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十九章 神秘的面纱将被揭开

章节字数:2205  更新时间:16-02-17 2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师傅门外的铜铃摇个不停,发出的声响传遍这个后庭后院。屋内一群人围在床边,闭着眼睛,排成人字形,用剑指指着前者的后背,把真气一一传给床上的师傅,师傅则运气融合她们输送来的真气,再向墨棘雪疗伤。

    师傅睁开眼睛,手掌用力往前一推,墨棘雪一口黑紫色的淤血吐出,随即倒下,师傅一个身体向前,正好躺在了师傅的怀里,师傅将她轻抱了平躺下去,众人也收手运气,公冶胥见眼色的,随即将拿了一块白巾给师傅擦擦汗,随后就将熬好的药给云游。云游手里端着冒着热气的药,用勺子轻尝了一口,点点头,公冶胥也对她恭敬的点了一个头,退到人群外面去了。

    “师傅,棘雪怎么样了?”云游担心的问道。

    “刚刚运功,帮她郁结的血吐出来了,近几日就留在我这儿了,我好方便给她调理气息,辛苦大家了。”师傅弯眉紧蹙,看来墨棘雪的情况不太好。

    “哎,苦了这可怜的孩子了,师傅她的腿,还能救吗?”云游放下药,看着床上脸色惨白的墨棘雪,充满担心的看着师傅,语气里的小心翼翼。

    “怕是回天乏术,本就在前卧病太久,已是落下腿疾,两条腿筋骨全都冻伤,怕是此生都无法站立了。”师傅按着太阳穴,看来刚才消耗了她不少内力,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深呼了一口气,在场的人一片唏嘘,这无非是个天大的噩耗。

    站在房中刚助师傅运气疗伤的师姐们,纷纷低下了头,连呼吸都不敢很用力,整个房间安静的可怕。

    “对了,崖崖的情况如何了,醒了吗?”师傅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起来,也算是打破这般悲寂的沉默。

    “师傅放心,捡崖并无性命之忧,只是肋骨断裂,加上急火攻心,才这般的,竹影已经去给她采摘最好的药了,只要按时吃药,卧床不起,没有什么大碍,一月就能愈合。”师傅听到云游这话,心情稍稍放松了,坐在桌边,胳膊撑在桌子上,按着太阳穴,太阳穴被按得通红。

    “云游带着她们先回去吧,今天你也够累的了。我先运功调息一下,崖崖住的离你近,你多注意一些,明日便去看她。”云游望着师傅有些疲惫的脸,向她鞠了一躬,众弟子也对着师傅行了一个礼,跟着云游关门出去了。

    师傅动动耳朵,听着她们远去的声音,缓缓地打开腰间的锦囊,两团黑影出来了。

    “去把清魂请来。”师傅对着两团黑影施号命令,黑影顺着窗户的缝隙飘出去了,然后她一抬手,门口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主。。。师傅。”竹湄不知何时进入了房间,站在了师傅的身旁。

    “可以收尾了,她体内的内力已经足以修炼寒冰术了,就等今年最后一场雪了。”师傅转过身来,不在看着床上熟睡的人儿,站起来走到床边,伸手出去感受一阵一阵吹来的寒风,今年的雪下的是用了多少人的命,多少人阴谋所练就成的。

    “是,师傅。”竹湄得了命令,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师傅,捡崖那边?”

    “要么让她永远闭嘴,要么就让她永远出不了那个屋子。”师傅说完,一个回眸,那个通红的嗜血的眼神,竹湄心里一抖,虽然这个模样早已知道,可是每次见到的时候,还是心里会忍不住的恐惧。

    “是。”竹湄说完,一个轻点脚便消失在这越来越昏暗的房间里了。

    师傅站在门外,仰望着天空,天空中繁星点点,看来明日起,将会迎来一个又一个晴天了。转身将一串铃铛挂在门上,进屋从柜子里拿出了与小指一样粗的墨绿色的香,点上,吹灭烛台上的蜡烛。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沁入人心。

    她坐在椅子上,从袖口中掏出一串铃铛,闭眼凝息,一股真气环绕着她,她口中念念有词,时不时的抖动手中的铃铛。

    床上的墨棘雪随着她的声音,表情出现了变化。墨棘雪起初是面容平静的躺在床上,师傅开始念念有词时,鸢尾嘴角微扬,渐渐的竟笑出声来,然而,当她听到她的第一声铃铛声后,脸上的表情又出现了变化,她停止了大笑,师傅第二声铃铛声,她眉头稍皱,随着师傅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响的铃铛声,墨棘雪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她张大嘴,似乎想要呼喊些什么,但是却又说不出声来,苍白的手紧紧的抓住被褥的一角,身体猛烈的抽动,挣扎,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师傅渐停了铃铛声,双手合十,轻呼一口气,床上的鸢尾又恢复到一开始平静的样子,似乎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

    师傅打开窗户,一阵风吹进,吹散了早就变成灰烬的香,也吹走了屋内本就若有若无的清香味。

    师傅走到床边,将墨棘雪的手放进被褥,为她捻好被角,纤手轻抚她的脸,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像是哭也像是在笑。

    而这时门外“嘭”的一声,师傅一个回首,嗜血的红珠,强大的内力,整个门窗都被震开了。

    “是谁?”她一个飞步飞到门外,发现门外什么人也没有。“喵喵喵”墙角一个瑟瑟发抖的猫咪在可怜的叫着,师傅一个伸手紧握,猫咪瞬间成为灰烬。

    尽管是发现是一只猫,她还是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确保没人才进屋,双拳一握,门窗又自然的关好了,一个黑色飞镖,拉出一条绳子,师傅运气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了。

    离屋子不远的竹林里,捡崖满脸泪水的喘息着,一手捂着胸口,惊恐的眼神,看着屋子里微弱的灯光,旁边的公冶胥把她搂进怀里。

    “别怕,别怕。”公冶胥从口袋里拿出安定香放到捡崖的鼻子边,给她闻闻舒缓一下心情,也给她服了一口止疼药。

    捡崖刚刚躲在师傅的门外,躲了一整天,从头到尾的事情她都听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的,特别是师傅那双嗜血眼睛,分明跟那天雪地里要她们命的那双眼睛一模一样。

    突然感觉这个地方好陌生,好陌生,空气中都弥漫着残忍的味道。公冶胥心疼的抚慰着颤抖的捡崖,其实她早就发现捡崖了,要不然凭借师傅灵敏的听觉和嗅觉,怎么会发现不了她,当然是他帮助她做了点手脚,晚上也是实在放心不下,要不然现在估计已经成为师傅的手下亡魂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