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喜定良辰

章节字数:2838  更新时间:16-02-14 1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藏匿虐点?

    思暖坐在电脑面前,双手托腮,一脸沉思,刚把故事大纲里里外外看了三遍,怎么看怎么虐,从欺骗到强暴到流产,人生是一路悲惨,可是,这女主最后还爱上男主了?

    Soga,简直是有被害妄想症!

    或许,有一种爱就是如此,越是蚀骨,越是难忘。

    而且重点不在这,重点是如何重改大纲,又不偏离原意?

    唔,好难呐!

    思暖焦躁地扒扒头发,猛地磕在了桌板上,又猛地抬头,来来回回几次,甚是苦恼。

    看来,今夜将是一场“奋战”。

    闫思暖,加油!

    伸手揉了几下太阳穴,整个人的精神似乎一下子提升不少。

    夜晚凉风阵阵,倒也舒适许多,不知不觉中,灵感缓缓浮出脑海,键盘敲打声响在这寂静的房间里,犹如一串串美妙的音节。

    翌日

    思暖从桌上爬起来,左手已经被压得麻痹了,原来她都忘了回床上睡了,因为太困直接睡在了电脑桌上。

    可能是刚醒的缘故,只觉得一阵凉意,跟着打了一个冷颤。

    思暖吸吸鼻子,赶忙将资料整理好,把稿子发到指定邮箱里,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便打算去会议厅。

    待着装完毕,打开门的那一刻,却发现有什么东西堵在了门口,探身一瞧,原来是……雨伞!

    这不正是她昨天借给墨疏凉的雨伞么?思暖将雨伞拿起,放进随身的包包里。

    他怎么会知道她的门牌号,瞧她傻的,房间是他分配的,又怎会不清楚?

    “嗨,思暖,想什么呢?”洛可可雀跃地飞跑过来,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额……,可可是你啊……”

    “发什么呆呢,走啦!”话落,她便拉着思暖的手,往电梯口走去。

    隐约中,还能听见她们的交谈声。

    “怎么样,写出来没有?”

    “嗯,你呢?”

    “我啊,就随便乱写一通……”

    会议厅里,墨疏凉确定大家把稿子发给他后,说是过几天逐一答复并指导。

    而今天的内容,仍然是他的授业之谈,关于人设、大纲、爆点、爽点……

    这人冷归冷,讲话方式却是有着独特的方式,犀利又不失风趣。

    时间也很快地过去,当天下午就坐着单位的车回了A市。

    思暖的心竟莫名地欢乐,想起祁昫风,不由得浅笑拂脸。

    她还真的有点……思念他……

    ………………

    研磨时光

    “这死丫头,一声不吭地就去B城培训了,太不够意思。”唐水晶双手插腰,艳丽的脸上氤氲着些许的薄怒。

    她口中的“死丫头”,自然是闫思暖了,以往她三不五时就跑来她这里,而这几天,别说人了,就是连个电话都没。

    唐水晶忍不住便打了过去追问,才知道她去了B城。

    “水晶,你说暖暖吗,怎么了?”唐容川停下手中忙碌的公事,抬头问她。

    “是啊,那个死丫头给我消失一星期了。”

    “你刚刚说什么培训?”只要关于闫思暖的,唐容川的察觉就特别敏锐。

    唐水晶凝自己的哥哥一眼,将事情简略说了一遍。

    “那她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么?”

    唐水晶看了一眼手表,“估计快到浪漫书院了。”

    话音刚落,只觉一道身影闪过。

    “诶,哥,你去哪儿?”

    疑问在下一秒消失,只听得唐水晶摇摇头,哀叹一声,这个傻哥哥……

    郎有情,妹无意,哥哥这般执著,真的好么?

    大厦下面,停着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这已是一件比较稀有的事,加上依靠在车旁的绝美男人,就成了一道不可忽视的风景。

    “哇,好阳光,好帅!”洛可可首先叫了出来,对于眼前的男人,那叫一个仰慕。

    比起主编的森冷,这个帅哥,可就人情味多啦。

    “是哇,长得真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俊的,简直是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

    “不,是比白马王子还要完美的男人。”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赞,祁昫风恍若未闻,他的视线,始终注视着下车口,在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当花式扣环凉鞋踏出,西瓜色的裙摆翩然跃入他的黑瞳,唇角勾勒出迷人的弧度,他知道,那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

    思暖拖着行李箱,缓抬娇颜,映入眼睑的俊美脸孔,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她清楚地明白,这个男人一旦沾上,便是戒不掉的毒。

    在祁昫风的眼里,她又何尝不是,就算顶美的容颜,她却是唯一吸引了他目光的女人。

    这种感觉,就连田蜜都不曾有过。

    她,是他唯一想珍惜的。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他提过她的行李箱,体贴地替她拭去黏在额际的发丝,低醇悦耳的嗓音响在头上,“累了吧?”

    思暖脸微微一红,轻轻一摇。

    “走吧!”揽过她的腰,祁昫风体贴地为她打开车门。

    他一切的举动,是如此的自然。

    洛可可彻底傻了眼,亏她还开玩笑,真心觉得思暖跟主编很配呢,这下……没戏了……

    原来名花早已有主,而且这个主,各方面看起来都是一等一的优秀,一点都不输给疏凉大大。

    不,该说,是各有各的魅力。

    灵动的眼珠,偷偷地回瞄一眼,那张冰山脸,仍是一脸平静,漠冷的气质,与世隔绝。

    墨疏凉的表情高深莫测,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俊挺的身子,径自进了大厦。

    其余的人儿,在兰博基尼远去后,方回了魂,各找各妈。

    思暖不知道的是,就在大厦的对面,有一个人一直注视着这里,将他们之间的互动全数落入了眼中。

    那双好看的眼眸里,迸射出无尽的孤独,暖暖,你要离开我了吗?

    我的心意,终有一天你会明白吗?也许,再不会有机会了。

    这个男人,就是你的选择吗?

    你确信,他就是可以带给你幸福的人吗?

    暖暖,我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只因为是你,让我变得小心翼翼。

    我不奢求你会给我什么回报,但求你一生安好,便足矣。

    皇家别墅

    “好好好,原来你们偷偷地都去领证了,不愧是我祁伯贤的孙子,哈哈哈,有一套,用时下流行的话,怎么说来着,那……那个……给力,对,给力!”祁老爷子笑不拢嘴,听到他们已经领证的消息,着实是满心欢喜,再看看思暖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双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缝,整个人因为开心,而显得更加年轻了,就连抬头纹都减少了。

    “爷爷……”思暖低下了头,对于老人家的调侃,满面羞红。

    “哥,你这样做可是不对的,偷偷地去领证不办酒席,换做在古代的话,你知道叫什么吗?”祁昫云拿着小镜子,拨弄着刘海,漫不经心地说。

    知道他们的兴趣被挑起,祁昫云嘴角得意一扬,跟着补上一句,神色有些邪恶,“叫无媒苟合!”

    “啪!”一记大爆栗赏给他。

    “爷爷,你干嘛打我?”祁昫云憋屈地表示不满,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

    “胡扯,谁说不办酒席,我祁家孙儿结婚,定是风风光光,昫风要是委屈了人家思暖,我第一个不答应。”态度,必须端正。

    “那还不是先上船后买票?”祁昫云小声抗议。

    “小子,这叫策略,你懂不懂?学着点!”祁伯贤没好生气地瞪他一眼。

    “爷爷,我正要跟你商量这个事,希望您看看,挑个好日子,让我将暖暖正式迎娶进门。”看着身边的人儿,祁昫风眸光柔情似水。

    看到孙儿紧握着思暖的手,两人含情脉脉的样子,尽数被祁伯贤瞧在眼里,心里是那个高兴啊。

    “这事爷爷早就挑好日子了,你啊,就等着当新郎官,把我这个孙媳妇娶回家就成。”

    “爷爷,又不是你结婚,怎么听着倒像你娶妻似的……呃……你干嘛又打我?”祁昫云都要怀疑,他的头是不是都起包了?爷爷就是一个暴力狂!

    祁伯贤一个锐利眼神,这个小孙子,真的是欠教训,此刻就先饶了他。

    “老莫,把东西拿过来!”他转头吩咐管家。

    拾过日历,祁伯贤笑脸连连,声音犹如洪钟,“这个月二十号是良辰吉日,我看就这一天。”

    “暖暖,你的意见呢?”祁昫风侧头望着她,给予她绝对的尊重。

    思暖羞涩地垂头,“全凭爷爷做主!”

    “好,好,好,那就这么办!”宫殿般华丽的厅堂里,传来阵阵的欢愉笑声,久久回荡不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