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十二章 大雪纷飞

章节字数:2789  更新时间:16-02-10 20: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蜜源山庄今日是异常的热闹,悲痛的热闹。天气越来越冷,就连那坚挺万年青的松树也弯下了腰,蔫蔫的叶子布满了整个树身,天空看不见任何鸟儿飞过的痕迹,以往的冬日打猎也不得不取消了,后山温泉边聚集了许多的小灵兽,自然那些赏金猎人也就忙活起来了。

    师傅为了保护这些灵兽,日夜派人严加看守后山,绝对不能让人进去,只是这些赏金猎人也不是吃素的,绞尽脑汁的总能想到办法进山里去,师傅没有办法,只好用了禁术,对了整个山下了咒,死了几个靠近的人,也就没人敢来了,钱固然重要,命更加重要。

    就这半月有余,师傅和竹湄瘦了一大圈,竹影已经待在元灵山上三天没有下山了,带了一小队的人马,去采药,这般冷的天,山下村民冻死的人数越来越多,物资根本不够用,不知怎么的,竟爆发了瘟疫,在这样冰冷的天气里,这是一种多么怪异的病毒才能存活下来。

    就连捡崖现在都在厨房里挽着袖子帮忙洗菜,生火,忙的是不亦乐乎。

    “犁柳师姐,你看看这个火够不够大?”捡崖满脸的黑灰,在灶炉边卖力的升着火。

    “可以了,小崖崖辛苦了,等会儿把那个碗橱里的中药拿到棘雪的房里去。”犁柳将洗好的菜放进锅里,翻炒着,迅速的加着油盐酱醋。

    “知道了,帮你把这饭菜弄好我就去,下午我要熬药,就帮不了你了。”捡崖探出小头,瞄了一眼碗橱,很明显的位置就看见了药包,因为药包的颜色很明显,大红色的,跟这个灰暗的碗橱是那么格格不入,甚至跟这个小厨房也是不和谐的。

    “这次竹影姐姐又给棘雪换药了?药包的颜色不一样了。”捡崖缩回头,心情低落的说着,手上的扇子也无力的摇晃着。

    “我也不清楚,只是竹影说,棘雪这病病的蹊跷,每次诊断的病情都不一样,所以不停地要调整药。哎,真是苦了她了。”犁柳弄好一道菜,又立刻将锅清洗干净,准备下一道。嘴上虽说着,手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每次提到墨棘雪都是他们心头上的一道伤。

    一开始整个山庄里的人到处都是她的流言蜚语,讨厌同情的人都有,还分了党派似得,有些喜欢传话的还被竹湄私底下处理了,割了舌头还算是轻的,有的直接是扔进山里喂灵兽。只是渐渐的大家都被墨棘雪的事情所感动,她这一年的隐忍坚强,也不由得对这个小女孩儿竖起了拇指,都期盼着她能好起来。

    “哎,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才是个头,这几日去棘雪的房间里,她睡的时间是越来越长了,我心里好不安。”捡崖眉头紧锁,想着墨棘雪那副虚弱的样子。

    “没办法,最近山庄的事情太多了,实在是对她没办法全心全意,只能先靠着药力维持,但愿上天能够给她一丝生机,毕竟她已经太多的伤害了,听说她的爹娘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听着师傅那天的意思,怕是撑不过这个冬日了,甚至这个月都撑不过了,即使给灵兽血每日做药引,续命,可是精气却一天天的在干枯。这个消息还没敢告诉她。”犁柳就这么说着,也带着点儿自言自语,说完她就后悔了,特别是看见眼泪婆娑的捡崖的时候,她的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难受,早知道这两个小孩情深意重,没想到关系已经好到这个地步了。

    “师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这可怎么办,不是说之前找到治疗的法子了吗,怎么还会这样呢,棘雪要知道这件事情该有多崩溃呀,她的爹娘可是她一直努力活下的希望,如今。。。。。。”说着说着,捡崖说不下去了,眼角的泪水一下子堵住了自己的喉咙,这件事情的冲击力真的是太大了。

    “你先别跟她说呀,师傅说会尽力保住的,不到一定程度绝对不回放弃的,你相信师傅吧,好了不要难过了,振作起来,大家一起努力吧,棘雪那边你多多关心就是了。”犁柳走到捡崖的身边,擦擦她的眼泪,顺便擦干净她的小灰脸。

    “我知道的,我不会说的。”捡崖低下头,眼泪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溅在草絮上。

    “好了,赶紧的马上开饭时间到了,要抓紧时间弄好,不能耽误时间。”犁柳拍拍捡崖的肩膀,示意她先把悲伤收起来,把手上的事情先做了。

    “恩恩,我也要去棘雪那儿了,到点吃不到药,她就会浑身打颤。”捡崖说着,将自己落泪上的草絮放进了火炉里,煽动着,看着火光的影子在她的脸上一点点的变大,摇曳着。

    “好的,火好了,你可以走了,这道菜好了就收工。”犁柳将豆腐放入锅中,柔嫩嫩的豆腐在水锅里,像果冻一样抖动着,这道冰雪豆腐,是犁柳的拿手菜,豆腐滑嫩入嘴即化。

    捡崖拍拍自己身上的灰,点了个脚尖就拿到了药包,打开门急匆匆的就准备去向墨棘雪房里。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了。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

    捡崖惊讶兴奋的大叫着:“雪,是雪,好美的雪。”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二次看见雪,第一次见到雪是六年前,那个时候的她还很小,对雪的印象只有那白茫茫的一片,她不懂这种欣喜的感觉叫什么,现在她知道了,这叫做喜欢,这叫做开心。

    “下雪了,好多年看不到雪了。”犁柳也兴奋的跑出门外,展开双臂,将这一片片飘落的雪花捧在手掌心。

    “我要去告诉棘雪去,下雪了,雪好美。”捡崖说完,就一路跑向墨棘雪的房间。

    到的时候,师傅和竹影在里面给墨棘雪把脉,治疗病情呢,捡崖站在外面等了好久,久到她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吃了两盘的糖糕都消化了。索性有这漫天的雪,才不会觉得时光枯燥烦闷。

    “师傅,师姐。”捡崖见师傅和竹湄出来了,立刻站起来,掸了掸身上还没有融化的雪。

    “崖崖,这幅药不要给她吃了,我重新开个方子。”竹湄从捡崖手上将药包拿走了,脸色凝重的说着,虽然依然是用着温柔的口气。竹湄许久没见,精致的脸上多了几分憔悴,就连那双明眸,也有了不该有的眼下乌青。

    师傅更加别说了,眼角的细纹加重了,脸色变得很苍白,呼吸声也很重,仿佛身体很虚弱,受了很重的伤。

    “下雪了。”师傅并没有理睬捡崖,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大雪。

    师傅一个运气飞离她们的身边,站在庭院的半空中,一袭白衣仿佛与天地交融,乌黑的长发随风起舞,在这白茫茫的世界里,是不一样的黑,眸中竟是看不透的水光,纤指一挥,雪花围绕着她,飞舞着,她在硕大的院落里指挥着,这来自天上的凡尘颗粒,像是在怀念,像是在兴喜,更像是在宣泄。。。。。

    “捡崖你先进去陪棘雪说说话,过会儿我把药送过来。”竹湄看了一眼师傅,又看了一眼这飘落的雪,立刻对捡崖说,捡崖似乎也察觉到了些什么,立刻点点头,什么都没有问,便进去了。

    这个时候,师傅一个冲力飞到竹湄身边,和竹湄心有灵犀的看了对方一眼,眼神一刹那的交流,和微妙的一点头。

    “棘雪,外面下大雪了。”捡崖兴冲冲的进门,高兴的对墨棘雪说道。

    “我早就知道了,我想看看。”棘雪坐在床榻边,想要正在费力的起身,捡崖立刻去衣橱拿了一件最厚的衣服和披风,保证她不会受凉为止,她才将墨棘雪扶到窗边,将窗户打开半边,外面已经没有了师傅和竹湄的身影。

    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又像海水一般汹涌,能够淹没一切,还有一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裸露感。雪花形态万千、晶莹透亮,好象出征的战士,披着银色的盔甲,又像是一片片白色的战帆在远航…

    这场雪,来的那么突然,那么的不一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