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童时初见 恩怨已现  第二十一章 步入真相的地狱1

章节字数:2628  更新时间:16-03-21 23: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北风呼呼地刮着,摇动着每个房间的窗户,偶尔有几只夜猫,从这个屋顶游走到另一个屋顶,像是在巡逻一样。

    禁地竹林里,有两个小身影,在黑夜中,随风摇曳着,窃窃私语的声音被风很快吹散,根本让人听不到他们就说些什么。

    “公冶胥你说的都是这么的吗?”捡崖小声的说着,尽量压低她因为惊讶而发出的惊叹声。

    “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已经探测许久了,很快就会真相大白。”公冶胥信心满满的说道,眼神里无限的复仇之火在燃烧着。

    “你为什么这么帮我?你不是山民的儿子吗,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捡崖将身体往后退了一些,透着禁地灯塔上微弱的光,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发现他在夜的掩盖下,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完全不是白天那个唯唯诺诺,跟师姐们后面一言不发的小师弟。

    “我不是帮你,我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只是刚巧我做的事情你也想做,我们是合作伙伴而已。”公冶胥摸摸手上的银针,一个手指反转藏入袖中

    “合作伙伴?原来是这样啊。”捡崖搅着手指,心情顿时低落下去了,合作伙伴呀,她以为他们至少是朋友的呢。

    “时辰到了,我们可以走了。”公冶胥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语重心长的说道。将手心的银针一个弹指飞出,快准的插入了捡崖的右膝盖。

    一下虫蚁咬的疼痛感,捡崖低下头看看脚边,这个天气不该有这些虫子呀,但是她没有多想,跟着公冶胥像禁地走去,一步一个脚印,心里越来越沉重了,有种被人撕开已经与皮肤长在一起的面具一样,疼但不得不这么做。

    捡崖拽着公冶胥衣袍的衣角,跟着他一路轻车熟路的走进禁地。就连那些随时随地让人死无全尸的机关都被他轻易破解。她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人了,觉得他好遥远,好可怕。不觉得抓着他衣服的手松了些。

    “到了,就是这里。”公冶胥一个响指,密室里的灯都亮了,捡崖紧张的眼睛一阵刺疼。

    密室通体都是用最坚硬的金刚石所铸造,恐怕就算是火药来,也未必能伤它毫分。密室的顶端上玄挂着各式兵器与利器,这些都是藏匿江湖已久,人人都在寻找的。但上面被毒浆包裹,想得到,必定死路一条。

    公冶胥看到这儿,嘴角不屑的一笑,表情变得玩味儿起来。而捡崖却呆呆的站着,有些不知所措,这个场景她似乎见过,在她最深的记忆力,甚至可以说是在她无数个午夜梦回里,都出现过这样一个地方。

    她努力的回想着,回想着,似乎要想起什么的时候,被公冶胥的一声惊吼吓得回过神来。

    “快看,快看。”公冶胥举着手中的灯,照着密室的墙上,墙上刻画着一些人物与字。

    “都是绝世武功呀,都是失传的绝世功夫。”公冶胥的眼睛里闪着光,一遍一遍的抚摸着墙上的字画。

    “绝世武功?那棘雪的功夫,是不是也会刻画在墙上呢?”捡崖也拿了一个烛台,准备也让自己瞧个仔细,谁知这么不走运,正好碰到了暗藏机关的那个。

    从她身后的墙上,毫不留情的不断的飞来利箭,公冶胥眼疾手快的一个大步向前,将捡崖搂紧怀里,从指尖飞出银针,将飞箭一个个戳破点爆。

    “你没事吧。”捡崖紧紧抱着公冶胥,惊魂未定,“这边的所有东西都有毒或者暗藏杀机,你跟着我,不要随便乱动。”他轻轻的抚着捡崖的背,知道她刚刚被吓得不轻。

    “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棘雪的武功的秘诀。”捡崖颤抖的,弱弱的说着。

    “我帮你找找,你拉着我的手,你不要随意摸墙壁,墙壁里面应该也是注入了水银和剧毒,我可以化百毒,但你不行。”公冶胥一字一句的认真的说着,捡崖睁着大眼睛看着他,红彤彤的血丝闪着泪光,点点头。

    捡崖抱着公冶胥的胳膊,跟着他,一点点的看着墙上的画,找了好久也没有看见,来来回回在密室里走动着,随着外面天际逐渐泛白,里面轰轰的越大。

    “不好,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没想到这里竟然用到了光暗这么厉害的机关。”公冶胥紧皱眉头,听着这异常的声音,还有外面不寻常的光。

    “什么是光暗?”捡崖不懂的问道,她并未感觉到有任何的异常呀,整个密室里,唯一的光良就是来自于他们手中的红烛。

    “就是利用光的强弱,来控制整个禁地里所有的机关,等到太阳一出来,整个禁地的机关就会打开,我们现在只是处于其中一个很小的地方密室而已,到时候我们必死无疑。”公冶胥有些慌了神,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他们,他们竟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看来下面的每一步得更加小心了。

    “我们再找找好吗,求你了,我不想就这么走,还不知道下次来能是什么时候呢。”捡崖哀求着公冶胥,本来这次前来冒险的目的就是为了墨棘雪,现在却什么也没有了解得到就要离开,捡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墨棘雪站在雪地里的情形,不行,她不搞清事情真假缘由,绝对不走,死也要死的瞑目。

    “好,我们一起再找一次,这次分工,你拿着烛台就好,千万不要碰任何东西。”公冶胥将手中的烛台给捡崖,随后一个响指,身后几个烛台陆续熄灭又亮起,他打量了一番,拿起身后左手边的一个烛台,两个人眼神一个交汇,心领神会的一个点头,分头开始寻找了。

    随着外面的天越来越亮,密室里面的温度越来越低,捡崖冷的瑟瑟发抖,但她咬着牙,盯着墙上的字画看,一丝一毫都不敢大意,深怕遗漏。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低气温的捡崖受不住,蹲下来抱住自己身体的时候发现,暗门墙角那里有一串奇怪的字。

    “公冶胥,你过来看看。”捡崖喊着离她有些距离的公冶胥,幸而公冶胥的听觉灵敏,听到声音后立刻大步走到捡崖身边。

    “找到了,就是这个,原来藏得这么深,难怪是旷世绝功。”公冶胥顺着捡崖指的方向看过去,仔细的读着墙上的字,猜测着大概的意思。

    “这个上面是什么意思?”捡崖抬头看着,此时有些兴奋的公冶胥。

    “这个是棘雪禁术的破解之法,这些字我并不认识,先让我记下来。”公冶胥说完,闭上眼睛,顶住喉中一口气,脑中思绪不停地转动着,很快睁开眼睛,“这个破解之法的旁边人物是真正的武功,你看看,是不是像墨棘雪平日里练功的样子。”

    捡崖也看着墙上,刻画的练功的小人,只是动作是一样的,但总感觉有些奇怪。“怎么没有在雪地练功,还有捡崖时常在床上碎碎念的招式?”

    “在这儿。”公冶胥半弯着腰,一路看下去,在最后终于看见了,“上面写着,倘若遇见大雪切不可再修炼,会走火入魔,毒侵五脏六腑,回天乏术。”听到这里,他们两个人瞪大着眼睛看着对方,公冶胥回过头继续念着,“第二卷中的口诀乃是散功之内经,凡是练就者,毕定会饱受梦魇之苦,炼狱般疼痛。”

    公冶胥听着身旁的哭泣声,再也念不下去了,用自己的意念记住这些修炼的禁忌,抱着捡崖站起来。

    “不要哭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天马上就要亮了。”公冶胥拉着捡崖往外面跑,捡崖她沉浸在刚刚的痛苦中失声的哭着,任凭公冶胥拉着她的手,离开这里。

    原来这一切都是骗人,原来最关心她的人,才是最想她死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