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暗之中,被包围的她···,那,他又是谁?  再遇故人。梦境重游

章节字数:3713  更新时间:16-09-15 12: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吾名缪璨”

    一阵清冷的声音从在蛋内传出,却不见一丝动静,这让她不安

    “你怎么了?”她略有急切的问

    而缪璨听后心中竟有了一丝奇妙的感觉,让他感到无比的久违“我要睡了”所以,你要保护好自己。但后面那一句,他还是没有说………………

    “那,我等你,等到我可以保护你的那一天”那个明显比他小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小人说,那带有稚嫩的童音,却有着不可动摇的坚定!

    “那,我等着”他回答

    说罢,便沉沉的睡去

    这样啊,我来要变强啊………………

    ------------圣-灵-御-池----------------

    “呀呀呀!这里是哪啊!”凤铭熠向寂之柔大叫道

    寂之柔则俏眉一挑,狠声说道“想被万兽骑被万兽踩就直说,我一定会满足于你的”寂之柔笑嘻嘻地说,但每一句话都像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不不不,嘻嘻,我就知道小月儿最好了,一定不会忍心那样做的!”他讨好地说着

    “不我会忍心的”她斩钉截铁的说

    似乎是不够又说一句“甚至求之不得”

    而就刚才,在寂之柔说完的时候,楼森然刚巧醒了过来,准确的说是被吵醒的,再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又再次的陷入嘲笑凤铭熠的行列中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吵!正在樱树上睡觉的蓝灵与还在昏睡的血影同时想到

    霎时,两个没有见过的面的人在同一时间向同一人出手

    一只围绕着红色妖力的骨针和一根沾染着绿色毒药的银针同一时间向楼森然袭来

    但,楼森然岂非等闲之辈,就在两道目光向他袭来的同时便已感到了杀气,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便抽出一把银剑挡在身前,可虽然挡住了血影的银针,却挡不了蓝灵的骨针,鲜红色妖艳的骨针向他直接刺来,其力道之猛,速度之快竟是血影的百倍有余!

    蓝灵是什么人?还真以为她是个孩子的形态就当真是孩子么?笑话!她堂堂三魑之魁攻击岂能被一个小小青龙的后辈轻易的化解!

    楼森然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将骨针的大部分力量转化却还是被削下了一缕发梢

    “小青龙,还是不要在被人的地盘随意撒野!”只见蓝灵单手附后伫立在水蛇之上,尽显王者之姿!

    只是,要是是一副大人的样子就好了……………………

    可楼森然见了却并没有一丝的退却,反而向前一步问道“前辈是?”

    而寂之柔见了蓝灵竟敢随随便便的骑着她的神识在别人面前潇洒的装逼,当下就不淡定了!

    随即便将精神力注入到神识体内,将她狠狠抛到了空中

    “小柔儿你给我等着!”蓝灵恶狠狠地说

    “切~”她不屑的回了一声

    “真吵!”血影看着面前的几人说

    怀中的谜则不自觉地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她迷离的双眼

    “怎么了,吵到你了吗?”血影一改之前的面容温柔的说

    “没”谜精致的脸颊上浮现了一丝红晕

    “哈哈,血影要不我让水蛇送你们去樱树下吧,那很安静的,还有谜的主人,你可以提前见见的”寂之柔不等他们回答,便帅气的吹了一声口哨,将水蛇传了过来送走了二人

    寂之柔看了看从樱岛上掉落下的藤蔓,藤蔓是从岛上倒掉到了池中,又绕了一个大圈回到了岛上,看了看,这似乎是樱树的根茎,和常年生长所带所有的藤蔓,因为经过了几万年所以这个藤蔓和根茎也越来越多,甚至蔓延出了岛,都掉落到池中了,可她却不想清理,因为这更像是一个一个天然的秋千!

    想着,对着楼森然和凤铭熠一起说

    “看到这个秋千了没,你俩去上吊吧,我会祭奠你们的。”虽然是说着玩的,却还是让那两位活宝痛哭流涕

    当然她现在是没有余力管他们了,直接骑上了火龙,飞到空中向下望去

    凤铭熠和楼森然都是在玩秋千,雪影和谜在樱树下风花雪月,怜本来是想去看着她的蛋的,但碍于墨伽的霸道却是在改行去照顾毒草了,而小包子则是照看他那些没毒的草,蓝灵还是像之前那样在樱树的最高点睡懒觉,可墨伽呢?

    无奈,只能去找蓝灵问问“蓝灵有没有看到墨伽?”

    蓝灵抬眼想了想,“他?去了暗谷没?”

    她第一个就是看的那!“没”

    “那就是在宫殿吧!”

    宫殿?他去哪干嘛?

    “我去看看。”说吧,又去了宫殿一趟

    偌大的宫殿,如漆黑的牢笼,为金丝雀打造的华丽的金色鸟笼,墨伽恢复了从前的模样,头发长的一望无际,像是他对她的思念一望无际,长久的不可想象………………

    她感到了他似乎离自己很远,远到她无法去追,无从去追,恐惧包围着她,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夜晚,一个充斥着鲜血与哭喊的夜晚,一个孩子在那不停的奔跑着,不肯停下…………

    她轻轻的走到了他的身后,像个孩子般的抱住了他,让他轻轻一颤

    “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离开我,螟蛉”寂之柔颤抖地说着,最后的两个字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还是被他敏锐地捕捉到了

    “吾之母,吾自护”短短的六个字却是表达了他千百年来的心愿,他唯一的愿望…………

    “这可是你说的!”寂之柔很快的恢复了本性

    “那当然!”墨伽自豪的说

    “切~对了,那个蛋名叫缪璨,好像是受了伤,能不能让他早日恢复?”

    “缪璨?!呵呵,当然能!”

    “他的体质偏暗,又是同我是万年之前的人,那就在暗谷休息吧,那的暗属性极高,而且我又在那生活了许久,气息尚存。所以那的条件是最适合他的,不出3月他应该就可以诞生了”墨伽说

    “那我这就去安排”

    樱树顶峰

    寂之柔和蓝灵一起躺在上面

    “我是不是还要变得更强?”寂之柔说

    蓝灵听后像是笑了笑,随后说“你可知这世间的灵力共分几个等级?”

    “七个啊”寂之柔很自然地说

    “错!大错特错!”蓝灵毫不留情的训斥

    “这仅仅是在人间罢了,而到了神界便是新的修炼”蓝灵说

    “那神境又有多少层级”

    “共分三层”

    可还未等寂之柔说,蓝灵又补充道

    “一层百阶,一阶又有四段”

    “那岂不是一千二百个阶层么!”

    “你还不是太笨!蒙麟·凤鸿·无境,这里哪一个不是难中之难,而你却还在消磨,这可是怎么回事?”

    “我,自知有愧”

    “神境是真正的强者至上的地方。世人说,魔界残忍,可魔界以皇室为尊,不可滥杀同族。世人说,妖界残忍,可妖界以妖皇为贵,以三魑为权,不可随意伤人,亦不可杀害人类。而人界是人人平等,无任何皇族,就连传说中的人界帝尊都未用权压人,未修建过一处宫殿城池。也正是因为这个魔妖两界才会同意人界占有最大的领地。而神界却是极其残忍的,每当人界的人修炼到滔业之时,神界执掌者便会将他带往神界,而当人界的最强者到达神界之时,便又会从最底层做起,那高高堆起的尊严便会被践踏的一败涂地!神界帝尊,端木焱宇(原名轩),看似光鲜亮丽,却也是他人的傀儡!神界的自相残杀,他都无权管理!”

    “你可知为何?”

    “…………”

    “这都来自于远古的那一场战斗…………”

    “你可知为何妖皇为最高统治者?”

    “妖皇风煜宸,便是远古的伏羲大帝…………”

    “三魑的崛起,我与三头凤都对他礼待三分,可唯独你的母亲叶澜却直呼其名,他却并未生气过,想在想来,他早就知道你会出生了…………”

    “蓝灵,我会好好训练的…………”

    “那我便出去了……………………”

    “…………”蓝灵并未说话,只是定定看着她

    --------------------------雨-雾-丛-林-二-围-----------------

    一地的鲜血和这魔兽的尸体,人类的尸体,残肢断臂,兽晶,心脏。

    明明是如此让人作呕的一幕却让面前的几个年龄不大的人丝毫不为之所动

    这里的人类几乎都丧命于此,就算有活下来的,怕不是逃了就是向第三围走去了吧,但能活下来的又有多少呢?

    “出来呢。沈氏,沈曳”寂之柔用灵力将声音向外传去,根本不怕让外人听到

    “小姐还真是聪明”一个身如鬼魅般的男人一身黑衣的走了出来,举止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优雅,却又似身入地狱

    “别叫我小姐!”她不知怎的,不喜欢这个男人

    是因为这些人类吗?不,她又不认识这些人,这无关好人坏人。她又不是圣母,在者,这些人若非有目的,有野心又怎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好人,她深深地知道

    “以小姐的聪明才智,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来的吧”男子轻笑,将染了血的白皙的手指放在了手边,邪魅的舔了一下,像是恶魔一般

    “当然”

    随后向着墨伽温柔说“信我吗?”

    “自然”

    “那就等我”

    “好!”

    衣袍一挥,还未来得及叫嚷的凤铭熠等人便消失在原地

    “说吧,你这么不嫌麻烦的用魔音引发了魔兽暴动,将在场的所有人命丧黄泉,又这么毫不防备的现身在我的面前,没有目的怕是你自己都不相信。”寂之柔看门见山的说到

    “小姐只需听在下吹一曲即可”沈曳摇了摇手中的玉笛说

    “这就是你的目的?”

    “小姐相信吗?”

    说着,他自顾自的吹动了玉笛,一阵不同于平常的声音

    似乎带着童真,又有黑暗,混沌的记忆

    像极了那次墨伽弹得那首曲子…………

    还是那个梦…………

    一个烟雾弥漫的地方,除了白蒙蒙的一片,她什么也看不见,她毫无方向感的走着,迷雾中阴湿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周围出现了一片片血雾,无数的惨叫声,哭喊声,叫骂声在她的耳边围绕着,她第一次感到了恐慌,她不停地奔跑着

    另一个地方,一个雨天,厚重的云,这是个山地,地上是泥泞的草地,周围是一片片的枯藤,像是个大网一般的把她套住,枯藤的后面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周围传来一阵一阵的笑声,像是女人,像是小孩………………

    又是另一个地方,这是一个牢笼,一个黑暗中的牢笼,牢笼的外面是一个个丑陋的鬼魅,她就如同身在地狱,耳边却传来一阵争执声

    “你忘了是怎么被灭族的吗!”

    “不,我没忘!”

    “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尽我的孝道!”

    “你!”“罢啦罢啦!”

    “你可没有后路了!”

    “我知道”

    一个红衣女孩向她走来,正是之前的那个小女孩

    她似乎变了,变得更加的妖媚“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语句一落,她就像是掉入了一个深渊,耳边呼啸的风刺激着她的感官………………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