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六章悲伤逆流成河

章节字数:2889  更新时间:16-01-11 1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道多少日过去了,少年的身影一直没有在她们的脑海里逝去,只是日子还是这么过着,一天一天的过着。

    墨棘雪从在竹湄师姐的房里见到一本书,就一直抱着那本书,坐在窗边,一遍一遍的看着,看不出她的心绪。

    而捡崖只能郁闷的时不时看看站在窗口读书的墨棘雪。这个书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她从未识过字,不知那书叫什么名字,只是知道那本书比她有趣,要不然为什么墨棘雪不愿意理她呢。

    她无聊极了,没人陪她玩,与墨棘雪一同来蜜源山庄的5名小女孩,她还没有全部记住她们的名字,她们就被师傅安排到了后院习武去了,她其实有些不解,为什么师傅不让自己学习功夫,后来自己想想,自己肉嘟嘟的,师傅肯定觉得自己笨拙,没有天赋,学了也是白学,不如就跟师姐们打打下手,做做杂活。

    捡崖嗅了嗅鼻子,准备趴在桌子上先美美的睡一觉,忘掉那些不符合自己没心没肺样子的东西,门就被推开了。

    “师傅,你怎么来了?”捡崖好奇地问道,现在这个时辰师傅应该在后院里监督弟子们练功呀。

    站在窗口的墨棘雪头也不抬,只用眼角余光看了师傅一眼。

    “棘雪你过来。”师傅向棘雪招了一下手,墨棘雪合上书,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棘雪你想不想你的玲姐姐,你想不想见见那些照顾过你的仆人?”师傅半蹲着,有点严肃,略带伤感地说。

    墨棘雪听了师傅的话,立即改了刚刚的面无表情,激动地抓住师傅的胳膊,问道:“真的吗?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看他们了吗?”

    “是真的,我们现在就去,趁女音带弟子去后山学采药,后院暂时没人,我们速去速回。”捡崖此时比墨棘雪还要激动,棘雪终于要看见自己的爹娘了,以后她就要变得快乐了,不像现在这般封闭自己了,自己以后也不用这么无聊了,可以和墨棘雪尽情地玩耍咯。

    “师傅,为什么我们要偷偷摸摸的去呢,这里不是都听师傅您的吗?”捡崖不懂,师傅虽然为人和善,从不对谁发脾气,但是她在整个山庄的威信是无可匹敌的,上百名弟子都是无条件服从她的,师傅下达的命令从来没有人反驳过或是懈怠过,只有认真且快速的完成。

    “小傻瓜,我不是说过吗,此事不可张扬,只能我们知道。你现在还不懂其中的厉害,等长大些师傅就告诉你,知道了吗?”师傅用纤长的手指刮了一下捡崖本就塌塌的鼻子,溺爱的说道。

    “好了,快走了,记住,不能告诉任何人。”师傅一手拉着捡崖,一手拉着墨棘雪,带着点偷偷摸摸的感觉向孟玉院出发。

    经过后院时,果然偌大的后院空无一人。这是鸢尾在这里8年,第一次离开前庭,来到后院,后院和前庭相差的真大,后院除了一块大空地,捡崖想这应该是他们平时练功夫的地方吧。

    就是一整排的房子,房子的颜色都是灰色的,给人一种阴暗恐怖的感觉,这里没有一丝的生气,鸢尾很不喜欢这里。捡崖住的前庭就不一样,那里有大片大片的竹林还有草地,春天的时候,她会和竹湄师姐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或是睡觉,闻着淡淡的青草和泥土的混合香味,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惬意。在前庭的最左边,就是竹湄住的那间屋子,屋旁有一块儿不大的地方,那里种着一种花,它有两种颜色,花型大而美丽,它的花瓣像鸢的尾巴,捡崖不知道它的名字,师傅也不允许任何人去采摘,她说那种花只能远观。前庭的房檐上也种着很多美丽的花,那些花是在初春和深秋的时候开的,捡崖只知道其中一种花的名字叫做木槿花。

    很快她们就到孟玉院了,原来孟玉院离前庭很远,如果没有师傅带路,估计捡崖这笨脑袋早就迷路了。孟玉院跟后院差不多也是一排排的房子,灰色的墙,压抑的感觉。

    棘雪站在门口,蛾眉紧蹙,大眼睛里满是惊恐与害怕,来之前,棘雪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跟着出地窖的那天,已经亲眼目睹了地窖的惊悚与恐怖,今天吗,她再一次来到了这个让她谈之色变的地方。现在,她的手开始颤抖,可她清楚的知道,现在她,就站在门前。

    师傅一推捡崖,使了个眼色。捡崖颤巍巍的僵着走到棘雪跟前,颤抖着伸出手,却迟迟不敢推门。

    站在她身后的棘雪一狠心,用力推开了门,一股恶臭铺面而来。

    这件屋子有约莫一打人,各个精神萎靡,面目糜烂不堪,有些甚至生着蛆虫,令人望之生畏,果然是好狠的毒。

    “师傅,你们来啦。”身后传来竹湄的声音,竹湄刚在隔壁房间听见了外面有开门声,估摸着是师傅来了,果真。

    “竹湄,其他人怎么样了?”竹湄叹了口气,摇摇头。

    “竹湄姐姐,他们好疼呀,一定要救救他们。”捡崖带着哭腔,颤抖的已经使她口齿不清了。

    “他们这样已经还好了,师傅就是考虑到棘雪的担心,但是怕吓着你们,才决定今日带你们啦的。”竹湄无奈的说,指引着他们去了另一间屋子。

    另一间屋子比刚才那间稍稍大些,里面估摸着有20人。他们都躺着,一动不动,颧骨高高的凸出,眼窝深陷,瘦得如同骷髅般,脸蛋苍白,名伶、云偶、慎独、一枚四人正在喂他们喝药。蜜源山庄的所有人的身体都是有他们照看的,所有的药都是有他们调配的,师傅说过他们在医药方面有着天赋,因为她们仅有12岁。

    墨棘雪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走了进去,泪水不断地从眼角划过,捡崖和师傅站在她的身后,也随她进去了。捡崖颤抖的牵着师傅的手,肉肉的脸上全是泪痕。

    “他们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四名师姐见师父来了,纷纷放下手中的碗,抱拳向师傅行礼,师傅纤手一挥,她们又端起碗来,小心翼翼的喂着那些人。

    “他们是怎么了?爹和娘呢?玲姐姐呢?”还未等竹湄回答师傅,墨棘雪冷冰的的说道。

    “他们的手经脚经全断。”竹湄难过的说道,凤眼里溢满了泪水,“你爹娘伤得很重,师傅将他们安排在其他的地方疗伤,现在还不方便见面,至于玲姐姐,我不知道这么多人哪个是,我带你找找。”

    竹湄领着墨棘雪一一走过这些人的身旁,让她辨认着。此时捡崖早就瘫坐到门外,师傅紧紧的搂着她,捡崖长这么大她哪有见过这些,幼小的内心早就崩溃,心里直直的泛着恶心。

    “玲姐姐,玲姐姐。”墨棘雪走到最后一个人的身边,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她的玲姐姐。玲姐姐从小就陪着她,照顾着她的衣食起居。

    “玲姐姐,玲姐姐,你看看我,我是雪儿呀,我是雪儿。”那个被唤作玲姐姐的女子,背倚着灰墙,像是丝毫没有听见墨棘雪对她的呼喊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面。

    墨棘雪抓着右边她的胳膊,心中一惊,是空落落的袖筒,玲姐姐的胳膊呢?!

    “啊,啊。。。。。。”墨棘雪嚎啕大哭起来。

    “棘雪,棘雪,不要哭了,棘雪。”竹湄安慰着墨棘雪,自己也忍不住的落泪,她很是心疼棘雪。

    “玲姐姐,玲姐姐,玲姐姐。。。。。。”墨棘雪重复着叫着那个女人,和她相处的画面,在脑海中放映着。

    从小就爱看玲姐姐绣花、跳舞。墨棘雪身上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是玲姐姐熬夜一针一线缝制的,玲姐姐总是能够为她做出独一无二的衣服。玲姐姐曾今说过,她最大的梦想是能够进入永裕绣坊,能够为皇上绣龙袍,能够让她绣出来的东西让世人知道,并且能够喜欢。玲姐姐也非常的喜欢跳舞,墨棘雪现在会的都是玲姐姐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教她的,倘若玲姐姐不是妓女所生之子,相信她定比现在更加的优秀。所以她要努力练习,等到棘雪出嫁那天,就是她卖身契约满日之时,她就会去是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

    而现在呆坐在在这里,一言不发的玲姐姐还是那个性格开朗,整日为她的梦想努力的玲姐姐吗,事情怎么会这样,这究竟是什么人做的,为什么要这样的对待她,为什么,为什么。

    墨棘雪激动过度,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