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二十章 秘密的漩涡

章节字数:3386  更新时间:16-02-18 23: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嘭”的一声,痛醒了捡崖,捡崖“啊”了一声,吵醒了身旁的墨棘雪。

    “怎么了,你怎么了?”墨迹雪坐起来,看见捡崖捂着额头。

    “哦,没事,没事。”捡崖揉揉额头,嘴巴上说没事,其实都痛死了。心里骂着这该死的床柱,头撞得疼死了,估计已经肿起来了。

    “快让我看看。”墨棘雪从床上起了半个身子,轻揉着捡崖红肿的额头,“怎么办,都肿起来了,你怎么在桌底睡着了,受凉了怎么办?”

    “刚进门发现你睡着了,胸口有点疼,就顺势睡在桌底了,以前总睡的,你忘了。”捡崖揉揉额头,捂着胸口,看来公冶胥给的药起作用了。

    “去竹影师姐那儿看看吧。”墨棘雪欲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腿根本动不了,自己控制不了它们了。

    “好的,棘雪你跟我一起吧,我有轮椅,何莲师姐为你量身定制的。”捡崖说着,从门侧边推出轮椅。

    捡崖帮墨棘雪穿戴好,抱上轮椅,这一来一去,胸口的伤又是一阵疼痛,从袖口的瓷瓶里掏出一颗黑色的小药丸咽下去。推着墨棘雪出门了,还好这几日的天气一直放晴,不算冷。

    竹影的院落里。

    “竹影姐姐,我好疼啊。”一只脚刚踏进门,捡崖就用撒娇的声音说道。

    “怎么了,崖崖,你的额头怎么了?”竹影放下手上的针线活,望着捡崖捂住的那一块,“你是撞到什么地方了吗?都有些肿了。”竹影把捡崖扶到椅子边,坐下,拿出放在柜子中的金创药,完全忽略了在门口的墨棘雪。

    墨棘雪静静的站在门口,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房里的两个人亲密无间的举动。

    “捡崖忍着点痛,你怎么这么的不小心,撞到什么地方了?”竹影心疼的责怪捡崖,棉球蘸着金创药的粉末在捡崖肉肉的额头上擦拭。

    “啊,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撞到桌腿上了。”鸢尾忍着痛说着。

    “真是个小迷糊,小傻瓜,看你以后还小不小心了。”竹影吹吹她的额头,收起金创药。

    “竹影姐姐,你们怎么都爱说我傻呀,犁柳姐姐见到我都叫我小猪猪,我不傻都被你们说傻了。”捡崖赌气樱桃小嘴,双手在胸前交叉,生气了。

    “怎么生气了,我们的小傻瓜生气了,师姐错了,以后不说了。”捡崖“哼”了一声,将头转向另一边,不看竹影。

    “你还生不生气了,说生不生气了。”竹湄挠着鸢尾的痒痒。

    “哈哈,哈哈,不生气了,再也不敢了,哈哈,不要闹了,哈哈。”竹影最怕痒痒了。她在椅子上忸怩着,躲着竹影的手靠近她。“啪”捡崖今天真的很倒霉,椅子不稳,摔在地上了。

    “崖崖,怎么样了,对不起啊,疼不疼,都是我不好。”竹影扶起捡崖,拍拍她身上的灰尘,愧疚的说道。这时捡崖才看见门口还站着一个人,是墨棘雪。她一拍自己的脑袋,虽嘴里骂了一声自己“真的是猪脑子”,放在额头的手掌却掩饰自己邪魅的一笑,刚刚可是她陪着过来的,自己只顾着和竹影姐姐撒娇,忘记了。

    站在门口的墨棘雪,看着屋内的忽视她的两个人,牙齿将嘴唇咬的殷红殷红的。

    “棘雪,对不起,我忘记你了。”捡崖走到墨棘雪的身边,将她推到到屋内,这是竹影才注意到,还有墨棘雪,难怪刚才怎么觉得好像忘记什么了。

    “棘雪不好意思,你在门外很冷吧,快到屋内,喝杯热茶。”竹影给墨棘雪和捡崖一人倒了一杯热茶。

    “棘雪,最近感觉到身体怎么样了?还是觉得很困吗?”竹湄搭着她的脉搏,这些时日她一直忙着孟玉院中的那些人,忽略了墨棘雪。

    “还好。”墨棘雪缩回手臂,“最近没有之前那么困了。”墨棘雪头低着,双手捧着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捡崖看不清墨棘雪此时的表情,但是她隐隐的感觉到墨棘雪有点生气了,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是掩饰不住了,赶紧喝了一口水,掩饰住,不能被发现。

    竹影听见窗口的铃铛响了。

    “崖崖、棘雪,我现在有事情了,你们先回房间吧,崖崖注意额头,别用手去揉,会越肿越大的。”对崖崖嘱咐完,又对墨棘雪说道,“棘雪,你体质偏寒,身体虚弱,可要自己好好的保重,等过些时日我让一枚送些调理的药。”

    竹影匆匆打发走捡崖和墨棘雪后,便急匆匆的向后山走去。

    捡崖和莫棘雪觉得竹影有点奇怪,竹影为人好客和善,从不会主动叫人走的,今日是怎么回事,两人面面相觑,既然搞不懂就不要去想。

    看着时辰,午膳的时间到了,捡崖本来就没有吃早餐,现在肚子”咕噜咕噜“的,搞的她很不好意思。她给了墨棘雪一个眼神,墨棘雪一脸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她们达成共识,去厨房。

    “小崖崖,你的额头怎么了?”犁柳看着捡崖肿着的额头,收起了平日的玩笑,认真带有心疼的说道。

    “犁柳姐姐,你说是怎么了,撞墙了呗,我现在真的是成小猪猪了,笨头笨脑的。”捡崖向犁柳抱怨着。

    “看来还要怪犁柳姐姐这张嘴不好,今天烧了蜜源肉,一定要多给你吃些,补偿一下我们小崖崖。”犁柳捏了捏捡崖的脸蛋,往捡崖的碗里多加了几块肉。“棘雪你自己吃啊,自己夹菜,现在小鸢尾可算是病人了,我得照顾她,你说是吧,鸢尾,小猪猪。”

    犁柳口气中带着半分讽刺,半分宠溺,捡崖沉浸在蜜源肉的美味中,没时间理会犁柳。

    “怎么只有我们三个人,其他人呢?”墨棘雪看看四周空荡荡的桌子。

    “师姐师妹们还没有来,师傅带她们出去,至于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她们今日不回来吃饭。”犁柳夹着盘中所剩无几的菜,对面的捡崖正不断的打着饱嗝,就跟墨棘雪说话的时间,捡崖就将饭菜一扫而光。

    “我说小崖崖,你是逼着我叫你小猪猪呀,你能不能自觉一点,我和棘雪还没有吃呢。”犁柳用筷子在捡崖的头上敲了一下,佯装生气了。

    “犁柳姐姐我饿了,不好意思啊。棘雪,对不起呀。”捡崖摸摸被犁柳敲的地方,其实犁柳根本就没有用劲,一点也不疼,但是捡崖发现墨棘雪吃着碗里的白饭,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自私。

    “对不起就有用啦,你看见棘雪这么瘦了吗,你看看你自己,本来我是要揍你的,但是看在你已经受伤的份上儿,我就要惩罚你把今天的碗、筷子还有锅统统的洗干净咯。”犁柳将碗筷收拾好,放在木盆中,向捡崖使了眼色,她很不情愿的蹲在木盆边洗着碗。

    “我来帮你吧。”墨棘雪坐在轮椅上,捋起袖子,弯下腰正欲下水帮助捡崖,却被犁柳阻拦了。

    “不行,你不能帮她,我就是要让她知道做人不能自私,凡事也要为别人考虑。”犁柳放下墨棘雪捋起的袖子,将她推到旁边,她坐到凳子上看着捡崖满身怨气的洗着碗。

    捡崖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把厨房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走的时候犁柳看见捡崖灰头土脸的样子,捧着肚子大笑。她生气的瞪了犁柳一眼,跑着回到房间。

    直到看不见捡崖的背影,犁柳收起刚才幸灾乐祸的摸样,脸蛋一沉,有点难过,对房梁上的那个人说道:“她明明受伤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房梁上那个人没有说话,轻身一跃,从后窗离开了。

    墨棘雪坐在轮椅上,看着眼前认真整理床铺的捡崖,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为什么自己在乎捡崖,为什么她受伤比自己受伤还要疼。

    收拾好了后,捡崖将墨棘雪抱上床,长期病着的她,已经瘦的没有多重了,捡崖都可以勉强的将她公主抱,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

    "崖崖,睡觉了吗?"师傅站在门外,轻声细语的说道。

    “没有呢,师傅你进来吧。”捡崖从桌底爬出来,坐上椅子,“师傅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崖崖呀。”师傅有些宠溺的捏捏捡崖的小肥脸,打开锦盒,"饿了吧,听竹影说你的额头受伤了,刚特地叫犁柳做了你最爱的桃花酥和银耳莲子羹,给你补补。"

    “额头还疼吗?犁柳说她罚你做了一个下午的事情,是吗?鸢尾辛苦了。”师傅摸着捡崖的额头,眼里是满满的爱意。捡崖本来就是一肚子的委屈,在师傅的贴心关怀下,她释放了。

    “嗯,犁柳姐姐今天很奇怪,以前她不是这样的,今天累死了,手臂很疼呢。”捡崖哭了,抽咽着说。

    “哦,崖崖受委屈了,受委屈了,乖,不哭了。”师傅抱抱捡崖,拭去她眼角流出的泪水,帮她揉揉胳膊,“快多吃点,明儿师傅让犁柳给你道歉。”

    ”谢谢师傅,师傅真好,崖崖的额头顿时就不疼了。“鸢尾转悲为喜,嗅了一下鼻涕,开动了。

    “慢点吃,别噎着了,这银耳羹都有些凉了。”师傅双手握着碗,弯眉一蹙,“好了,来崖崖慢慢喝,有点烫。”

    “嗯”捡崖点点头。在床边的墨棘雪,她低着头。师傅用余光扫了一下墨棘雪,看见她紧紧握着拳头,嘴角一扬。

    “好了,早点休息吧,时辰不早了,师傅也要回去休息了。”师傅收拾着被捡崖吃得干干净净的碗碟,领着锦盒,回房去了。墨棘雪和捡崖目送师傅离开。

    “捡崖,我睡了。”墨棘雪说完就躺到床上去了,背过她,她不想让她看见她眼角流过的泪痕。

    “好,我也睡觉了。”捡崖意犹未尽的舔舔舌头。

    到窗台旁,关窗户的时候,看见窗下蹲着一个人,刚想喊,定睛一看是公冶胥,公冶胥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做了几个手势,捡崖立刻懂了什么意思,点点头,关上了窗户,吹熄了桌台上的蜡烛,缩到桌底下睡觉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