑容烂漫,“算起来我也是南方女子,比你到中州的日子久些,到现在也不怎么习惯呢。”

    她在我这一笑中,瞪大了眼,惊叹道,“很久以前就听哥哥说郡主生得十分美丽,早前在婚宴上匆匆一瞥,只觉就一个背影就让人难以忘怀,还曾为没能看清你容貌懊恼过。今日终于得见芳颜,当真是美得让人无话可说。”她一边说一边比划,到底是跟在段淳一身边长大的,这句话还颇有文采。

    因她坐下来,伸出雪白的两只胳膊撑住下巴望着我,这才发现她小脸圆圆的,笑起来还有两个梨花般玉白的小酒窝,让人看着就想捏捏。听段淳一说,韶南男女早婚,男子十五女子十二便可嫁娶,这百灵公主今年也不过十四,就背井离乡嫁在他国,心底又涌起一阵怜惜。轻笑着递给她一杯茶道,“妹妹的舞姿,我可是一直都记得,恍若天人!”

    她似乎没大听懂我的话,但从我神情中也判断出来我是夸她,会心一笑道,“先不说这个,我是来替哥哥送礼的,他说这是恭贺郡主新婚大喜的。”

    我接过她手中像是一种特殊材质编制而成的盒子,掌心触到之处传来微微的湿凉之感,目露惊讶看向她,她浅笑着示意我打开来看。轻轻掰开盒盖,就有雾状的东西升腾起来,团团裹着一株火红的盛放着的曼珠沙华。段淳一是一早就料到了这个局面吗?若有了这花和茎叶,恒帝身上的蛊毒,就不用元喜喂三日的血了。

    “这礼物来得太及时了,他日若有机会,我一定会去大理当面拜谢段王爷。”我压抑不住心底的欣喜道。

    她伸手过来替我合上盒子,正色道,“还有一句话,哥哥请我务必带到。他说不管郡主打算用花还是用叶,都请自服一半茎叶,切记,切记!”

    我见她神色郑重,就认真地记下了,没曾想段淳一这个嘱托,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