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十五章 竹湄的藏着的字画

章节字数:2660  更新时间:16-02-13 2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悲痛的日子像个无底洞一样,稍有好转便又迎来新的痛苦,蜜源山庄的欢声笑语被无法停止的哭喊声,瘟疫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雪也是越下越大,就像是上天降临人间的灾难,不知是谁得罪了天神般,注定要毁灭生存在这座山上的所有人。

    所有能够领事的人也都被场大雪所压倒。竹影后背冻伤,强撑着糜烂不堪,只得逼着自己休息几日;师傅劳累过度,几日几夜未休眠,就算再深厚的内力,终究还是凡人肉体,晕倒在药炉旁;竹湄因为要治疗墨棘雪的伤,最后却被墨棘雪强大的内力所反噬震伤,口吐鲜血,当场就晕死过去了。

    “云游师姐,竹湄师姐怎么会这样呢?”站在竹湄的床榻边叫何莲。

    她也是个孤儿,被师傅从荷花池边捡过来的,可能真的是缘分吧,面貌虽算不上很美很惊艳,自然比竹湄要差许多,可是却如那出水芙蓉般,清纯无比,眉头微皱,便感觉非常楚楚可怜,想要让人疼惜,她从小随着他们一起长大,但她并没有像捡崖一样,无所事事,只是帮忙打杂,她在暗器方面很有天赋,蜜源山庄进口的机关就是她部属的,手段有时狠辣的跟她的外表真的是相差太大了,这时她心疼的看着竹湄虚弱的样子,苍白的脸上不断的流着虚汗,大口的喘息着。

    “看这脉象,应是被强大的内力所伤,五脏六腑均受了伤,还好没有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云游修长白皙的手指搭在竹湄的手臂上,一遍又一遍仔细的把着脉,深怕有所差池。“不会传闻是真的吧,真是被墨棘雪那丫头的真气所伤吗?”

    云游也是这山庄里的老师姐了,与竹湄一同进入这蜜源山庄的,当时师傅还是不是这个山庄的主人,上头还有一个神秘的黑衣主人,除了师傅所有人都未曾见过这个神秘的主人,师傅也是在五年前才接受这蜜源山庄,听说是因为老主人仙逝了,也有人说是老主人巡游山河去了,厌倦了在这山上百无聊赖的日子,可是真相又有谁人能知呢。

    云游是负责与外界连接的探子,常年带着半边鬼面面具,不过看她半边脸孔,也能大概猜出她也是个绝世美人,身为探子嘛,总是需要不同的身份来获取消息,听说那半边脸不是为了遮挡真容而是在一次执行任务中,遭遇强大的敌手,毁容了。

    为此她也同时对医学方面很有研究,也算是竹影的关门小弟子吧,一是为了能够在危险情况下能够自救,二是为了能够找到方子治疗自己的脸蛋儿。

    “怎么会呢,那丫头才多大,一进山庄就病着,竹影竹湄师姐都围着她,从未听说过修炼过什么武动呀。”何莲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撑着托下巴的那只手,若有所思,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

    “谁知呢,那丫头,一来师傅就对她特别重视,山庄里比她可怜的孩子多了去了,可是师傅就是对她很有上心,处处用着最好的。”云游将竹湄的手放进被窝里,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口水,何莲也跟随者她坐下去。

    “好生奇怪呀,不过最近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山庄是忙的不可开交,要不然也不会将师姐你召回了。”何莲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深呼了一口气。

    “好了,此事就这么为止吧,不必到处去说,毕竟规矩你还是知道的。”云游将眼前的砚台磨着墨,边跟何莲说话,边思考着药方子该怎么开。

    “师姐,你放心好了,那些不该的流言是不会有的。”何莲对云游说话的时候,一字一句一个重点,眼神里出现与她容颜不相匹配的凶狠。云游看了一眼何莲,扯了一下嘴角,满意的点点头。

    “方子好了,去拿药吧,顺便把捡崖那小丫头叫过来熬夜,给墨棘雪熬了那么久的药,这些都轻车熟路了。”云游从腰间的锦囊打开,里面出现两个黑影,一个拿着药方子飘出去了,一个则是站到竹湄的床边,一只像手一样的黑影抬起,竹影则随着他一起坐起来起来,然后黑影又幻化成人形,对着竹湄注入真气,给她疗伤,修复受伤的五脏六腑。

    ”那捡崖那丫头我就去叫她咯,顺便去看看师傅的情况怎么样了。“何莲调皮的对云游的眨了一下小眼睛,孩子气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她是个阴狠的人。

    ”一起去走吧,我也要去照看山民的情况,竹影师姐也倒下了。“云游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整理一番衣着,将腰间的锦囊挂在了竹湄的床前,然后对着那团幻化成人形的黑影嘀嘀咕咕念了几句咒语,便转身带着何莲离开了。

    走出门口,何莲甩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手指对着门前悬挂着的铃铛,铃铛顿时响了起来,她满足的跟着云游的身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捡崖在房间里整理东西,她打算将自己可以不穿的衣服全部拿给暂住在山庄里的那些山民的孩子,就在她忙的不亦乐乎的时候,门口的铃铛响了起来,她走出门外,抬头看着铃铛,铃铛上隐隐约约的显示出”竹湄“二字。

    ”竹湄师姐需要帮忙。“捡崖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关上门,立刻向竹湄的院落跑过去,她住在山庄的最中间,而竹湄师姐住在山庄的最前面,她们之间隔着两个院落呢,按照她平日里的走路速度,得走上一刻钟才能到,今日见铃铛响的这么厉害,想必有很大的麻烦,再者听说竹湄师姐病的很严重,捡崖是卯足了劲,加快速度。

    等到捡崖跑到竹湄房间的时候,黑影已经不在了,只有两包药,床边的药炉,还有躺在床上瑟瑟发抖的竹湄。

    ”师姐,师姐,你冷吗,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捡崖摸着竹湄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还好不发热,可能是冷的吧,这么薄的棉被。“

    捡崖跑到衣橱里,准备给竹湄再多加两床被窝,她费力的将被窝抱到床边,给竹湄盖好,捻好被角,回头把柜子整理好,准备开始熬药。

    谁知,过去发现地上有个字画,可能是刚刚不小心碰掉下来的,捡崖满怀疑心的将字画捡起来,字画已经被半打开,画上应该是个男子,看见那飘逸的发髻用一根木簪束起,好奇心作祟,缓缓地将字画打开,当整幅画呈现在眼前的时候,捡崖惊呆了。

    ”是他!“捡崖不由的发出了惊叹。

    他是她觉得她此生不会忘记的,只因为那惊艳的一眼,一袭白衣,冰冷的手,咳嗽时皱着的眉头,都是她所念念不忘的,还有那一身白衣,站在院落里,像是落下凡尘的仙子。

    ”水,水,水。。。。。。“就在捡崖还想要在想些什么的时候,竹湄突然说着要喝水,干裂的嘴唇已经有了血丝渗出,捡崖匆忙的将字画卷起,放入柜子里,有种做贼心虚的模样。

    倒了水给竹湄喝,竹湄开始有点意识了,只是还是虚弱的不能开口多说话,她微张开眼睛,看着床上挂着的锦囊,从眼角流着一滴泪。

    ”师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特别难受,我这就去给你熬药。“捡崖帮竹湄擦了那一滴不知为何会流的泪,连忙将药炉的火燃气,熬药。只是脑海里刚刚那幅画上男子的模样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还有千千万万个问题,在充斥着她的大脑。

    他跟竹湄师姐是什么关系?

    他究竟是谁?

    师姐为什么会藏了他的画像?(因为师姐的书籍字画都是放在桌台前的书筒里的,以便供师妹们过来随意翻阅。)

    。。。。。。

    捡崖总觉得怪挂的,身边的人越来越没有熟悉的感觉了,她不知道怎么了,就知道心里有些堵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