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云覆雨  第六十章 往事八

章节字数:2243  更新时间:16-03-17 2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静妃吓了一跳,她刚想出声大喊,却被那个男人从身后抱住,同时手也捂住了她的嘴。“难道本王说错了,你不是在想我而是在想皇上?”

    静妃闻到熟悉的清新味道,听到说话的声音,才知道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的耶律齐,不禁心跳加速,不再挣扎。耶律齐这才放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改成用双手抱着她的腰。

    “你是齐王?”静妃激动不已,连声音都在颤抖。

    “正是本王,”说着,耶律齐拨开她的长发,深深闻了一下,“本王果然没有说错,你的确是在想我。”

    耶律齐温热的气息喷在静妃的脖子和耳根处,让她的浑身发热,连大脑都放弃了思考。说出来的话也有些结巴,“我,我才没有。”

    “难道你是在想皇上为什么没来?”耶律齐的手开始变得不老实起来,向静妃的衣襟内探去,“皇上今晚去皇后那了,不会过来。今晚良宵就让本王陪你共度如何?”说着,耶律齐吻向了静妃的耳唇。

    静妃从小接受的都是正统的大家闺秀的教育,接触的人都是一本正经的。皇上虽然很喜欢她,但两人相处也都是中规中矩,很少跟她开玩笑。因此,对于耶律齐这样大胆的,静妃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你的身上好香啊。”耶律齐一边吻着静妃的脖子一边呓语道,手更是在她的身上肆意游走。

    “齐王,你不能,我是皇上的妃子。”耶律齐的声音让静妃恢复了一点点理智,抬起胳膊去拉耶律齐的的手,然后发出了“啊”的一声。

    “娘娘,你怎么了?”在外间值班的宫女听见静妃的叫声在门外轻声问道。

    “没什么事,只是胳膊碰了一下,你继续睡吧。”静妃见惊动了宫女,吓了一跳,不再动弹,耶律齐也放开了静妃。

    “用不用传太医来看看?”宫女由于没得到静妃的允许,没敢进屋。

    “很晚了,再说也没什么事,不用传太医了,你继续睡吧。”静妃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

    “好,如果有什么您随时喊我。”

    直到外间完全没了声音,静妃才长出了一口气,转身一看,耶律齐正坐在自己的床上,手里摆弄着一个绿色的小瓷瓶。

    “过来,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你看你胳膊都出血了。”耶律齐对着静妃招招手,温柔的说道。

    如果刚才的一幕被人看见自己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静妃想想就害怕,对耶律齐也变得不客气起来。“这里是本宫的住处,王爷深夜在此多有不便,还请王爷自重。”

    “静嫔娘娘难道是唱戏的出身么?脸怎么变得这么快?我刚刚还以为你很享受本王的抚慰呢。”听到静妃如此说,耶律齐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

    “你!”静妃听到这话非常生气,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这就是齐王对待别国妃嫔的礼节么?如果我明天把此事告诉皇上,你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嘘…”耶律齐伸出中指放在嘴边,笑着说道:“小声点,如果被你的宫女听到闯进来你也该知道是什么后果,单是与他人私通的罪名恐怕你就承受不起。”

    “你!”静妃没想到耶律齐会如此,更加生气,可是音量却放了下来。

    “好了,不逗你了,”见静妃真被自己逗生气了,耶律齐忽然有些不忍,“这是我们西越国宫中特有的灵药,用了它,再重的伤都不会留下疤痕。”

    “你是来给我送药的?我还以为…”静妃感到有些错愕,同时也有着难以言说的感动。

    “你以为什么?以为我是特意飞墙过来轻薄你的么?”耶律齐突然变得一本正经。

    “我…”静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一样,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好了,快点上药吧,再晚药就不能发挥作用了。”耶律齐一把把静妃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小心翼翼的打开她手臂上的绷带,然后打开瓷瓶,把药倒在静妃的手臂上,用指腹一点点慢慢的匀开,那样子温柔的放佛是在抚摸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静妃看着耶律齐认真的样子十分的感动,眼睛有些湿润。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温柔的对待。皇上虽然对她也挺好,可是那种好总让人感觉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而不是夫妻间的那种相濡以沫。

    “怎么哭了?是我把你弄疼了么?”耶律齐看静妃半天没有说话,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有,一点都不疼。”静妃哽咽着说道。

    “那就好,这药得尽早上,否则会留下疤痕的,女人啊,手臂上有疤怎么能行呢?尤其的后宫的女人。你不知道,我父皇有一个妃子本来很受父皇喜爱,可是就是因为手上留了一道疤而被父皇所厌弃…”耶律齐一边给静妃上药,一边碎碎的念着。

    可是静妃却一点也不觉得耶律齐很烦,反而觉得很温暖。她觉得夫妻之间就应该是这样,而不应该是动不动就给赏赐以示恩宠,也不应该动不动就起立谢恩,以示感激。

    “好了。”耶律齐上好药,从怀里掏出新的绷带给静妃重新包扎,最后,还系了一个蝴蝶结,然后满意的笑了,“三天后我再过来帮你上次药就好了。”

    “谢谢你!”静妃由衷的说道。

    “你不用谢我,就算是我为那天的事的赔罪吧。”耶律齐笑着说道。

    “你是说比试的那天?”

    “是啊,”耶律齐的话语间带着些歉然,“如果不是我选你上场,你也不至于受到那么大的惊吓,后来我看你在宴席上都还是魂不守舍的。”

    静妃心里明白那天魂不守舍是因为心中想着他而不是因为吓的,可是这话又怎么能对他说,只好唯诺着说道,“其实也没怎么害怕,我相信你们都不会伤害我的。还有如果没有你我也不能这么快升到嫔位。”

    “那这么说,我们就算伤害互不相欠啦。”

    “说起那天,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通,第三局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静妃想了想问出了几天一直都没想明白的疑惑。

    “想知道么?”耶律齐有些狡黠的笑道,“我三天之后再告诉你,我们就约在三更,还是在你的卧房。”说道“卧房”的时候,耶律齐刻意凑到了静妃的耳边说道。

    看着静妃涨的通红的耳根,耶律齐满意的笑了,然后从窗子跃了出去。

    静妃看着耶律齐翻墙而过的背影,捂着还在发烫的耳根,呆在了原地,开始期待三天后的到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