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十一章 雪地里丧生灵魂

章节字数:2237  更新时间:16-02-17 17: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醒了,醒了,她终于醒了。”捡崖动了动眼皮,还未完全睁开眼睛,就听见耳边不断的声音。

    “崖崖感觉怎么样了?”竹湄坐到床边,满是担心,身后围着一群师姐。

    “捡崖没事吧。”“小崖崖感觉怎么样了?”“崖儿还好吗?”“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崖崖”“捡崖听得见我讲话吗?”众师姐们七嘴八舌的,本来就有点晕晕的鸢尾,现在头更加的晕了。

    “好了,别吵了,让崖崖静静。”竹湄一声温柔的呵斥,大家纷纷的闭上嘴。

    “师傅,药。”一个小男孩将桌上的药端来,又毕恭毕敬的退了下去。

    “师姐,这个小孩儿是谁?”捡崖微微抬起头,看着站在角落那边的小男孩,低着头,不怎么看得清脸蛋。

    “这是竹影新收的徒弟,叫公冶胥,上次瘟疫里留下的孤儿,在医学上颇有天赋。”竹湄将药吹一吹,缓缓的喂着捡崖,“崖崖,你们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你们?捡崖突然想到什么,对了,还有墨棘雪。

    “竹湄姐姐,棘雪呢,棘雪她怎么样了。”捡崖一时激动起了半个身子,顿时疼的紧皱眉头,躺下后,大口喘着气。

    “崖崖别担心,棘雪那里师傅照看着呢,你先照顾好自己,我正准备去棘雪哪里呢,你先顾好自己,等身体好些儿,把当时的情况跟我好好说说。”竹湄轻扶着捡崖躺下。

    ”竹湄师姐我想和你一起去看她。“捡崖抓住竹湄的手,央求道。

    ”不行,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胸口的肋骨刚刚接上,伤口还没有愈合,绝对不能下床的,我知道你是担心棘雪,可是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才能够去照顾她关心她呀。“竹湄将药碗给身边的一个小师妹,摸着捡崖的手,“再说,你不相信师傅和竹影姐姐的医术吗?”

    “师姐,我就去看一眼好吗,就看一眼,我保证乖乖躺在床上,我保证。”捡崖还竖起三只手指头,认真的发起誓言来。

    “你呀,我知道你们姐妹情深,可是你的身子真的不能随便乱动,棘雪真的没事,你的伤才严重,好了,你就休息吧,好吗?”竹湄将捡崖扶了躺下去,眼神飘忽的对着捡崖说着。

    捡崖转着小黑球,看了看竹湄,想了想,勉强点点头,便也不做声了。竹湄将她的手臂放进被窝中,帮捡崖捻好被子,宠溺的看了一眼捡崖。6她朝身后的师妹们一招手,大家都随竹湄出去了,那个小男孩依然是低着头,跟在最后一期走了。

    众位师姐妹出去的时候,有些平日里关系好的,还对着她做起了鬼脸,逗她开心,捡崖也笑着回应她们。

    捡崖躺在床上,身体动一下,胸口就一阵疼痛,可是她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墨棘雪,更何况刚刚竹湄那般的含糊,她现在可不傻了,能看得出来师姐眉眼中的恍惚,其中必有谎言。

    她思来想去决定还是自己去看看,比较放心,正好现在房间里没有人。捡崖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起来,捂着胸口。

    “拜托你,别疼了,我要出去看棘雪妹妹呢。”捡崖对着胸口说着,自我鼓励安慰。每动一下,就是要命的疼痛,刚穿了一件,额头已经有了细汗,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

    嘴巴被咬的鲜红鲜红的,随时随地的能够滴出血来,她索性不穿了,直接给自己披上一件披风,然后将被子裹在身上,简单粗暴。

    还好方才有喝点热粥,要不然现在怕是已经疼了晕过去了,本就是晕过去三天,身体各种虚弱,现在这般疼,身上更加是无所顾忌的流着汗,她不热,是疼。来自肋骨断裂间摩擦的疼痛。可见墨棘雪在她心中的地位,就算熬着疼痛,也要自己亲自看一眼,确定她真的是无事安好。

    她步履蹒跚的从她的中庭后院走到了墨棘雪的中庭中院,一步一个脚印,扶着墙,走一点点远,就要停下来喘息一下,平日里不过十分钟的路程,今天走了整整半个时辰,出门的时候天空还是晴着的,走到了半途,竟又开始飘起雪花了。

    当捡崖刚进中庭中院的门口的时候,她的双目被瞪大,仿佛要将眼前的情景看个仔细,看个真切。

    “这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她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疼得猛咳起来,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

    她咬着牙,深吸一口气,捂紧胸口,向那边跑去,可是跑了几步,她便与这冰雪亲密接触了。一个重重的摔下,站在门口的竹湄发现了捡崖,立刻跑到她的身边。

    “崖崖你怎么出来了,你没事吧,崖崖。”竹湄跪在雪地里,扶起捡崖,将她靠在她的怀里。

    “你们在做什么,在做什么……”捡崖看到就在自己眼前不远处,庭院的中央站在一个可怜的人儿。她就着一件白色薄衫,这样的天她就着了一件夏日炎炎时才会穿的短袖薄衫,头发随意的散落着、抖动着,冻的瑟瑟发抖,嘴唇已经变成了紫色,扎眼的紫色,但她却强忍着,笔直的站着,咬着嘴唇。

    “你们在做什么,做什么?”捡崖嘶吼一声,收回目光,恶狠狠的看着竹湄。

    这一声,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目光都聚集到她们这边。自然墨棘雪也听到了,她转过身来,正巧碰上捡崖望过来的含泪的眼神。墨棘雪一下子心里的坚强瓦解了,泪水不断的流出,如同断了线的珍珠,在红紫的脸上划过一颗又一颗。捡崖又是一阵怒火涌上心头,气急攻心,一口献血喷出,染红了竹湄纯白的衣服,衣服上的绣花,绣着的白梅被染的通红,红艳艳的绽放着。她挣脱竹湄的怀抱,努力的让自己站起来,裹着的被窝从身上滑落,来自四方的寒气顿时侵入身体里。

    “崖崖,事情不得已的,崖崖。”竹湄拉住捡崖,眼睛里闪耀着泪光。

    “别碰我,我要去陪棘雪。”捡崖甩开竹湄的手,语气里凶狠的让人寒心。墨棘雪转过身来,看着捡崖,悲痛欲绝的孤立在这片豪无人性的天地间,她们之间隔着一条屏障,屏障内外都是一片荒芜。

    捡崖断裂的肋骨让她失去了最后的意识,直直的倒在了雪地里。

    “崖姐姐。”墨棘雪一声喊叫,也没有叫回捡崖没有了意识的肉体,她站立在原地,只有眼泪,握紧的拳头来表现她的悲痛,她的不得已,双腿早就冻的麻木了,迈不了步伐。手上的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在雪地里开出一朵又一朵悲艳的小红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