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二章 悲伤重现

章节字数:2813  更新时间:16-02-09 22: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往常一样,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萦绕在这假山错落,山水淼淼,花草丛生的墨府后花园中。

    “小姐,你慢点,等等奴婢呀。”小翠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追着前面上蹿下跳的墨棘雪。

    “你来追我呀,追我呀,追不到。”墨棘雪调皮的向身后的小翠做了鬼脸,加快了速度,一下子灵活的跳到假山石上,见到小翠快要接近了,赶紧跳下去,顺着一路不知名的小花坡跑下去。

    “啊,好疼。”墨棘雪本是回头见小翠在那儿呢,结果突然被人撞到,猛的往地上一跌,正准备哇哇大哭,为难一下这个莽撞不长眼的人。

    “小姐,你没事吧,老爷找你。”玲姐姐满脸的忧心的扶起墨棘雪,拍拍她身上的灰尘。

    “这个时辰,爹爹找我做什么,可曾跟姐姐说?”墨棘雪一看是玲儿姐姐,便不哭了,揉揉跌的深疼的屁股,还好是软软的草地,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上撅着樱桃小嘴,可爱的想要让人捏一下。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小姐还是随我去吧。”玲姐姐还未等墨棘雪再说些什么,便牵着她往大厅走去,小翠乖乖的跟在后面,心里有些忐忑。

    刚进大厅就感觉气氛很怪,爹娘的脸色很严肃,就连平日里爱打趣的管家爷爷的神情都变得很凝重,花白的眉毛紧锁在一起,长长的胡须起起伏伏,像是一声声的叹气。

    “爹爹。”墨棘雪跑到墨胜的怀里撒娇道,她稚嫩的可爱模样并没有感受到大家的不一样,“寻雪儿来有什么事情呀,是不是上次那个木偶人爹爹帮雪儿修缮好了?”

    “乖雪儿,你现在就跟玲姐姐去骊山的老嬷嬷家住几天,等爹爹把木偶人修缮好了,便去找你可好。”墨胜口气虽还慈爱有加,但多了些不容拒绝的威仪,这让墨棘雪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了几下,怎么了?咦。。。。好像有些不对劲呀。她将小手含在嘴巴里,若有所思的看看周围的人,再看坐在旁边的娘,也是心不在焉,忧心重重的。

    “爹爹,为什么突然叫我去老嬷嬷家呢?”墨棘雪疑问的看着大厅里的每个人,心中好深奇怪,大家今天怎么都不爱逗她了呢,沉闷闷的。

    “没什么事情,只是老嬷嬷来信说是想你了,想你去住几天,也说那山上开了你最爱的花儿,寻你去赏花呢。”羽烟拉着墨棘雪的手,强笑着说道。

    “我要娘跟我一起去,娘跟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们看满山的蒲公英,还要做酥油饼”墨棘雪对羽烟撒娇道,想到吃的,她还情不自禁的舔了一下小舌头,放佛美味刚入舌尖。羽烟深情的看着她,一时眼眶湿润。

    “好了,你娘不方便同你一起去,现在立刻跟玲儿一起离开。”墨胜握握拳头,看着女儿天真烂漫的模样,狠下心来,对墨棘雪生气的喊道。

    墨棘雪被墨胜这么一喊,吓得一哆嗦,心里顿时委屈极了,爹爹从来是最疼她的,一直宠着她,今天居然对她大吼了,哇哇的哭了起来,嘴里含糊的说着:“爹爹是坏蛋,不疼雪儿了,雪儿就不走,就不去。。。。。。"

    玲姐姐上前擦着墨棘雪脸上的泪水,安慰道:“雪儿,别哭了,乖乖的听老爷夫人的话,你听话老爷才会疼你呀,乖。”墨棘雪倔脾气上来了,玲姐姐越劝越哭得厉害了,羽烟看着自己的女儿伤心的哭着,强忍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也跟着哭了起来。

    墨胜为难的看着眼前这一生最爱的女儿,心中暗闷一口气,继续愤怒的对墨棘雪说:“哭什么哭,给我立刻走,再不走爹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马上给我走,听见了没有。”墨胜边说边将墨棘雪往门外赶,玲儿从管家爷爷那儿接过行李,默默的跟在后面。

    “爹爹,雪儿错了,爹爹不能不要雪儿,雪儿乖乖去嬷嬷家就是了,爹千万不要不要雪儿呀。”墨棘雪擦了擦眼泪,抽咽着。她抱歉的看着墨胜。

    墨胜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乖巧的摸样,眼眶竟湿润了,又恢复以往宠溺的语气:“乖女儿,爹怎么舍得不要你,快跟玲姐姐去嬷嬷家吧。”

    墨棘雪勉强的点点头,牵着玲姐姐的手正准备像羽烟道别,外面响起惨叫声。

    “哼,你们一个也逃不掉。”大厅的门突然被打开,眼前出现在半空中的一个蒙面女子,用着阴狠的声音对着屋子里的人说道,手上的剑上滴着刺眼的血。

    隐蔽的站在大厅各个角落的高手,突然冲出来,将墨棘雪、墨胜和羽烟包围在中间,保护他们。墨棘雪惊恐的看着这一切,涌进大厅的人越来越多,很快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她看着地上死了一片的人,雪白的地砖上变成一片血泊。厅内最后的护卫冲到墨棘雪的面前,保护她,结果蒙面女子长剑一挥,两人便直直的倒在了墨棘雪的面前。

    墨棘雪惊恐的喊出来:“啊啊啊。。。。”刺激过度晕了过去。

    羽烟抱着墨棘雪,焦心的呼喊着墨棘雪,柔弱的身体摇摇欲坠,玲儿在旁扶着她,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管家爷爷身负重伤,依靠在柱子旁,大口的喘着气。墨胜用滴血的长剑,指着蒙面女子,看了一眼昏厥的墨棘雪,眼神里布满血丝:“我们素未蒙面,墨某也不曾结交仇家,你们是谁?为何要对我们下如此狠手。”

    蒙面女子一声冷哼,没有回答墨胜,手中的剑直直的往羽烟的方向过来,管家爷爷见到此状,立刻屏住一口气,强忍着肩头及腰间伤口的疼痛,一个飞步,恰好挡在了羽烟的身前,剑尖毫不留情的插入了他年迈的心脏里,墨胜见到此情景,眼中怒火万丈,嗜血的神情一再迸发,一声吼叫,蒙面女子身后的随从,纷纷倒在了他的剑光下。

    墨胜与蒙面女子就此打斗纠缠起来,羽烟将墨棘雪放入玲儿的怀里,从袖口中拿出一瓶药。

    “傻丫头,我不行了,不要为我浪费了这神药。”管家爷爷话音刚落,放在半空中的手直直的落下,羽烟抱着管家的逐渐冰冷的尸体,埋头痛哭,本是精致小巧的脸蛋,眼睛如今红肿的不成比例,娇俏高耸的云鬓也散乱了不少。玲儿抱着墨棘雪也跟着羽烟惊恐无助的哭着,除了像这样待着这儿等死,等人保护,她们没得选择。

    回到闺房中。。。。。。。

    棘雪越说声音越小,越来越小,最后竟变成了微微的鼾声。是的,她太小了,又受了惊吓,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说出来,已经是不容易了。师傅把她抱上床,对着竹湄和捡崖使了个眼色,竹湄和捡崖掩上门,随师傅出去了。

    “捡崖,今晚她就睡在你这里了,别吵醒她了,估计好几天没睡了,今天晚上有可能会梦魇,记得晚上点上这个香,会对她有帮助的,知道了吧,千万别忘了。”师傅从袖中拿出几根香,那个香还未曾点,那散发出来的香气就使人感觉很慵懒,捡崖接过香,点点头,有点好奇将香拿到鼻前闻闻,顿时感到浑身无力,头晕晕的,捡崖赶紧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把香放进屋内了。

    “师傅,她究竟是怎么了,这个孩子她遭受到什么了?”竹湄心疼的问道。师傅救回来的孩子,基本都会由她来照顾,但是她从未曾看见过这样的女孩,那双眼睛透出的东西,和她的年纪太不相符了,竹湄就是这样的心慈,她想要帮助全天下可怜的人。

    “明天你就会知道,今天晚上去多准备些外伤药,这件事情不要张扬,明白吗?”师傅语气坚定地说道。捡崖从屋内出来,正好听到师傅这番话,她和竹湄一同点点头,师傅看她们一眼,离开了,竹湄也离开了,她要去看看其他的孩子,还要去准备药。

    捡崖看见师傅和竹湄都走了,叹了口气,坐在门外的台阶上,想着屋内正熟睡的女孩。

    入夜,捡崖按照师傅的吩咐点上了那几根香。

    整个蜜源山庄弥漫着奇特的香味,大家都睡的异常的熟,静谧的都能听见针落声,此时一个黑影划过捡崖的窗外,灭了桌台上入夜摇曳的烛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