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十一章 不寻常的冬日

章节字数:2974  更新时间:16-02-08 1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年不知不觉就这么过去了。。。。。。。

    深冬很快就来了,外面冰雪一片,放佛天地都已经被冻结交融在一起了。捡崖本就圆嘟嘟的身子,如今裹得更加像个山庄园外石狮子的嘴里含的圆珠子了,虽是圆润却不是精巧可爱。她手中拿着竹影师姐刚给她的中药,一路小跑到墨棘雪的房中。

    而墨棘雪这一病病了很久都没有能够起身,有时候实在是憋不住起床去晃悠一番,回来后便是一阵恶寒或者是连日的高烧不退,整日整日的做噩梦,梦中惊醒,床顶的香囊换了一个又一个,竹影说是安神的,可是她却没有睡过几个安稳觉,如此一来二去,也不敢下床了,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心疼捡崖每次见她病倒的那个模样,看了让人难受,总是一副姐妹情深。

    自然每天只能靠着捡崖给她送吃的送喝的,房间里整日的熬药,都是浓重刺鼻的中药味儿,一开始呛得她们眼泪直流,特别是捡崖的敏感的鼻子,直打喷嚏,现在已经慢慢适应了,只是她原本肉滚滚的身体,也是消瘦了不少,脸上的婴儿肥也减退了些,那双不大的眸子,却越发的灵气了。

    此时的墨棘雪依靠在床边,纤纤的小手依然在翻阅着一本书,一本越来越残破的书,只是她经过这么久的折磨,神情却没有那么悲观、绝望,脸色虽然苍白,却没有奄奄一息的感觉,她的眼睛里炯炯有神,虽是瘦的皮包骨,仿佛一夜间褪去了所有的稚气,开始有了少女的脸庞。她每日吃着难吃的中药,有时还会因为药物原因,发烧呕吐,但是她都笑着咬着牙忍一忍过去了。

    她一时间眼睛看累了,抬起头扭扭脖子,抬头看着床顶上的香囊,这个竹影半月前换的,她嗅了嗅鼻子,修长的睫毛低垂,这一次的味道又不一样了。

    这是她忽然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缓过神来,笑了笑,小声嘟囔了一句:“来了。”

    果不其然,片刻,捡崖迈着笨重的步伐,有些吃力的推开门,并不是门有多重,而是她穿的太厚重,手臂都不能伸直了,其实她一点都不怕冷,身上已经有微微的细汗,只是师傅硬是逼着她要多穿些,决不能受凉,往年也不是如此,可能是今年的冬天真的是冷的不寻常,师傅关心所以才这般,捡崖也就接受了。

    “棘雪,怎么又起来看书了,竹影姐姐不是让你多休息的嘛。”捡崖边关门边扯着嗓子对着墨棘雪说。

    “我身子虽弱,可是耳朵没坏,这么大声,吓坏我了。”墨棘雪笑着,打趣着捡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消极的思想,没有悲痛的眼泪,有的只是浅浅的笑容,舒展的眉眼,只是眸中不再是清澈见底。

    “嘿嘿,好吧,对不起了,可能是衣服太厚实了,我的耳朵也被挡住了。”捡崖说着,身体也没有闲着,她没有去向墨棘雪那边,而是熟能生巧的将药包拆开,洗刷熬药的罐子,将中药放进去,生火,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做着,可见她是日日做,才会有这般的熟练。

    捡崖弄好后,又去衣柜里又拿了一个厚实的被窝,盖在了墨棘雪的身上,只是一阵寒气袭过来,捡崖这敏感的小鼻子,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棘雪,你这房里还点着炭炉,怎么感觉比外面还要冷几分,是不是哪儿漏风,等师傅事情办完,回来给你修整一番吧。”捡崖虽揉揉有点红的鼻子。

    她虽说着屋子冷,可是等会儿药味儿会更加的刺鼻,也只好打开一点窗户,去衣柜里找了件披风,搬了一张凳子坐在药炉边。不知何时,她已经不需要靠手撑蹦跶着上凳子了,只需要就这么抬一只脚即可。

    “崖姐姐,师傅何时回来?”墨棘雪放下手中的书,看着离她不远处正在专心煽风点火的捡崖。

    “约莫半月后吧,竹湄师姐前几日回来了,昨日又走了,估计是协助师傅去了吧,听说今年的冬天异常的冷,山下那些贫困的山民冻死不少,哎。”捡崖扇着风,药炉里的火随着风力逐渐变大,刚刚好到可以熬药的程度,说话时并没有看墨棘雪,只是口气里满是心疼。

    “躺在床上好久了,都不知已经到深冬了,天气冷到如此地步了,好想出去走走。”墨棘雪勉强的歪着头,透过开了一点儿缝隙的窗户,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她真的好久没有离开床榻了,腿上的肌肉已经软弱无力了,可能现在站起来都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了。

    “你呀,还是好生歇着吧,等竹影姐姐回来后,再给你瞧瞧,上次虽说你的身体也调理的差不多了,只是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了,还是因为外面太冷了,我出现的幻觉。”捡崖小手摇着扇子,另一只托着腮帮子,歪头看着床上的墨棘雪,嗅了嗅鼻子,放佛又要来一波喷嚏炮兵。

    “可能是外面真的冷了吧,我的身体怎么会是冷的呢,好好在这温室里养着。”墨棘雪捂着嘴,表面上像是在嘲笑捡崖的那一番话,可是眸中那一丝的闪烁却是无法掩饰的。

    “也是,你瞧我糊涂的,嘿嘿。”捡崖想想自己的话,挠挠头也被自己逗乐了,殊不知真的是这个房里的寒气越来越重了,这不,捡崖愣着没忍住,又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鼻子是从鼻头到鼻根都红了,在她的白皙的脸上显得更加的搞笑可爱。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接下来是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仿佛客气都被凝结了,墨棘雪认真的看着书,捡崖不丝不敢怠慢的熬着药,直到药熬好后,才将这漫长的沉默打破了。

    “药好了。”捡崖将药装好,端到墨棘雪的床边,从袖口里透出一瓶白色的瓷瓶儿,瓷瓶儿上没有任何瑕疵,颜色是淡蓝色的,捡崖从里面到了三颗红色的药丸儿,药丸的颜色鲜艳的像血滴,她将药丸放入墨棘雪的手中。

    “棘雪,这是新药,竹影师姐说,用这中药送服这三颗药丸,你赶紧趁热喝,一会儿凉了,就会很苦的。”捡崖催着墨棘雪赶紧将药服下,这可是竹影领走前,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定要趁热喝,一定要吃,这件身体会康健的很快,捡崖自然就不敢怠慢了,一字一句的牢牢记住。

    “好苦,这药丸有点腥。”墨棘雪刚吃了一口,眉头就皱成了川子型,胃里一阵翻腾,药丸看着就已经有点倒胃口了,谁知味道却很腥很腥,有一种鲜血的味道,但也有一种羊肉身上的膻味儿,总之很难吃。

    “很难吃吗,忍着一点好吗,竹影姐姐说,这个吃下去,会好的很快的,她新研制的药。”捡崖心疼的看着墨棘雪,轻声细语的让墨棘雪把药吃了,关心到无微不至。

    墨棘雪看看捡崖,点点头,一咬牙索性将药丸全部塞入口中,大口将中药咽下,长苦不如短苦。只是胃里翻腾的更加的厉害了,她立刻捂住嘴巴,绝对不能让自己吐出来,她放佛像是想到了什么。

    “崖姐姐,你能不能帮我摇一摇门前的铃铛。”墨棘雪勉强的说了一句,说完又立刻捂上嘴巴,药正在顺着食道反流了,她在做斗争,咽下去。

    捡崖看着墨棘雪痛苦的模样,也没有多问她什么,连忙搬了一张凳子,打开房门,站在凳子上,刚好够着铃铛的流苏,费力的摇着,手臂实在是伸展不开,只是心里却是庆幸:看来自己的真的是长高了,现如今可以够到这个了。

    墨棘雪听着断断续续的铃铛声,仰起脖子,用鼻子大力的吸着香囊的香味儿,一点一点又一点,终于渐渐地她的心里平和了下来,为了翻腾的也不是那么厉害了,捂住嘴巴的手垂下,软瘫的依靠在床上,思想放空。

    捡崖还在一心一意的摇着铃铛,没有注意到墨棘雪现在像是又做了一场噩梦一样的虚脱,直到她的手臂酸到已经无力了,才放下手臂回头看屋内,墨棘雪闭着眼睛,脸色苍白。

    “棘雪,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捡崖把凳子搬进来,关上门,关上窗户,走到墨棘雪的床边,握着她如同冰块儿一样的手。

    “我没事了,想休息一会儿。”墨棘雪有气无力的说着,眼睛也懒得睁开了,她说完,捡崖就拖着她的身体,让她躺进被窝里,她又去把药炉收拾了一番。

    随后又将炭炉重新加了新碳,拿了门脚边的一个小洞赛,要保持屋内空气流通,防止碳中毒,但也怕墨棘雪冷,所以她想到了这个主意。

    看了一眼熟睡过去的墨棘雪,捡崖蹑手蹑脚的端着药的残渣和炭灰离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